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家人,你是属于“开口闭口都是爸爸妈妈”,还是“绝口不提父母亲”的类型呢?随着我们日趋长大,而父母亲变老的同时,他们的心境也愈来愈像小孩,面对这样的情景,心理学博士提出了他的看法。一起来看看该如何与“越来越像小孩”的爸妈相处吧!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人们总是默认作为成年人的父母会比孩子更成熟,但是有些家庭里的小孩,他们可能会比自己的父母更像个成年人。

Lindsay C. Gibson 博士在自己大部分职业生涯中,都在研究和理解情感不健康的父母。她根据自己多年来读到的研究,搭配谘询中接触到的生动的案例,撰写了一本指南,帮助从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识别情感不健康的父母、瞭解自己所受的影响,并最终能改善负面的影响,与情感成熟的人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

在 KY 过去写过的“理解父母”的文章中,有粉丝评论说:“哪有什么父母,只不过是孩子养孩子。”如果你有同样的感受,那么这本书或许会适合你。目前这本书还没有中文版,我们选取了部分内容来给大家做一下这本书的导读。

如果有以下感受,你可能出生于一个父母情感不成熟的家庭

在父母情感不成熟的家庭中长大,是一段令人感到孤独的经历。这些父母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他们保证孩子的身体健康,给孩子提供食物和安全,他们外貌正常,举止也正常。但实际上情感不成熟的父母缺乏和孩子的情感连结。当你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你可能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不一定全都具备,不同的孩子会有不同的感受):

  • 你会不敢肯定自己的感受,为自己不高兴而感到愧疚。由于父母只关注了孩子的生理需求,而无视孩子的情感需求,孩子逐渐感到困惑:“我应该觉得快乐,我的生活那么好,我为什么还会感到难过?”
  • 有“一定要照顾好父母”的念头,甚至由于太疲于解决和父母之间的问题,而无暇去发展自己的亲密关系。
  • 孤独感:你可能说不出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在你小时候,你总是有一种内心的空洞感。这种孤独感不单单是女性会有,男性也会有。


图片|来源

同时,你可能觉得自己的父母有如下的特质:

  • 你感觉很难和他们交流,或者根本无法交流

你感觉永远都是你在单方面试图和父母沟通,而他们总是对你的话题不感兴趣。他们只希望别人关注他们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并千方百计地吸引他人的注意。

  • 他们很少直接谈论自己的感受,相反,他们使用情绪感染(emotional contagion)的方式来表达情感

婴儿和幼童会通过情绪感染来表达自己的需求,他们大吵大闹,来吸引照顾者的注意。而当一些情感不成熟的父母沮丧的时候,他们也会用“让家庭里的其他成员也感到很沮丧的方式”去表达,于是孩子会觉得他们有责任去让父母感到开心。但由于父母并没有试图去面对自己的沮丧,而是选择逃避,孩子实际上并没有办法解决父母的问题。

  • 他们很难被取悦 / 接近(hard to give to)

情感不成熟的父母会指望别人可以读他们的思想,瞭解他们的需求。他们把这当作一种理所当然,而不会感到愉悦。他们想要他人表现出关心自己身上问题的样子,但是当他人给出建议时,他们又会拒绝。

  • 他们强调“角色”,他们的自尊建立在别人的服从上

情感不成熟的父母会说“因为我是父母,所以我可以⋯⋯因为你是孩子,所以你必须⋯⋯”如果你有一丁点不符合他们心目中角色设定的举动,他们可能会通过冷暴力、恐吓等方式迫使你回到你作为一个孩子的位置上。

  • 他们希望和你产生纠缠的连结,而不是情绪上真正的亲密感(they seek enmeshment, not emotional intimacy)

当人们产生亲密时,他们是保有自己的个人边界的,他们会尊重甚至欣赏彼此的不同。而在一段连结关系中,情感不成熟的人会过分依赖。他们的安全感来源于这段关系中,对方扮演的角色给自己带来的熟悉感。一旦对方试图做出改变或者和他们不同,他们就会变得过分焦虑。

情感不成熟的父母的 4 种类型

Gibson 博士在书中列举了四种情感不成熟的父母。她指出,虽然情感不成熟的分类不同,但是他们也有共同的问题,比如“他们都会利用自己的孩子来让自己感觉更舒服,结果导致父母-孩子关系的倒置,并让自己的孩子过分地介入成人间的问题中;或者他们都会令孩子在亲子关系中感到不安,只是不同类型的父母会通过不同方式来让孩子感到不安”。

1. 情绪型父母

情绪型父母的情绪是极其不稳定而且难以预测的。他们依赖别人来安抚自己的过分焦虑。他们会把一点点沮丧放大到世界末日的地步。在他们看来,别人不是可以利用的资源,就是抛弃了自己的人。当他们崩溃的时候,他们会让孩子也跟着自己经历激烈的绝望和愤恨。

极端的情绪型父母可能是精神障碍患者,他们可能有双相情感障碍,或者是自恋型人格障碍或者边缘型人格障碍。与情绪型父母相处时,孩子会感到自己彷佛在钢丝上行走,小心翼翼地照顾着父母的情绪。

