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诚实,为什么他要说谎?其实要圆一个谎,对孩子而言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责备以前,先理解他的理由吧。

恭喜你,孩子说谎了!

在你睁大眼睛看着标题时,请先别急,让我用几分钟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恭喜你。

说谎,其实比你想像得复杂又困难。一个人能够说谎,还能够说出一个好的谎言,就大脑来说,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首先,他必须具备两个重要的核心能力:

1. 心智理解力。能够了解并推论他人的心理状态,并进一步预测或解释对方的行为。

2. 自我控制力。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身体语言、情绪、面部表情... ...等等的能力。

这两个能力都跟社会适应的品质有关系,所以换句话说,一个越能够说出复杂谎言的孩子,他所需要具备的心智理解力以及自我控制力的能力越好。


图片|来源

为什么他们全家人都胖?

有关于自制力的重要,我想起了一个经验。

有一次我和孩子一起搭电梯,遇到邻居全家人。由于邻居全家人都是比较福泰的身材, 因此当时才小学一年级的孩子, 当着大家的面不解地问我:“爸爸,为什么他们全家人都那么胖? ”

当时听到孩子的问话,整座电梯瞬间陷入完全的寂静,我当下恨不得马上就冲出电梯,好在邻居爸爸很豁达且友善的自嘲了一番,替当下困窘的我们解围。事后我试着和孩子解释一个人胖的可能原因,以及我们尽量会避免在他人面前形容有关个人身材有关的特质(这又是另一种层次的说谎训练)。

没过多久,我和孩子又在电梯中遇到同一家邻居,这次小朋友可是记取了先前的教训,电梯升降之中保持着沉默,等到了楼层,邻居全家人跨出电梯,门正准备关起的那一刹那,儿子拉拉我的衣角说:“爸,我这次很乖吧,我都没有在他们面前说他们胖耶。”

现在你可以知道,如果自我控制力不好,很多事情就会功亏一篑。

因此,心智理解力和自我控制力,是说谎的两大基础能力。这也是为什么罹患自闭症跟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孩子,通常在说谎上会有困难或品质不佳的原因,因为自闭症孩子的心智理解力比较弱势;而注意力不足过动的孩子,在自我控制力上常常存在困难。

再来,具备以上二种能力,只代表你能进入说谎擂台的资格赛,但不代表你就能够说出一个好品质的谎言。因为要说出好品质的谎言,还必须透过大脑其他区域相互合作,执行说谎的任务。

其中,在大脑皮质里,还有一个重要的部位对说谎贡献卓越,就在大脑前额叶这个区块。人类大脑的前额叶,就位在额头后方的区域,这一块组织对人类来说, 是非常重要的区域, 就因为这一层薄薄不起眼的组织,让人类跟地球上的其他物种,走上截然不同的命运。

一个“好品质”的谎言

大脑前额叶主要负责语言、沟通、计画与讯息彼此之间的协调等等。简单来说,大脑前额叶就像是一家公司的执行长,负责订定营运方针、管理各部门的运作、执行营运计画、组织相关的资源, 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一家公司营运得好不好,很大程度决定于执行长的经营能力,而大脑前额叶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执行长。

那执行长的能力好坏, 又跟说谎的品质有什么关系呢? 在我解释之前,先请爸妈做一个简单的实验:

实验 1

现在请用一分钟的时间,说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个故事内容要包含:“车子”、“行政院”、“机票”、“圆规”。这四个东西在故事中都必须是重要且彼此有关的角色,不能只是凭空出现。故事必须有头有尾且合理。请开始。

实验 2

现在请用一分钟的时间,回想并且说明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

爸妈可以试着自己说说看,并且比较一下,哪一个实验对你来说比较轻松? 哪一个比较困难呢?

大部分的人应该会觉得第二个实验比较简单,而且简单很多(如果你的状况是相反过来,第二个实验反而对你比较难,这可能暗示你的创造力比起你的记忆力厉害非常非常多,或者是你的记忆力... ...),当你在进行第一个任务时,是不是觉得要很聚精会神,东拼西凑的把脑海中的讯息,用有意义的方式组织起来,有一种绞尽脑汁的感觉,真是费神。

现在请你记得刚刚两个实验中的差异,并且容我和各位爸妈说明。

简单来说重点就是,一个人要编造出一个不存在的故事,所要耗费的“ 认知资源” , 比起说实话要多。编造的故事越合理, 耗费的资源就越多。

“认知资源”,指的就是你主动投入并且专注处理一个特定任务时,所需要用到的大脑功能,好比注意力、组织能力、记忆力、整合能力... ...等等不胜枚举。而这些资源一旦被拿来应付不熟悉的新任务时,就很难同时好好处理其他任务。

编造一个合情合理且能被接受的假事件,要花费很多认知资源,因为你必须要把事件的前因后果、事情发生的一致性进行非常严谨的组织,而且还要做到就算从被欺骗对象的角度来看也要合情合理才行。所以对于一个说谎的人来说,他其实要花很多的认知资源跟时间,来建构以及组织这个谎言,让整件事情符合现实中的条件,并减少令人起疑的部分。同时,认知资源除了拿去编造故事跟处理细节以外,还有一部分要监控自己说谎时的状态,包含语气、表情、姿势等等,这些配合一致,才有办法增加谎言的可信度。

所以,要说一个顶级的好谎言,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大脑功能必须要彼此协调,才能说出一个好品质的谎言佳作。很多父母也会慢慢发现,孩子的谎言从一开始的单纯、简单且完全没有技巧可言,一直到后来复杂、有条理且合情合理的境界。因为谎言的品质,是由大脑功能来决定的。而一个人的谎言,如果几乎天衣无缝令人找不出破绽,往往也可能代表说谎者的认知功能相当强大。


图片|来源

成长,就是说谎的开始!

