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剧《认识的妻子》看职场女性最真实的困境。在忙于事业的同时,肩负生儿育女之责,如何在家庭与事业中平衡,不仅仅是女人自己的问题,更是整个环境等待改变的结构。

文|Flora Cheng

因育儿而崩溃的夫妻关系 —  这个怪物,真的是我的妻子吗?

《认识的妻子》为一部爱情穿越剧,剧中,在第一段人生,男主角柱赫(池晟饰)与友珍(韩志旼饰)组成一家四口的双薪家庭,两人正处于婚姻倦怠期,皆忙于工作,时常加班,并已因育儿影响到工作表现,而遭同事、主管白眼。不仅如此,他们回家后,必须继续做家事加班。

过着第二轮班的生活,因为自己的痛苦与无奈太过深刻,使他们没时间体谅彼此。引爆点是在某次的小孩接送问题。双薪家庭的父母,总是要协调好今天谁去接小孩,无奈原本说好的约定,都将因老板的一句话而改变。这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职场妈妈友珍变成了咆哮的怪物,用暴怒掩饰失望与悲伤,进而让柱赫萌生了逃离这段人生,改变过去的念头。

韩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与我国一样在婚育年龄后快速下降,其中最大的原因为育儿问题与低薪。或因保母费用直接是父母一方的薪水,其中较低薪的一方(通常是女性)辞职照顾小孩对家庭整体经济利益较大;即使撑过保母费用继续上班的双亲,也会面临剧中的小孩接送问题,甚至请假照顾生病小孩被主管、同事白眼等情形。这些最后都会发泄在配偶身上,让彼此都变成不认识的怪物。(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我是高龄产妇,想生的时候生不该是坏事一件

台湾的劳动环境也没比较好

不只韩国,在我国,即使是理应身为企业表率的政府机关,也无法提供性别友善的劳动环境,让职员得以身兼工作与亲职。曾经耳闻某机关首长在会议上要求职员常态性加班,不能以接送小孩为理由拒绝,最后更放狠话,说这工作不适合需要照顾家庭的职员,可以另谋高就。

又曾听闻某机关女职员在怀孕期间请病假,被主管刁难。笔者以为,有病的不是那位孕妇职员,而是这个让我们不得不让孕妇请病假的有病社会。过劳加班压缩亲子时间,假看得到请不到,政府机关尚且如此,遑论一般私人公司,职场妈妈的处境如何艰难。(延伸阅读: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地下经济的性别包袱

双薪家庭育儿困境的突破— — 你是我认识的妻子,我们在职场势均力敌,在家中并肩作战。

在《认识的妻子》剧末,柱赫与友珍重新在一起,也同样生了两个孩子,他们同心协力、互相扶持,与第一段人生截然不同。除了因为他们经历风波,更加了解、体贴彼此之外,另一个原因是友珍有了一份收入相对稳定也较高薪的工作。让她更有筹码与柱赫分担第二轮班,突破“性别分工正确理论”,也让她成为较为不可取代的人才,公司因而对她较为包容。由此可知,女性低薪问题与育儿责任乃互为因果,不可分开而论。


图片|《认识的妻子》剧照

曾有政治人物说道,生育问题是国安问题,但我们的国家把生育、育儿的责任重重压在双亲的肩膀上,又以生育、育儿津贴等金钱补助买票。各县市比谁出价高,造成虚报户口人数大增,这样真的是在帮助育儿双亲吗?

育儿困境其实是劳动困境,劳动困境包括了女性低薪困境。同工同酬,才能使双方平均分担家务与育儿。

我是一个想生孩子的女人,我不要钱,我要合理的劳动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