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过程很困难,因为我过着双重生活。我的母亲以为我会成为完美的女儿,替我换上非常女性化的衣服,企图改变我是谁。自从我离家开始模特生涯,我终于可以找回一个从未找到的自己。”

2013 年与 Miley Cyrus 拍摄 Marc Jacobs 广告而一炮而红、成为 Top50 模特儿的 Nathan Westling(变性前原名为 Natalie Westling),自三岁开始踩滑板,十六岁入行做模特儿。在当了一个中性帅气的女模特一段时间之后,他在 2019 年正式公开自己已经变性,除了进行了上身的性别重置手术,亦服用荷尔蒙药物,成为了 Nathan,与 Natalie 的身份永别,也成为模特儿界少有的跨男模特儿。(延伸阅读:跨性别超模 Nathan Westling:成为自己,我花了十年

由一个反叛、中性的滑板好手加女模特,再自己决定要变性成为男生,Nathan Westling 面对的挑战依然未完,究竟模特儿行业能否让这位小众的跨性别男模特再次大显身手?

现年只有 23 岁的他,已经是一个非常值得佩服的榜样。 他出道时结合了 high 与 low 的流行文化,游走在街头和伸展台之间;变性前,他将女模特儿的模样和气质重新定义,女儿身演绎两种性别,而变性之后,更加印证了性别流动的可能性,是个真正的 Gender-bender。 Nathan Westling 在正式转换性别前,一直都穿着松身的滑板时装、一副不愿斯文示人的浪荡模样,加上他现在勇敢地改写自己的 “性别”,活活地印证了一个人演绎中性、雌雄流动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

时尚界,一个找回自己的旅程

Actually growing up was really hard because I felt like I was living a double life. My mum thought I would be this perfect daughter and dressed me in really girly clothes, and tried to change my view of who I was as a person. Ever since I left the house to pursue modelling I've been able to find myself in a way that I never have before.

成长的过程很困难,因为我犹如活在双重的生活方式之间。我的母亲以为我会成为完美的女儿,替我换上非常女性化的衣服,和企图改变我眼中我是谁的想法。自从我离开家园开始模特生涯,我终于可以找回一个从未找到的自己。

Nathan Westling for Hypebae

他在变性前的访问中,曾经说过自己活在两个世界里,年纪较轻的时候,他活在自己想成为的模样和妈妈想他成为的模样之间;在入行之后,他活在时尚、模特儿世界和滑板随性的世界之间,有趣的是,他认为年轻时的形象、身份拉扯比起入行当模特儿时来得更为猛烈和吃力,反而进入时尚圈之后更能够做到自己,尽管爱打扮到像个男生一样、态度直接、不墨守成规,时尚界却对变性前的他这些特点照单全收,也给予他机会去穿起没有性别界限的时装、饰演不同的性别角色、探索性别模糊(Gender bending)的可能性。

The fashion world seemed to love the fact that I was this teenage girl from Arizona that grew up skateboarding and kind of dressed like a boy.

时尚世界似乎热爱我作为一个来自 Arizona、自小就踩滑板和穿得似男生一样的事实。

Nathan Westling for Hypebae

一次他替 i-D 拍摄的短片,便颠覆了所谓的淑女标准,踩着滑板、穿着松身衣服戴着冷帽的他,自有一套表达自己的方法。在 Hypebae 的访问中,他表达过对于滑板品牌 Vans 的热爱(当时他担任这个品牌的代言人),“我自有记忆以来都在穿 Vans。”以中性、雌雄同体的 dresscode 闻名,同时昔日那头红长发和不变的标致五官,记者形容他带点 Kristen Stewart 的影子。

私底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 Vans 孩子(虽然他说滑板时尚其实没有一定的规则,你想穿什麽踩滑板都可以),而在伸展台上,他曾经以女模特儿的身份走过男装时装秀,和在杂志《Man About Town》成为首位 feature 女模,当时他在封面中穿着厚肩垫的皮衣,以雌雄同体的姿态亮相。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滑板装,突围而出

