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另一方不断质问:“没有任何亚洲国家通过同性婚姻,台湾凭什么当亚洲第一?”或许,就在同婚通过的关键时刻,台湾应该重新定位自己与国际的距离。


图片|上报提供(摄影:张家铭)

2020 大选前,台湾面临两项重大争议: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否扩大世代差异?在美国、中国两强争霸格局中,台湾若要兼顾“发大财”和“顾主权”该靠向何方?两项争议看似独立,前者关乎性别平权,后者关乎政治经济,但从跨国社会学研究观之,两者其实紧密相关,且同时影响台湾的未来走向。

另一方面,本周同性婚姻专法进入立法院会表决的决战时刻。反同婚的保守人士仍不断质问:“没有任何亚洲国家通过同性婚姻,台湾凭什么当亚洲第一?”上述争议或疑问,其实都肇因于过去数十年来,台湾社会多采用“地理定位”将自己锁在东亚的地缘政治格局,无法想像台湾这艘“民主的豪华游轮”如何航向世界。

相对的,我们采用跨国实证资料,指出台湾应根据国际“平权均富地图”重新定位自己。我们主张:台湾应利用同婚关键时刻,看清台湾“与美国、中国的距离”,并重新想像自己和国际盟友的关系。(推荐阅读:写在同婚前夕:在黑暗中,我不会把你放开

经济发展与婚姻平权高度相关

美国社会学者 Amy Adamczyk 于 2017 年出版的《关于同性恋的跨国民意:检验全球态度》专书指出:“经济发展”越好、国家采“民主政体”,以及“非基督教主宰的国家”,这三项国家层级的因素皆与“对同性恋的宽容度”呈现显着的正面相关。其中,经济发展(通常以 GDP 为指标)的解释度甚至高达百分之七十。

另外,笔者回顾过去二十年来对同性恋态度的民调研究也发现,一个国家对同性恋宽容度的增加不仅要具备“经济发展”良好的因素,且同时须兼顾“经济平等”,也就是缩小贫富差距。根据社会学家Ronald F. Inglehart的后物质主义理论(post-materialism),当国家越富裕、且经济越平等,人民之间越不会为了抢夺有限的资源而弱肉强食,排斥异己。因为大家都过着相对优渥富足的生活,越可能接受与自己不同的族群和文化,包括提升对移民和同志(性少数)的宽容度。

综合两项理论,我们使用国际通用的三项指标来帮台湾同学重新在“国际教室”里“编座位、找朋友”,也以经济指标来预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际进程。我们采用国际货币基金IMF所释出的最新资料(2017-8年),以净所得不均指标(net income Gini index)和经济发展(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之购买力平价,GDP per capital, PPPPC)拉出X、Y两轴线来标定世界各国的位置,并以圆圈的大小显示各国人口数量多寡。结果如下图所示。找找看,台湾在哪里?

 


图片|上报提供

跳脱中美争霸格局 勇敢与欧盟和东亚结盟

图中台湾以紫色圆圈标示。蓝圈代表亚洲国家,黄圈代表已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本图显示几个重大事实:

一、在这“平权均富地图”上,跟台湾接近的亚洲国家只有日本与南韩,台湾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甚至胜过日韩。台湾跟其他东南亚、南亚国家存在着相当大的距离。

当部分媒体不断鼓吹“中国梦”,其实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之购买力平价(16,682.42)远远比不上台湾(50,592.56)。中国也是图上贫富不均最恶劣国家的第四名(Gini = 0.51),台湾则处在经济相对平等的另一边(Gini = 0.345)。跟中国相比,美国和台湾的经济发展和经济不平等的程度反而较为接近。

二、在这“平权均富地图”上,台湾很明显处于左上象限,也就是高度经济发展、收入分配较均富的国家群中。该领先群包含了加拿大、纽西兰、澳洲,以及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如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等)。而这些国家,大多数皆已经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

相对的,其他经济发展较慢、社会不均较严重的国家,则大多尚未通过同婚立法(绿圈),包含多数的亚洲国家(蓝色圈标注)。至于乌拉圭、阿根廷、巴西、哥伦比亚和南非则是少数的例外。

三、换句话说,这张“平权均富地图”一方面验证了上述的两项理论,也就是经济发展越好、所得分配越平均的国家,越可能对同性恋展现宽容,越可能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另一方面,我们也惊讶地发现:台湾早就已经被同婚合法化国家“包围”、“簇拥”了。理论上,符合经济高度发展、民主政体、非基督教国家的“台湾,早就应该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了”,为什么还要还没有?

四、这张平权均富地图也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国际通过同婚国的发展轨迹,进行预测。图上与台湾紧邻的澳洲,最近刚于二○一七年通过同性婚姻,抢走了台湾在亚太地区第一的光环,但也可看出台湾与澳洲的相近程度。左上象限中稀有的绿圈包含瑞士和捷克,也如台湾一样积极地进行同婚立法与社会对话,很可能是下一波通过同婚的国家。

从同性婚姻 重新定位台湾

过去台湾社会把自我想像成局限在亚洲的一隅、太平洋的西边,甚至活在大中华民族的中国阴影之下,这些都是地缘政治和“地理定位”的思考局限。本文指出,若将台湾重新用平权、均富的价值来编排国际座位,跟左邻右舍比较一下就知道:台湾并不小!台湾也并不边缘!而是跻身在高度经济发展,贫富较为平均的领先国家之中。

台湾确实面临经济转型、贫富差距扩大、社会价值变迁快速等挑战。然而,要面对挑战,台湾应走出霸权的迷雾,不应活在中、美两国的大国阴影或虚幻投射之下,妄自菲薄,自我“唱衰”,“失败主义”弥漫。

台湾应看清自己在国际上的相对位置和邻近友邦是谁。我们应该和经济发展、贫富差距、量体相近与价值相符的国家(例如欧洲、纽澳、加拿大和日韩等国)发展更紧密的政经、文化交流,并且勇敢加入人权优等生的领先群,通过婚姻平权,肩负历史责任,乃至实现全面交织性的社会正义。同时,台湾可对地理上邻近的国家展现全球领袖之一的示范作用,积极分享自己经济与社会平权上的经验。

经济、主权、平权,决定台湾新未来

“平权均富地图”也让我们看到,原来“发大财”、“顾主权”和“婚姻平权”是紧密相连的一体多面。婚姻平权与经济发展、经济平等有高度相关。透过经济指标和其他二十多个同婚合法国的相互参照,我们也能找到台湾的新国际定位,摆脱大国阴霾,走出自己独立自主的新道路。

台湾同性婚姻立法的过程波折不断,经历社会抗争、连署、动员、游说,乃至立院攻防、大法官释宪、反同公投,到现在临门一脚,周五立法院院会即将正式表决。(推荐阅读:表决不能输!两万五千人站出来,让爱成为爱

这是台湾历史性的一刻!台湾不只要决定自己是否要成为“亚洲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用民主的立法程序展现与中国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与公民社会动能。同时,台湾还将决定自己是否要摆脱统战媒体唱衰经济与失败主义的洗脑靡音,勇敢地摆脱大中华国族主义的束缚,决定独立自主,走向经济更富强、分配更平均、人权更平等的国际社群之中,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之一。

婚姻平权的通过,将形塑了台湾的定位与未来!

※作者为美国 Rutgers University 社会工作所博士候选人/美国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社会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