女性主义有事吗介绍《刺女的诞生》,这不是乖女孩的故事,这是一个充满缺点、冲动行事、迷惘的女孩故事。经历约会暴力、性骚扰、堕胎,当女孩长成刺女,我们希望世界能听到原因。

“嘿,放轻松点!”那位长发蓄胡的男子说,并拿了一瓶水烟递到我面前。我犹豫了一下,但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冲动在呐喊:“我要自由、被爱,我想要像其他漂亮的人一样!”

于是,我吸了一大口。

我们边抽着水烟、喝了点酒,两人一起挨在沙发上。他一手搂着我的肩膀,另只手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整个人扣在他怀里。原本抓着手臂的那只手,慢慢地移过来罩在我的胸部上⋯⋯我有些飘飘然,觉得怪怪的,但管他的。

“我是一只蝴蝶!我给所有人带来快乐带来爱,我们都是一体的!”我突然站起来大喊,所有人都朝我们这边看来,但我不觉得丢脸,我实在太快乐了。

“跟我来,蝴蝶!”长发男子笑着说。他把我带到某间卧室,我躺在床上,看着墙上的一幅挂画:一个奔放的裸女,在大草原上自由地奔驰。对,我也想跟她一样,享受着完全的自由,脱离我原本传统无聊的原生家庭⋯⋯

“你需要认识爱的真谛,蝴蝶来吧,为我张开你的翅膀”其实我不太懂他到底在说什么,我们俩都喝醉了,只会满口胡话。

但这时,剧情开始不对劲了:他一把扯下我们的裤子,有个东西用力地戳进我的身体⋯⋯刺痛感让我大喊:“啊!不要!拜托!”我想把他推开。他轻声地说,“嘿这很美妙,不要搞砸了,你刚不是说你是蝴蝶吗?你这样也太不酷了吧。”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的记忆已经大片残缺。只记得,醒来的时候他压在我身上,好难呼吸,然后有东西湿答答的,我的下体满是鲜血。

以上是《刺女的诞生》这本书的剧情,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真实人生的一部份。

你怎么会知道,去派对嗑药嗑到嗨之际(乖宝宝请勿嗑药),自己居然会遭遇不测?收到男性友人的邀约,你一开始真的以为只是进去“休息一下”、“聊聊天”,傻傻个跟进去后,没想到原本以为自己是蝴蝶的你,居然一夕之间惨遭折翼,遭到你所信任的朋友强暴。(延伸阅读:性侵害跟你想的不一样!十张图卡理解与拥抱性侵害的现况

在《刺女》这本书中,有件更衰小的事,那冤枉的一炮(当然更可以说是强暴),竟然让你怀孕了。更更惨烈的是,这故事的女主角出生在六零年代美国白人中产阶级、笃信天主教的家庭里。

在一个笃信天主教的家庭,女主角麦姬会怎么样对待这个不该出生的婴儿呢?

“性”不许被说出来,堕胎在自己的家庭中更是一种大忌。麦姬开始尝试各种古老、诡异的堕胎方法,比方说塞一颗消毒剂到子宫里,“幸运”的话,隔几天腹部会不停抽搐、下体出血,顺利的流产;但大多数的例子中,都是母亲感染中毒、不幸身亡。

她流产成功,但经过了这一切,麦姬已经从原本的傻白甜,长成浑身是刺的刺女。

当然,父母是毫不知情的。主角的妈妈在乎的只是,将女儿装扮得漂漂亮亮,把她调教成一个坐有坐像、站有站像的小淑女,好在假日的时候拎着她到教堂炫耀;主角的爸爸永远以命令语气发号施令;主角的叔叔则是表面和蔼可亲,实际上在麦姬还是个小女孩时,便持续性骚扰她。

这并不是一个乖女孩的故事,这是一个充满缺点、冲动行事、迷惘于青春期的女孩的故事。

正因为这个故事有多混乱,它才是这么的真实。约会暴力、性骚扰、堕胎,这些至今都仍困扰许多人的问题,从 1997 年到现在,似乎没什么不同。

虽然这是一本限制级的漫画,其实作者只是老老实实地把许多女性的生活写进去而已。想必是因为,女性的生活本身就是限制级。

就算跨越了太平洋,从美国到台湾,历经20多年,女性仍在父权社会的各种威胁中,艰辛的生活着。父权社会号称自己如何进步,实际上只是往前走了一点点而已。

要成为一位女性主义者,或者说成为一个刺女,竟然得历尽所有艰辛,也许有人会说,那还不如安安分分、傻傻呆呆当一个快乐的女人就好,何必要长成有性别意识的人?

没办法,已经来不及了,生在一个从1997年代至今没有多大进步的社会,我们注定成为刺女。

女性主义有事吗在这边,跟所有已经成为刺女和即将成为刺女的人说一声,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