在前文,我们有了两个重大发现:

1. 原来说谎或欺瞒的能力,是建立在能够正确理解他人信念跟我们不一样的基础上。

2. 这是一种涉及高级认知功能的行为,而这项能力也跟同理心的品质有关。

有时,同理跟说谎是同时出现的,我称之为“体贴的说谎”。

体贴跟说谎,有时是同一件事情,为了同一个对象,为了展现体贴而选择说谎,因为说谎能够避免造成伤害或对方的感觉。要能够说出体贴的谎言,某种程度上孩子是需要同理能力的。什么是同理的能力呢? 就是孩子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思考他的需求、感受、观点,然后做出符合对方状态的回应。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吃饭时有一道菜相当好吃,这时你忍不住啧啧称赞,而当你夹给孩子吃时,他跟你说:“不用了,我吃饱了,你多吃一点吧。”这时候你觉得孩子是因为吃饱了,还是因为他想要把机会让给你吃呢?

同样是说谎,孩子的这种体贴谎言,是不是也要纳入处理范围呢?

因此,当我们再回过头思考说谎这件事时,或许该问的并不是如何要求不说谎,因为那是人类为了生存而发展的能力,我们更该追问的是,人为什么要说谎? 人在什么情况底下会说谎? 这个问题,将会引导我们在面对孩子的说谎时,更贴近孩子的状态。

孩子为什么要说谎?

事实上,在生活环境中,孩子常常有练习说谎的机会。

比如玩捉迷藏就是一种说谎或欺瞒的游戏形式。可别小看这个简单的游戏,一个孩子要能够把捉迷藏玩得好,就要具备前一节所说“错误信念”的能力。

因为在躲起来的过程中,孩子必须要找到一个不会被发现的地点,这个过程要具备:“我知道一些他人不知道的讯息,而我同时也知道他人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讯息”的心智理解力。也就是我知道你知道得跟我不一样,这样躲起来才有意义。要是我知道你知道我躲在这,这就不叫做捉迷藏了,顶多就是“假装捉迷藏之没在捉迷藏的乱跑乱叫游戏”而已。

孩子在幼儿园从活动、说话、应对, 以及观察中开始发展心智理解力, 随着入学年纪到来, 这群天生的小小心智理解者进入小学阶段。然而,也就在孩子进入小学后,说谎的形式跟内容,开始会跟游戏中的欺瞒不一样,这时他们说的谎会开始跟生活环境有关。

所以, 通常只要遇到入学后孩子说谎的状况, 我就会问生气中的大人,你知道孩子为什么说谎吗? 通常大人给出的答案比较有限,多半是不知道。我会接着询问,孩子在什么时候说谎? 说谎的对象是谁? 说谎的内容是什么? 他的意图是什么呢?

如果往这些面向细细去看,你会发现说谎是个非常复杂,以及许多原因的综合结果。而这往往又跟孩子所处的环境、他的动机,以及他的企图有关。

孩子一说谎,大人就生气?

不过,即便我们可以理解说谎牵涉到许多复杂原因,但是很多家长一旦发现孩子说谎时,仍然会气到火冒三丈、七窍生烟,因为我们会有一种错觉:过去天真无邪的孩子,开始出现了﹁说谎﹂这种邪恶不当的行为。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可能就会带着一个人格的“污点”生活着。

光想到这,就足以让大人忧心忡忡,而在忧心的背后,是因为大人倾向把说谎看作是孩子人格的一部分。

这种想像一旦开始就会带着忧虑出现,反而孩子的其他行为,像是熬夜、不运动、滑手机、默不吭声、没有个人意见,都不见得是我们会马上担心或生气的,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或许背后的原因,就是担心说谎会成为孩子的人格之一。

同时,另一个会让大人生气的原因,是因为一种隐约的不适感,来自于说谎往往会损害另一方在彼此关系中的信任感。当有人说谎时,通常意味另一个人的信念或认知,被说谎者刻意错误的引导,这将直接挑战我们对人际关系的基本假设:人与人的关系,是建立在信任上的。

建立在信任上的关系,才表示我们彼此在对方眼中是有价值的、被看重的,所以说谎让我们感到自己在关系中的价值被贬抑、被破坏了,这种感受会危害到一个人在关系中的安全感。而这种贬抑跟威胁的不舒服感受、这种安全感的破坏,在亲子关系中更是明显而直接,毕竟我们都希望在关系中是坦诚而无私的。然而矛盾的是,说谎既然是人性,孩子终究会说谎的,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面对父母立场跟自己的需求对立冲突时,很容易用谎言作为屏障,一方面保护自己的隐私,一方面避免和家人的进一步冲突。

因此,当你发现孩子说谎时,其实你有两层情绪:

1.  一个是对孩子的担心。

2. 一个是你感到自己在关系中的价值被伤害了。同时你也会逐渐发现,自己被孩子用说谎的方式拒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