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而言,什么是快乐?怎么保持源源不绝的能量?又该如何和负面情绪共处呢?作家张西和苏绚慧,在我爱我快乐生活节,和你分享他们快乐与疗愈自己的方式!

说到“快乐”,你脑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是什么呢?或许是放学或下班回家后,和三五好友相聚喝酒;或许是早上急急忙忙醒来,才发现今天是周末,可以优雅享受一顿早餐;又或许是期待已久的电影续集终于上映,你于是赶在首演时一睹为快。快乐,有很多种形状,每个人都为它下了不同的注解。

女人迷“我爱我节”迈入第六年,今年主题是“快乐是种超能力”,在 05 月25 日全天庆典到来的前一晚,我们邀请了作家张西和苏绚慧进行一场对谈沙龙,和大家分享快乐与疗愈的超能力!

快乐,是可以被自由定义的。张西和苏绚慧对快乐的想像,来自于先认识自己,学会觉察情绪,以及正视自己的存在。

快乐,从渺小的事物开始

快乐不一定欣喜若狂,也不见得是一件重要至极的事。张西和苏绚慧的快乐,都建立在小事情上。

“想先请两位谈谈,什么是快乐?”主持人晓兰将目光从满场的观众席,移至身旁两位作者身上。苏绚慧露出微笑说:“能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她说,人总是要先认识自己的。当一个人能够认知到自身情绪,体察它的每一丝脉动,才会进一步发掘快乐的存在。“能够解码自己潜意识、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就是一个值得狂喜的时刻。”

苏绚慧望向一旁的张西,张西露出腼腆的微笑,接续话题:“我其实是一个很容易因为小事快乐的人。”张西分享,她昨天去金门大学演讲时,主办单位送她一个帆布包,恰好是她想要许久的款式,光是这样的小事,就足以让她感到快乐。“在我生活中,一直有各种小小的快乐。”比如说,过马路不用等红绿灯,我就觉得‘哇,好快乐喔!’”张西语气渐转兴奋,惹得现场一阵笑声。

张西顿了顿,接着说,其实,她也不是个一定要追求快乐的人。“快乐对我来说,就像是泡泡。”张西歪着头,想了个比喻,“吃口香糖的时候,你把它吹到最大,就会破掉。所以,我会让快乐和不快乐,都尽情发生在我的身上。”那么,如何让自己至少处于普通快乐的状态呢?张西说:“我的内在快乐是,摸清自己的轮廓。”苏绚慧听着,点了点头,俩人对于快乐的想法很类似。


图片|女人迷

我能不能,不喜欢自己?

在谈快乐前,或许我们得先聊聊不快乐。从讲座开始到现在,都一直笑容满面的两位作者,也分享自己曾有过不快乐的时光。(同场加映:专访苏绚慧X张西:每个人都有伤口,偶尔不爱自己很正常

苏绚慧分享了自己的经验。那时,她 29 岁,处处失意,因离职而失业的她,投出三十封履历,却都石沉大海。“我一直梦到,我在走一个黑色的隧道。”顿了顿,苏绚慧继续说,“我觉得,好像连街上的猫狗都不爱我。我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不快乐’——不快乐可能还讲得太轻了,甚至已经到忧郁的程度。”彷佛感染到苏绚慧当时所面对的哀愁,现场观众们纷纷眉头微蹙。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原来我不爱我自己。”苏绚慧说,她在她的人生前三十年中,都在向往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我以前只顾着确认别人爱我。别人希望我成为什么样子,我就尽量扮演那个样子给他看。”认知到这件事后,她感觉轻松多了,好像变得比较认识自己了。

“为什么我们花了大半辈子,去求别人来爱?”“你真的认为别人有能力爱你吗?”“为什么你对别人的爱,这么不顾一切地期待它?”苏绚慧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现场陷入短暂的沉思,也有不少人频频点头,对苏绚慧的话颇有所感。

“当你只剩下你自己,却连你都不爱你自己,你还能够去想望谁爱你呢?”——苏绚慧


图片|女人迷

接续话题,张西也分享自己对于作家身分的想法。“拥有‘张西’这个身份的时候,常常觉得,被别人爱着的我,太美好了。”她接着说,“本名和笔名,我的两个名字被分开了。我没办法去面对真实的我,对自己的讨厌,已经到很深、很深。”张西度过一段惴惴不安的时期,不敢拥抱真实的自己。

她说,有次参加朋友聚会,朋友说现场有一位她的读者,请张西等等做个自我介绍、打声招呼。当下,张西十分慌张,躲到洗手间内整整五分钟,就是想避开自我介绍的环节。

她也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害怕成这样?后来,她试着透过许多方法来面对这个恐惧,像是画图、凝视镜中映像的自己。而无论是哪种方法,出发点都是为了要先爱自己。

“你需要先爱那个没有人会爱的他,也就是你自己。”——张西


图片|女人迷

怎么和情绪共处,当一个快乐的人?

聊完不快乐的经验,我们想知道,要怎么好好面对负面情绪,然后走向快乐?

身为作家的两人,和情绪共处的方式,自然少不了写字与创作。苏绚慧说:“我一直在书写自己,不管好的、难堪的、羞愧的,我都一一写下来。”透过书写,她才发现,原来她和自己已经陌生了那么久。“我以为我有我自己,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我自己。”苏绚慧于是决定,她要做第一个为她自己哀伤的人。“和自己和解,就是第一步。”

“你要看见,有一个好无能为力的自己,在那里被伤害。”——苏绚慧

张西认为,大家往往太过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她接着引用她在新书《二常公园》提到的“布偶症”征状。

“如果我们一直依附别人的标准,我们就像是被支配的布偶。”——张西

比起文字,张西受挫时,更常画图。“我一直在练习,画‘生命的圆饼图’。你在画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你可能不小心把人生中的哪个部分看得太重了。”她的做法是,画一个属于张西的圆饼图,可能在她的生命里,作家身分占了 20 % 、女儿身分占了 30 % 等等,分配自己角色的比重。当在担任某个角色的过程遇到困境时,她就会回到圆饼图检视,然后安慰自己:“好,没关系,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我被贬低。”有一次,张西面临低潮,出版社夥伴就和她说:“别忘了,你除了是读者心中的作者,也是我们的好朋友。”


图片|女人迷

听完两位作者的分享,主持人晓兰做了简单总结:“快乐,真的是一个超能力。在快乐之前,你可能要走过很多不开心的时光、不爱自己的时刻。我们还可以做什么练习,让我们更爱自己、更快乐一些呢?”

“爱是感受,爱字里面有一颗心。”苏绚慧在空气中画了一颗心。“你要能够感受,能够和自己连结。”她说,想要快乐,必须先好好关心自己的感受。“我们很多时候没有被‘允许’,而允许其实是一个正向情感。你可以允许流泪、你可以允许低潮、你可以允许失恋的时候提不起劲。”

“爱自己,不一定是要立刻爱自己不好的地方。”张西笑着说,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后来,不知怎地,当有一天,她终于愿意正视镜中的自己,她好像感觉没那么讨厌自己了。“当你看着镜中的你,你会不知不觉花多一点心思,去关注自己不喜欢的那个感觉。”这种不舒服的、像是针札的疼,是必须面对与存在的。毕竟,有疼,才有后来的挣扎与绽放。

快乐,是种超能力。你每天花多少时间关注自己呢?你能够觉察自己的喜怒哀乐,甚至是更细微的情绪转折吗?快乐也许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可以从体察自身情绪开始,练习快乐,练习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