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被霸凌者,试着放下检讨自己,你必须先理解,这不是你的错。

5 月份接连报出与校园霸凌、青少年自杀的相关新闻案件:台湾 17 岁少女因性侵案件爆发,引发愧疚而自杀;马来西亚一名 16 岁的少女,使用 IG 投票功能选择生/死,结果有 69% 网友投死,于是跳楼自杀。

而在最近有最新研究指出,美国着名影集《汉娜的遗言》开播后,该影集开播后竟然也造成了美国青少年自杀率激增,引起一阵哗然,在网路上激起许多关于校园霸凌、性侵害、自杀的讨论。

这几天收到女人迷编辑的邀稿,请我聊聊校园霸凌。

霸凌在重视同侪观感,建立友谊认同的青少年时期特别常见,但却很少被公开谈论。原因是在团体中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被害者不愿碰触伤痛,而加害者不愿面对心中的罪恶感。

就如同我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几乎是刻意的不愿意回想那一段非常黑暗痛苦的回忆。(推荐阅读:“身为出柜同志,我从小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想像五年后的自己,我才坚持过来


图片|来源

高二的友谊争夺战

高二时,我与小安、小雪(化名)两位同学是好朋友。与我大而化之的个性不同;小安是个心思敏感纤细的女孩,而小雪是大我们一届的重考生,总透露着较为超龄的成熟。

也因为这样,我们都开始较为依赖小雪,有了心事总是跟小雪说,希望她为我们开脱排解烦恼。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友情渐渐的变成我与小安开始抢夺小雪的故事,也因为小安会偷偷的对小雪说我的坏话,渐渐的有了误会,我与她们开始渐行渐远。

一直到了有一天,小雪来到我的座位边,递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想我们不适合当朋友。”为这段友谊正式画下句点。

小雪的行为对我来说伤害太大,我当时甚至没有勇气追问发生了什么事。心碎一地的我,把自己的心关起来,不再与班上的其他人连结,我像是空间一般的存在在教室当中。

我开始成为妈妈眼中行为脱序的孩子

在孤立无援的状况下,我与国中要好的同学重新密集的联络,心疼我的遭遇,下了课她们骑车机车载我四处游荡散心。我的心情开始因为时间有了鲜明的切割:白天压抑、夜晚快乐。

同时,因为在学校的不快乐,我开始迟到、翘课。我一夕之间成为母亲眼中的坏孩子:交了坏朋友、夜晚在外游荡不归、白天翘课不上学。

学校通知母亲:我因为操行成积被当差点毕不了业。那一天,妈妈把我叫到客厅罚跪、责骂,我用冰冷的表情回应我的不服气。

当我想试图解释我在学校的人际关系的问题,换回妈妈一句:“这样妳就不上学吗?不要理他们就好啦!”那一刻,我绝望的明白,不会有人能理解我的感受,我只能独自撑过这一段痛苦的时期,一直到高中毕业。

霸凌事件,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为了写这一篇文章,我终于有勇气慢慢回想,打开属于我内心的潘朵拉的盒子,想想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开始在网路上搜寻相关的议题,看到了“黑羊效应”的理论。

黑羊效应:大家在一个团体里面都想要寻求认同 ,而其中一种方式就是共同讨厌一个人,就形成了“我们/他”的两个群体,校园内/职场上的小圈圈也是一样的道理。

每个人都有在群体中找到归属感的需求,而加害者通常是因为内在害怕没有归属感,害怕被团体拒绝,于是透过攻击一个倒楣鬼,把炮口向外,与其他人的结盟,建立革命情感。

这样的攻击不见得是因为被害者做了什么,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能被霸凌。

被霸凌者,你可以做什么?

在小雪递了纸条给我之后,我曾无数次的想:“究竟我做什了什么?让我的好朋友要这样对待我?”

在看完黑羊效应的理论,不禁让我重新思考过去的事:也许我曾有过一些不经意的冒犯,虽不过份到需要绝交,却触碰到小安的不安全感,导致敏感的她需要用抹黑的方式取得盟友,来稳固她的友谊。

身为一位被害者已经很辛苦,若在心里不断的检讨自己,甚至想要用改变来换取团体的认同,只是不断的在伤口上撒盐,对事情并没有帮助。

这时你可以做的有以下几点:

  1. 试着放下检讨自己、改变自己的行为,别再做二度伤害。
  2. 找个能接纳你,同理你的人倾诉,让自己好过一些。
  3. 不放弃为自己寻求援助,例如:在团体中试着找到其他盟友、寻求师长/主管的协助、找辅导室、谘商师聊一聊。
  4. 若是在状况已经根深蒂固、无法改变时,提早接受,离开让你受伤折磨的伤心地,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霸凌现象不分国界,关乎人性:没有受害者,也就没有加害者

最近,我恰巧与一位外国朋友 Vicent 聊天,原来霸凌现象不分国界!看起来开朗建谈的他,甚至聊起在他童年时,也曾经因为优秀的课业表现被同学霸凌!

“一开始真的很难过,但后来我发现对我有敌意的都是男同学,还是有女同学愿意和我当朋友。上了国中之后,我开始不在意霸凌的同学攻击我的话,而是选择专注在和我要好的朋友上面,这些霸凌的行为就慢慢变少了。”(推荐阅读:让我们成长的不是被霸凌的过程,而是自己的坚定

当攻击行为没有接收方,也就失去行为的意义;也就是说,当自己愿意跳出受害者的框框后,也就没有加害者了。

“后来读了大学,遇到了来自各地不同的人,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心存恶意,还是有良善的好人,我才开始打开心防,开始爱上交朋友!甚至为了交到各地的朋友,学了很多语言、飞到了很多的国家和城市。”

当初那些霸凌的同学,在长大之后变得平庸。相较之下,穿越了恐惧及伤痕,长大了之后的 Vicent,世界越来越开阔,生活也多采多姿很丰富。

“回到家乡遇到我的同学,我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更谈不上恨了!”我和 Vicent 相视着,投以理解的微笑。

聊到最后,Vicent 感叹的说:“其实我也该感谢那些同学,如果不是这样的遭遇,也许我不会强迫自己改变原本内向的个性,也不会有现在丰富的人生。”

人生的境遇也许不会时时顺遂,但只要不放弃自己,也许会在雨过天晴之后,发现逆境中隐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