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上疯传的变脸照,你也玩过了吗?有人变脸后,发现自己长得像自己母亲年轻时;有的人在另一个性别外表中,意外撞脸安海瑟薇。就在大部分人在享受一秒性转的乐趣时,背后引来的跨性别、性别刻板印象的争议为何?

近日,社群上掀起了一股性转风潮,人们透过 Snapchat 推出的“性转滤镜”(gender swap),就有机会一窥自己成为另一个性向时的长相。网友们创意百出,有人一人两角唱《歌舞青春》主题曲;世界各地的名人也乘着风潮在自己的社群平台上发布性转照,如理科太太、麦莉希拉(Miley Cyrus),英格兰板球队 England Cricket 甚至出了一组九宫格照,请粉丝们猜照片背后分别是哪些男性运动员。


图片|来源

性转滤镜之所以会爆红,其实是巧妙地运用了人们的好奇心理,抓住潜藏在许多人心中的疑问:“如果我是女生 / 男生,会有什么不同?”然而, 在许多人开心地和亲友转发自己的有趣照片时,有另一群人提出了疑虑,他们担心滤镜中以二元性别的概念作为设计,恐将加深大众的性别刻板印象。

根据 Vice 报导,一名跨性别演说者 Dana Vivian-White 针对此现象,她认为大众在享受分享照片的乐趣时,并没有顾虑到在现实中活中跨性别者的感受,并表示: “鼓励人们不要在乎性别,与忽略现实中的跨性别现象、不经意持续地对跨性别身份产生误会,仅是一条细线之隔。”

性转滤镜:到底是好玩,还是挑衅?

一名接受 Vice 访问的跨性别者表示,他光是想像如果自己使用这组滤镜,顺性别者 [1] 一定是一派轻松地说:“来嘛!试试这个,很好玩的!”但对他而言,却极为尴尬不安。有顺性别者以此试图模仿跨性别者,但行为举止不仅不相像,甚至有造成他人对跨性别者误会的可能。以上的举例事件,着实是以自己的快乐建筑在他人的身份认同上,并加诸痛苦。

时代杂志报导也指出,对很多顺性别者而言,这不过是个“玩玩关掉就好了的游戏”,但对跨性别者来说,更改性别是漫长而辛苦的过程,这是他们的人生。长久以来,他们必须透过各种医学治疗、衣着打扮才能够接近灵魂中的性别,也因此饱受了一般大众的审美价值观的凌驾之苦。如今,当他们面对平时以歧视眼光看待跨性别者,但却享受于性别转换滤镜的顺性别者时,更是尤其讽刺。(延伸阅读:为什么我们爱《丹麦女孩》,却不爱身边的跨性别?

另一个跨性别者的疑虑,则是在网路交友上,有顺性别者开始乔装自己是跨性别者来吸引对象。举例而言,在英国德比大学(University of Derby)有一名 20 岁学生杰克(Jake Askew)将使用滤镜后的照片作为交友软体 Tinder 的大头照,摇身一变成为浓妆大眼美女 Jess,马上获得 1600 赞与 400 个成功配对。对跨性别者来说,在无法分辨对象的性别认同时是非常不公平的,若陷入乔装的圈套,便极有可能成为关系中的受害者。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跨性别者都认为滤镜将带来分化与攻击。也有跨性别者认为,这是一个轻松、有趣的功能,让自己能够透过滤镜减少对于性别认同的焦虑。同时,我们在一般的环境中,很难有机会去体验不同的身份,而滤镜则提供人们一个唾手可得的方式,让每一个人能认识不曾见过的自己。



图片|来源
 

性别二元:男生就要鬓胡粗犷,女生就要长发柔美?

性转滤镜另一个争议点,来自于对性别外表的诠释。为了让人们很明确地感受到自己的长相翻转,滤镜简单地用两种方式做出区别,以粗犷轮廓、胡子、浓眉毛来代表男性,以长头发、大眼丰唇、浓妆腮红来代表女性。

然而,在现实世界,唇红齿白的男性、阳刚气概的女性绝非少数,性别外表并非二分法就能草率带过。对于正在形塑性别认同的人来说,此一滤镜也很可能带来与现实世界不符合的性别错知,而形成男生应该要长得雄伟、女生应该要娇美的刻板印象。(延伸阅读:【时尚穿越】前所未见的新性感!跨性别超模登时尚杂志封面

以性别为锚,付诸观察与行动

这场“性转滤镜”的论战中,最关键的症结点或许不是滤镜本身,而是人们使用滤镜的动机,以及随后带来的内在转变。到底透过二元性别的方式转换身份,是帮助人们有机会去认识性别多元,并以更开阔地胸襟接受性别流动,又或者是以此作为玩笑,带来更严重的歧视与伤害?

性别是我们的生活,是我们随手一拍分享的日常,是三五亲友坐下来便能畅谈的话题。当我们有感为己、为所爱之人发声,它就值得被听见,被看见,并以行动使每一个理想成真。

文|内容实习生 乙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