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过得好吗?”不只是一句普通的打招呼,而是一种检视无感人生、自我觉察的方法。

很多人都知道,理科太太的开场白是“你今天过得好吗?”,以前我都以为那只是招牌的招呼语而已,直到今天我发现案情并不如我们想像的那么单纯。


图片|来源

你对你的身体好吗?

前几天我和心理师慢慢来聊天,我跟她抱怨我最近腰酸背痛,四肢无力,经常觉得很疲劳(一边讲的时候一边在想是不是有符合某一些诊断 XD),问她有没有认识彰化厉害的推拿师,我想说来去“松一下!”没想到她一口气就介绍我 3 家,重点是这都还不是 Google 上找得到的“隐藏店面”(放心,是做纯的)(奇怪怎么越描越黑),让我怀疑是不是大甲溪以南都是她认识的辖区 XD!

你的身体的好,它会用它的方式给你回报

然后他丢下这句话就去忙他的事了。遗憾的是我没有预约到她推荐的一个王牌按摩师,我想起她上次跟我说另外一句话“台南的美味和人情,是需要拿真心去交换的。好的东西,是值得等待的。”我就在想会不会彰化也是这个样子?于是等了一个礼拜再次预约。

然后有一个非常美妙的体验。好像全身的细胞都经过了一个长长的睡眠,重新苏醒过来一样,虽然花了不少钱、也花了不少时间,不过回到住宿的地方,好像觉得身体轻盈的程度,都可以飞起来一样。

“看样子你好像不太习惯对自己的身体好?”慢慢来说。

“对啊,很有可能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我身体想要的。”我说。

“有时候静下来用心感受,就会看到那些你原先所忽略的经过。”她说,真的是随便都可以出口成诗。

你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吗?

“看样子你似乎是一个不太确定自己喜欢什么或者是不喜欢的人。”她说。

对耶,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好像不太了解自己的感觉是什么。你呢,你会不会是这样的人?思考一下你经常问自己的问题是下面哪一个:

  • 我这样子做,别人会怎么看我?
  • 他们如果看到了,会怎么想?
  • 对方会不会觉得⋯⋯
  • 这样做,我的感觉是什么?

如果你经常问的是前面三种问题,那么代表你很习惯把摄影机的镜头拿来看别人,而很少拿来观照自己。可是当你的影片库里都是别人的脸庞,你很快就会忘记自己的感受和模样。久了之后,你也开始变得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讨厌的是什么,更严重一点的,你可能也开始很难感受到难过和疼痛,习惯用“无感”来面对你人生的大小事件。(推荐阅读:“自我觉察”的同理心练习:先关心自己,才懂温柔待人

“大师,那我该怎么办?”我问慢慢来。

“下次当你犹豫不决的时候,当你在想别人的感觉的时候,先问问自己:你感觉怎么样?就算你还没办法帮自己做出决定,但至少,你已经多靠近自己一些,你的身体就足以为这个改变而开心。”她说。

我常常说,害怕被批评的人,往往也禁不住;同样的不确定自己喜欢什么的人,往往也不晓得自己讨厌什么。把自己变成《绿野仙踪》当中的锡铁人,反正没有心脏就不会痛了,殊不知也正在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权利渡让给别人,而你的身体也默默的在为你流泪。

当自己的“理科太太”

在许多心理治疗的书上面都会谈到 [1],要你重视自己的感受,可是具体上来说到底要怎么做?今天搭车到中坜的时候,我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一个蛮不错的做法,就是在心里面放一个理科太太(希望理科先生不要生气)。

当然,并不是真的把她的脸放在你心里,而是每天每天,你都可以问自己那句话:

嗨,今天过得好吗?

把这样的问候,当作是一日结束的自我觉察。或许日复一日,你就会慢慢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讨厌的是什么。


图片|作者提供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好区间车开到了树林站,从电车的门口看出去,有一颗长得非常茂盛的树(不愧是树林站),苍郁你的叶子看起来非常有生命力,一个老伯伯我月台上面经过,我突然了解一件事情,人生这么长,我们似乎可以选择要用感受来过生活,或者是庸庸碌碌的过。

开心也是一天、难过也是一天、又开心又难过也是一天,但不论是上面哪一种可能,都比起无感来的好一些。

所以,你今天过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