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说:“真正的快乐,是细水长流,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刹间的喜悦。”写在我爱我第 6 年 —— 我爱我快乐生活节,从运动、旅行到追剧,让女人迷替你设计这些快乐提案。希望在日常生活里,你我都能找到一些快乐的线索。

快乐是什么?我们时常问,答案却永远悬而未决。

真正的快乐,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的来说,它是细水长流, 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刹间的喜悦。──三毛

写在我爱我第 6 年 —— 我爱我快乐生活节,我们在主舞台设计 4 场活动,让女人迷替你设计这些快乐提案。希望在日常生活里,你我都能找到一些快乐的线索。

1. 去运动:所谓运动,是用你喜欢的方式前进

“女人去运动,不为讨好谁,而是取悦自己,渴望一个重新流汗的身体。”你可以游泳,爬山,跑步,当然,也可以自由跳舞。肢体摆动,是你的身体与心灵的对话。(延伸阅读:【运动小姐】运动是,用你喜欢的方式前进

我爱我快乐生活节,当天第一场活动,安排的是 Zumba 舞蹈。我们邀请三位老师:Lynn、熊、Gigi,带领我们一起运动。 Zumba 是这样的运动:如果很累,就自在喝喝水,擦擦汗,停下来踏步都没有关系。老师不会说话,老师怎么动,我们就跟着怎么动,跟不上拍子也没有关系,跳得很丑也没关系。毕竟所谓运动,就是用能让你快乐的方式前进。

我们采访了一位参与者,她是陆美姐。她今年六十岁了,据说每场 Zumba 都会到场。她说:“快乐,就是不管几岁都能够很快乐的运动。”

而在下午,我们也邀请 Curves 副总经理暨地区总督导廖如彤演讲,跟我们分享更多运动心法。她的运动心路历程,也是许多女性的经验故事。

“我自己是女人迷忠实的读者,一开始,我是为了让身体更健康更好,于是开始上健身房。而后来,我有个男友是健身房教练,运动对我来说,就渐渐有约会的感觉(笑)。而到了现在,我结婚,有了孩子,运动则变成是让我更有体力,让我能够享受跟孩子一起活动的快乐。”

另一位分享的参与者童宇,作为一个母亲,她也分享自己的运动经验:

“我以前是缺乏自信的,加入健身房,是因为我的小孩鼓励我去。现在我跳舞的时候,变得敢展示自己的自信。以前我还会弯腰驼背, 现在也不会了。我认识了许多朋友,会一起出去玩,以前我就是整天关在家里的。我的心态,也因为交了朋友、有了信心,会更正向积极。”

正像如彤说的:“当身体变得更强壮,妳的心,也会变得更强壮。”

2. 去旅行:在旅行的选择中,你会找到自己的模样

除了运动,不论壮游穷游,旅行都是许多人去探索自我、寻找快乐的方式。在我爱我快乐生活节,我们规划了移动自由工作坊,由主持人 Natalie 与两组旅行者穷游女子俏胡子旅行团,来为我们分享旅行提案。

穷游女子说:“开始旅行的时候,我是一个失业、失意的女子,所以我就叫自己穷游女子。”她说,环岛旅行有两种,因为爱台湾而环岛,还有因为环岛才爱上台湾。不过爱台湾的穷游女子,因为实在太穷了,只能给自己一万元,用二十三天机车环岛。她将自己的经验分享在部落格中,也因此吸引不少读者。演讲中,她提到许多“穷游”技巧,包括自己的轻装行囊、旅行规划、机车安检。

“住宿是最花钱的部分,所以我找朋友家,全台湾的朋友,平常都要保持联络哦。这样你需要的时候才能靠他们(大笑),还有背包客栈,我都找一晚不超过五百块的。还有技能换宿。而且在背包客栈,你还可以认识很多朋友。”

而除了穷游女子,还有俏胡子旅行团,姊姊 Jessie 和妹妹 Julia 分享自己的异国旅行经验。

很多人都会质疑,出国旅游不就是花钱买享受?真的能够找到自己、找到快乐吗?还不就是短暂且肤浅的愉悦而已。不过,她们分享的旅行观察,和许多人不一样。姊姊 Jessie 说:“旅途让我慢慢了解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

旅行是不断做选择的过程,包括吃什么?包括陌生人约你,要不要赴约?你会慢慢了解自己喜欢怎样的东西。当然,你也会有做错决定的时候。但旅行让我领悟到,世界上没有所谓对的,完美的选择。所以我做的事情就是选择我想要的样子。