2. 驱动型父母

驱动型父母总是会追求完美。如果孩子不够成功,驱动型的父母会感到孩子令自己蒙羞,所以,虽然他们会因为忙于自己的工作而没有时间照顾孩子的情绪,但是他们很乐于花费时间和精力来掌控孩子的生活。他们会选择性地夸奖孩子,迫使孩子走上他们所设想的成功道路,而不管孩子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延伸阅读:“我不是你的附属品”控制型父母下,急着想“长大”的孩子

孩子无法从驱动型父母那儿获得“无条件的支持”,无法感到安全地按照自己心意探索和获取成就。生活在驱动型的父母身边,孩子会觉得自己时不时被挑错,并感到父母似乎认为成功胜过一切,包括孩子自己。

3. 消极型父母

当事情变得太过棘手,消极型父母会收回自己的情感,并逃避问题。消极型父母可能是爱孩子的,但是他们无法成为孩子的依靠。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为人父母的责任并不仅仅在于和孩子玩乐,还在于要保护孩子。

当家庭遭遇危机、孩子因此受伤时,消极型父母往往视而不见,并让孩子自己去解决问题。比如,当父亲虐待孩子,孩子跑去找母亲哭诉,希望她施以援手时,消极型母亲可能会说:“你爸爸只是偶尔会脾气差。”极端的消极型父母若发现,在别处他们能活得更开心,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抛下原来的家庭和孩子。

4. 拒绝型父母

拒绝型父母似乎有一堵墙在他们周围。他们更乐于自己待着,并回避和人进行情感上的交流,如果对方坚持要获得情感上的回应,抗拒型的父母会变得愤怒甚至有暴力举动。生活在拒绝型父母的孩子会感到,如果自己不存在,父母也会过得很好;他们觉得自己仿佛是家里累赘,并养成了轻易放弃的习惯。

不同类型的孩子,不同的应对方式

1. 内外型与外化型

面对情感不成熟父母的情感剥夺(emotional deprivation),孩子主要有两种应对方式:外化型(externalization)与内化型(internalization)。我们是哪种类型,其实取决于人本身的性格,而非主观上的选择;同时,生理构造也影响了应对方式,比如内化型人的神经系统中负责警戒的部分可能会更发达,而这种差异在人的婴儿时期就已经存在。

a. 外化型应对

外化型的小孩在受到伤害的时候,会从外界找原因。当他们内心产生激烈的不适情绪时,他们会用冲动行为把内心的痛苦表现出来,比如逃学、打架等等。表面上看起来,外化型小孩只是有行为问题,但背后是情感困境造成的:因为外化型小孩试图用制造麻烦来转移注意力,回避内心的痛苦;并用羞辱和责怪他人的方式来减缓自己内心的羞耻感。

不过,情感不成熟的父母尽管看起来很愤怒,但其实很乐于处理外化型小孩制造的麻烦,因为这样他们就无暇去面对自己真正的问题。

b. 内化型应对

内化型的小孩更倾向于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认为被情感不成熟的父母伤害是自己先犯了错,并且认为要想改变父母,得先改变自己身上的问题。内化型小孩是高度敏感的,他们往往压抑负面情绪,因为内化型小孩会为自己需要向他人求助感到羞愧。这种隐藏需求的举动也导致了父母对内化型小孩的忽视。(延伸阅读:心灵树洞|你是一个很难表达情绪的人吗?

Gibson 博士在书中写道,一个人不会是完全的外化型或者内化型,人们介于两端之间,她希望人们可以去找到一种平衡:内化型的人学会向外界寻求帮助,而外化型的人学会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来学会控制行为。

2. 治愈幻想(healing fantasy)与角色自我(role-self)

除了外化型与内化型两种基本的应对方式外,有些孩子会形成治愈幻想与角色自我。

治愈幻想指的是,当孩子们遭受来自父母的伤害时,他们会幻想自己未被满足的需求终有一天将得到满足,比如认为长大后会遇到一个无私的人,那个人会真的爱自己;或者自己长大后会成为医生,能治愈一切伤痛。尽管这些幻想并不现实,但它给了孩子希望,支持着孩子在痛苦中保持乐观。

而角色自我指的是,当孩子感到父母并不认可真实的自己,他们便扮演角色来满足父母的需求。比如有些父母并不会很好地处理自己的情感,于是孩子便担负起照顾者的角色,来倾听和安抚父母的苦闷。

虽然治愈幻想与角色自我都能帮助孩子暂时应对家庭失调,但它们并不能真的解决孩子无法表达真实自我的问题。

3. 重复构建出类似自己家庭的关系

在父母情感不成熟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小孩,在成人阶段也往往陷入不健康的亲密关系里。

一方面是因为对人的大脑而言,熟悉意味着安全。他们知道在和父母相似的关系里会遭遇什么、如何应对。

另一方面,当孩子还小时,“我的父母并不成熟 / 存在问题”的念头太过可怕,于是他们逐渐学会对问题视而不见,在长大后,他们也会对他人身上同样的问题视而不见。他们太习惯和情感不成熟的人相处,以至于他们不会识别谁是情感成熟的人,也不知道可以和谁去健康建立亲密关系。他们还会潜意识里寻找与父母有类似问题的人,期待这一次自己会有能力改变对方。


图片|来源

情感成熟的人是什么样的?

