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妳记得我们班上有一个不常洗澡的女生吗?”两个女儿放学后,来家里附近的食坊找我们吃晚餐,大女儿一边拉开椅子准备坐下、一边便开口说道。“记得啊!怎么了吗?”太座拿起餐单递给她们,接下大女儿的提问。“老师今天叫我们‘不要排挤她’,然后说了一大堆她们家的事情⋯⋯反正就是要我们不要因为她身体臭臭的而不跟她玩啦!”大女儿自从转学到这个学校, 就从没排挤过这个女孩,反而还会不想跟同学们一样,特地去找她聊天。

2014 年的年初到 2018 年的暑假,我们一家旅居花莲。转到新学校的女儿们,需要和新认识的同学、师长们介绍我和妈妈各是她们的谁,加上她们迈入青春期前期,学校开始教性教育,女儿们理解的事物越来越多,她们也开始知道自己的家庭组成和别人的不太一样。

以前那样叫“单亲家庭”,现在这样叫“同志家庭”,而社会上有一些人对于我这样的性倾向、我们这样的家庭组成是有不同想法的。而我们就是很认真地生活着,在每一次意见不同的时候都尽其所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让彼此之间的理解是贴近、无隔阂的。在每一次的讨论里,我们都信任对方即使和自己的观点不同,还是会把自己放在心上、有考虑进去的。

“我觉得家庭有很多种,我不会去想说我们家这样就是很奇怪。我觉得,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是爱!爱不爱对方,会不会照顾得到对方、会不会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也互相帮忙。”这段话,是小女儿在接受《青春发言人》的访问里最后一段话, 也是获得最多观众回响和引用的一段。


图片|来源

在女儿们成长的过程中,她们历经了双亲家庭,在爸爸那里抱持传统教养模式的单亲家庭,和妈妈再次建立信任与亲密的单亲家庭,以及我加入之后的彩虹家庭与自学生活。这些生命经验让她们体悟到一个家庭真正的核心价值是“爱”,所以她们不仅不会用性别框架作为判断的依据,族群、国籍也不会是让她们排拒他人的因素。

女儿们开始自学后,我大量地阅读教育、教养和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在这些已有的文本和论述中,找到许多可以描绘出我们亲身实践的亲子互动和学习模式, 例如:心流、体验式学习和主题式学习⋯⋯等等。当时的新闻报导出现多起病患殴打医护人员的事件,电视和社群媒体上无不谈及“同理心”和“孩子的同理心是需要培养的”,于是我也特别关注这个主题。《优秀的教养,是相信孩子的能力!》 这本书就提到,同理心是孩子与生俱来的,对此我非常惊讶,却也非常认同。然而, 我接着想问:那我们的同理心是怎么不见的?于是,我开始密集地观察女儿们。(延伸阅读:【图辑】用 17 张图卡告诉你,如何用同理心让行动发光

“妈妈,妳记得我们班上有一个不常洗澡的女生吗?”两个女儿放学后,来家里附近的食坊找我们吃晚餐,大女儿一边拉开椅子准备坐下、一边便开口说道。

“记得啊!怎么了吗?”太座拿起餐单递给她们,接下大女儿的提问。

“老师今天叫我们‘不要排挤她’,然后说了一大堆她们家的事情⋯⋯反正就是要我们不要因为她身体臭臭的而不跟她玩啦!”大女儿自从转学到这个学校, 就从没排挤过这个女孩,反而还会不想跟同学们一样,特地去找她聊天。

“那同学们就真的照做了吗?”我好奇地加入她们的话题。

“怎么可能⋯⋯,老师讲完的一两节课有比较安份,午休起来就还是一样。说实在的,我觉得老师跟大家讲她家里的情况,没有比较好,变得好像是单方面要大家不要排挤她而已。”大女儿说出了她对同学和老师的观察。

“那为什么妳不会想排挤她啊?”我继续追问下去。

“我为什么要排挤她?她身体臭臭的,老师还没跟我们讲之前,我就觉得那又不是她自愿的,可能只是家里没有人可以好好照顾她而已吧!这次老师一讲,果然是这样。我觉得,每个人的家都不一样,这没有什么好拿来说人家什么的啊!” 大女儿简单明瞭地说出她的想法。

“对啊!我们班也有同学的妈妈是越南人,他作业不会,没办法问妈妈,也是会问同学。他功课是没有很好,但他人很好,班上男生都很听他的。”小女儿接着说。

“妳们俩很酷耶!都不会因为别人怎么样或家里怎么样,就去贴人家标签, 很不错喔!”我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她们。


图片|来源

那次的对话,让我肯定了“人的同理心是与生俱来的”。我开始探究这个与生俱来的心理状态是怎么不见的。这些年来,在前来进行灵魂疗愈谘询的学员里, 我因为他们的敞开,看到不同强度的同理心,于是逐渐认知到:

同理心就像人的肌肉,每个人都有、但不见得有善加运用,有被锻炼得强壮,甚至可能因为没有被好好保护而退化。

我在青春期前期就知道自己喜欢同性对象,深知误解和标签化,不仅让人与人之间错失理解彼此、拓展内在丰富的可能性;我也体悟了,同理的起点是保持开放性,不要以为自己都已经知道,然后要带着好奇心积极地倾听,而非固执己见地和对方争辩。

我在与同样身为灵魂疗愈师的太座的讨论里,发掘了同理的隐性知识:当父母错误解读孩子外在行为中的内在动机时,孩子便扭曲了对自我的理解, 于是无法正确地理解他人;也就是说,当“行为—动机”之间的理由是扭曲的,即使仍然能够解读,这个结果也会是僵固、偏颇的。(延伸月度:【我们这一代】拥有同理心,让我们活得更像人

所以,女儿们不仅可以同理其他的个体和家庭,更能够在别人询问我们的家庭状况时,轻松自若地回应,不会先入为主地侦测他人是否包藏恶意。对于这个家,她们胸有成竹地知道我们四个人都很认真地在练习表达爱,无论是在行为或语言上。

这样的安在,在她们的心中构筑出强壮的安全感,长出宽大的、理解他人的能力,在每一次与他人的交流里,不让已知的名词悄然带过,而是去深刻体会对方所意会、传达出来的意义,形塑出对方的独特性与带给自己的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