而 Nathan Westling 和他最爱的滑板风格,对于大众看女性形象起了什麽冲击的作用?在滑板时尚成为高档品牌如 Alexander Wang 常常引用的元素前,滑板的起源与时装界其实沾不上边。

1950 年代,一群 Dogtown 滑板者开始在街上踩滑板,他们来自低至中收入家庭,常在没有注水的游泳池踩滑板。 滑板这运动让他们连结、见面,也让他们用全新的方法去运用城市空间。滑板运动带着危险、自由和创意的意味,与街道马路面对面的碰撞,奠定了滑板的反叛和爱冒险的性格。

自三岁便开始踩滑板的 Nathan Westling,自然也是自由和爱冒险的一员。 原生性别为女性的他,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穿着松身的衣服,利落地踩滑板,流连在早上和晚上的街头,在那儿,他或许曾经遇上志同道合的朋友、年轻女性,或许遇上过挑战他能力的男性。


What's weird is that skate culture is referenced so much in fashion. I think it's actually really cool, and it's helped me stand out and not be like all the other models.

吊诡的是,时尚界经常参考滑板文化,我认为这挺好的,而且滑板文化确实让我在云云模特儿中突围而出、与别不同。

Nathan Westling for Hypebae

服装除了让他在变性前,成为不一样的女模特之外,事实上亦让他能够以更加舒服的方法去表达自己的性(Sexuality)、更加舒服地活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这或许是服装的力量。

从她变成他,再见 Natalie

很多知名的模特儿一生只有一个名字、一个性别身分,而从漂亮的女模特儿变成另一个性别的 Nathan,在变性之前,一直受到焦虑和抑郁的折磨,直到服用荷尔蒙药物和进行性别重置手术之后,他才真正活起来,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注意性别二元、性别定型的原因,若服装分为男/女,每个人都要符合某种被放置的定型去活、不能跨越那条服装的线和行为的线,未能服从性别二元(Gender non-conforming)的人就会被忽略、压迫。

其实除了 Nathan,目前活跃于高级时装界的跨男模特还有 Finn Buchanan。 品牌 Céline 的创意总监由 Phoebe Philo 变成 Hedi Slimane 之后,品牌除了多了摇滚和黑白元素,2019 年的秋冬系列伸展台上出现了品牌首次采用的跨男模特,也就是 Finn 了。


图片|来源


图片|IG

Finn 现年16岁,原生性别为女,但他的性别认同为男,在13岁左右已经开始想被称为“他”。约一年前他开始模特儿生涯,一开始接的工作都是女装为主,一次为 Margiela 的时装秀担当开场模特后,Céline 就找上门了。Margiela 的时装秀主调为“性别模糊”,而 Céline 的则是纯男装,除了 Finn之后,其余都是清一色顺性别(cis)男模特儿。

跨性别(英语:Transgender)人士的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与他们的指定性别不同。“跨性别”是一个伞式术语 :除了包括性别认同与出生时的性别指定 相反的人(跨性别男性 、跨性别女性 ),它还可能包括不完全归属于传统上的男性或女性的人(比如是性别酷儿者/非常规性别者,双性别者、泛性别者 、流体性别者 、无性别者)。 —— 维基百科

Dazed 一篇文章形容 2019 是时装界重视跨性别可视性(trans visibility)的一年, Finn 的成功在前, Nathan 以全新姿态出现,相信亦会继续大紫大红,并继续鼓励年轻的“Gender bender ”不再看小自己。

或许“Natalie”长出喉核、胸部平坦和逐渐长出胡子的Nathan会看不习惯,但这也正正是他变性之举的勇敢之处,他彷佛将过往建立的支持者基础一扫而平,挑战者观看者对他原有的期望,也挑战业界的期望。Nathan或许不是高级时装界中首位跨性别男模特儿,但绝对是少数在以原生性别展开职业生涯后才变性的例子,这亦令他的处境和现身成了一个极具彩虹政治性的符号,就像告诉我们,他不只能做个中性女生,现在,他跨越了原生性别的界线,他想成为甚么,由他身体力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