作者在书中还提出,我们要想成为情感成熟的人,需要瞭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一个情感成熟的人有以下特征:

  • 他们能够尊重现实,令人觉得可靠

尊重现实是最重要的原则。情感成熟的人在面对问题时,不会只是在那边幻想事情原本应该如何并逃避解决问题,而是会积极寻找尽可能好的解决方案。在遭遇困境而沮丧时,他们依旧能保持思考,不会过分陷入负面情绪。他们不会喜怒无常,稳定的情绪会让你感到他们安全可靠。

  • 他们会尊重你,并且与你互惠互利(reciprocal)

情感成熟的人会用尊重、公正的态度面对他人。他们会尊重你的边界,不会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你。他们能灵活地面对变化与差异。当你们的意见不同需要折中时,他们会让你感到,虽然你做出了让步,但对方依然考虑到了你的需求。他们也会回报你的付出,而不是只有一味索取。如果他们犯了错误,他们会真诚地对你道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与你一道修复关系,而不会让你觉得他们在用道歉逃避冲突。

  • 他们乐于也善于回应,他们有让你感到自己的情绪和想法是被理解的

如果你告诉他们,他们的某个举动冒犯到了你,他们会反思并改正。他们说话幽默,待在他们身边会让你感到很舒服。

有过情感不成熟的父母,怎么办?

当我们还小的时候,我们依赖父母给我们提供爱和安全,最开始孩子会认为父母是全能的,而虽然随着成长,全能的期望会褪去,但是无法根除——即使父母表现的并不爱自己的孩子,孩子依然会希望有一天能得到父母的爱;或者当孩子长大后,他们期望父母会改变,比如他们指望能通过提升沟通技巧来改善与父母的关系,但情感不成熟的父母会想继续用孩子去填补他们过去的创伤。Gibson 博士认为在沟通前,人们必须放下这些不切实际的期望。她介绍了三种方法来帮助人们更好地和父母谈话,并在谈话的同时保护自己。

1 . 超脱地观察(detached observation)

在解决问题之前,先要能辨别出问题。客观地看待父母并不意味着背叛和苛责,或是意味着不孝,我们只是更准确地认识到父母就和普通人一样,有好的部分也有坏的部分。全面地看待父母也帮助我们意识到自己对他们是否有不合理的期望。

2. 成熟地觉察和回应(maturity awareness approach)

  • 表达自己的想法,同时不要强求对方的回应,说了就放下(express and letting go)

平静而清晰地告诉对方你想要什么、你的感受如何。在过程中享受自我表达带来的快乐,而不去期望对方真的会听进去你的话或者作出相应的改变。我们无法控制别人按我们的心意回应,他们的回应也不重要,重要的我们成熟地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心情,而且这是我们能控制的。

  • 注重谈话成果,而不是去注重情绪的发泄

在谈话前想清楚,我到底想通过谈话得到什么结果。这个结果必须是清晰、明确、符合实际的。“我要父母为自己做出的事情后悔”可能并不实际,而“我要告诉他们今年放假我不会回家”就是个清楚可行的目标。在谈话过程中,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试图改善和父母的关系上,否则你可能会失望、变得情绪化,而没有实现自己想要的结果。

  • 谈话前要充分准备

比如想好对话持续的时间和主题。可能在谈话过程中你不得不反复地把对话带回原本的主题上,也可能你得重复地问同一个问题,才能获得对方一个清晰的答案。情感不成熟的人很难应对他人的坚持 (p.150)。如果你反复地问同一个问题,你最终可以迫使他们不再回避。

3. 走出过去的“角色自我”

人们不仅要超脱地观察父母,也要观察自己,理解我们的哪些行为和想法是受到父母影响才产生的。在和父母谈话的过程中,留意自己的情绪,避免变得情绪化。比如当你觉得愤怒的时候,想一想愤怒是否有助于帮你实现谈话的结果,还是只会让你落入和父母争吵的圈套。

另外,在谈话过程中,如果忽然发现父母似乎有所改善,要先保持警惕。面对似乎变得更好的父母,人们的内在小孩会高兴,认为父母似乎终于可以给他们渴望已久的爱,但记得和父母谈话的目的不是重新让你们的关系回到“父母 - 小孩”模式,而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成年人和父母沟通。如果你放任自己回到过去的相处模式中,你会发现父母的改善又消失了——他们的改变有时是为了引诱你重新回到他们的掌控中。

在运用上述方法和父母谈话的过程中,人们会感到疑惑,比如“我这么做是不是太冷酷了”、“当我父母让我觉得愧疚的时候,我该怎么继续保持冷静客观?”,针对这些问题,Gibson 博士在书中做了更进一步的解答。篇幅有限,无法展开讨论了,有机会再聊。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