错过火车没关系,侥幸搭了便车也没关系,不小心做错,事后回想也很美好。在旅行中,我们透过每个选择,了解自己的灵魂模样。她们甚至分享自己的受性骚扰经验,与自己的成长。(延伸阅读:旅行的意义:总是要让你找答案的,不会是解答

我们到土耳其,遇到一个男生,假装东西掉了,然后趁机摸我的手臂。当下我很惊慌,怎么会有陌生人偷摸我。但后来不幸地,又被摸好几次,但你知道,在旅行中人会进化,开始思考怎么做。后来有一次在伊朗,我又在公车站(不知道为何大家都在公车站偷摸别人),这一次,我被摸屁股。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拿水瓶重击他的手,他就惊慌跑走了。人是会进步的。

“没有一件事情是完全没有解决方的。”她说,从旅行中,她意识到:“一定只有我先放弃了而已。过程中你只要慢慢的走,总有一天,你会走到目的地的。”

Jessie 做了一个总结:“那些在旅行中杀不死你的,都会让你变成一个更强壮的人。”

3. 去追剧:曾佩瑜 X 林筳谕,演员让我们看见似曾相似的自己

最后一个提案,是追剧。当世界很难,我们就听故事。我们悲伤的时候、怀疑的时候,从小说、电影、影集中汲取快乐的养分,聆听悲伤的故事,也安抚自己的心。当听到这些好与坏的经验,我们知道,世界没有那么困难。作家许菁芳曾写:

一些电视剧能够往地下一楼去,捡拾一些关于整体社会经验的创伤,或者个人深藏的渴望。(中略)这几年有些勇敢的创作者出现。他们在一楼待得够久,逐渐往地下室去了,也摸索出了一些地下二楼的入口。

因为有戏剧,有小说,我们得以撑过最难的时间,暂时从现实生活中逃离,喘口气,喝杯茶,再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就能够重新踏上旅途。

在快乐生活节,我们邀请律政职人剧《最佳利益》演员曾佩瑜、林筳谕(勇兔),来与我们聊聊,作为一个演员,戏剧与快乐是什么。其实演戏,跟看戏有相似之处。(延伸阅读:为你挑剧|《最佳利益》,接棒《我们与恶的距离》的重要台剧

勇兔分享:

每次你当个演员,都像是在读一本书,比如说他的人生,演完了之后你的人生就像读完一本书。这很新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打开的书会是怎样子。

佩瑜则说,能够活别人的人生,是件快乐的事情。“我觉得我可以去活很多不同人的人生。透过诠释这些角色,做功课的时候,我们就能够研究人之所以为人的前因后果。我们活他们的人生,这是很神奇的事情。因为我们自己的人生经验,是不可能活过这样的事情。”

而作为演员,她们也清楚保持快乐,并不容易。勇兔说,自己的快乐方法是说话。

“我通常在自己发现负能量的时候,我不会要逼自己跑步。我只想找人讲话、或找人小酌。这是让我放松的方式。沟通聊天,其实很疗愈。因为你不说,没人会知道你想要的事情是什么。”有些情绪,其实说出来,自己心中的结就打开了。

佩瑜说:“我喜欢开车。我会开山路。你就可以看到一些跟城市不一样的景观,这些时候,我会摇下车窗,把音乐开超大声,享受美景,在那些瞬间过后,你会觉得回到令人愤恨的世界,也不那么讨厌。”

快乐,是当你愿意踏出每个第一步

我爱我快乐生活节,并不是要所有人不论状况好坏,都得一起狂欢,而是想让你知道,女人迷一直都在这里,如果你想要悲伤,我们很想给你拥抱,递张面纸。如果你想要快乐,我们帮你想了几个(并非绝对的)快乐提案,运动、旅行、追剧。

我们很想陪陪你,梳理自己的情绪,理解自己的需求。而当你做出后续的决定,快乐就会自然而然生成。快乐来自于能动性,当你相信自己是重要的,有能力做出决定的。那种时候,你会感受到自己的无所不能。

主持人 Audrey 是这样替这场对谈作结的:“当你知道自己状况不好,其实没有关系。你可以找到自己的方法,像是开车、小酌,但在那之前,有个起点是,你要认识到自己有情绪。”

所谓快乐,其实是当你心中肯认自己的需求与情绪,并愿意为了改变,踏出第一步。(你也会发现,我们一直都在这里陪你,一起找到快乐的方法。)

希望能见到你,一起参与五月的年度盛典“我爱我”,我们预约明年见。

PS. 最后附上大家一起跳舞的照片,来找找当天遇到的夥伴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