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不再恐同日,我们想邀你读读这封信,由佛洛伊德写给一位害怕孩子是同志的母亲。他写:“同性恋是没什么好处,但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它不是恶习、更不是疾病。从古代到当代,许多伟大的人都是同性恋(柏拉图、米开朗基罗、达文西等)。而这是种强烈的不正义,让我们去迫害同性恋。如果妳不相信我,可以读读哈维洛克·艾利斯的书。”

明天是国际不再恐同日。1935 年,精神分析学者佛洛伊德,曾回信给一位怀疑儿子是同志的母亲。包括美国心理学会资料库平台(APA PsycNET)、维基文库均收录此信原稿。

虽然,佛洛伊德近百年前的观念,仍与现代有点差异。例如,根据 2018 年卫福部函释,任何性倾向的扭转治疗,都属于“禁止医疗行为”。不过,尽管部分用语与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他想传递的仍是,不论性倾向为何,都不影响到“个人”的行为与价值。

今天,我们还是可以从历史角度,来重新读读这封回信。

佛洛伊德:同志不是疾病,这位妈妈请不要担心


图片|来源

在这封被称为“1935 信件”(1935 letter)的手稿中,佛洛伊德写:

我从信中判断,您的孩子应该是一位同性恋。我讶异的是,您并没有用这个字眼描述你的孩子。我好奇,为什么不愿这样描述您的孩子?同性恋是没什么好处,但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它不是种恶习,也不是件降格的事,更不是一种疾病。我们认为,它是一种由发展而来的性的多样性。从古代到当代,都有许多伟大的人都是同性恋(柏拉图、米开朗基罗、达文西等)。这是一种很强烈的不正义,让我们去迫害同性恋、将其视为罪刑。如果您不相信我,可以去读读哈维洛克·艾利斯的书。

如果您是想要询问我能够帮忙,我猜测,您是希望我能破坏(abolish)同性恋,并且让孩子变成正常的异性恋。那么我的答案是,在通常状况下,我们不能够承诺做到这件事。在某些特定个案中,我们确实在同性恋者中发展出异性恋的倾向。但在绝大多数的个案中,这都是做不到的。这也牵涉到每个个体的情况与年龄都不同。这些疗法的结果难以预期。(延伸阅读:回应“前同志”郭大卫,美国矫治同性组织创办人道歉“治愈是假的”

精神分析能够为您儿子提供的,是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如果他不快乐、神经紧张、被冲突所撕裂、抑制了自己的社交生活,精神分析或许能提供他平静与和谐,不论他是同性恋,或者是变成异性恋。如果您下定决心,要让孩子来跟着我作治疗──尽管我认为您不会答应──他必须要过来维也纳。因为我最近没有打算离开这里。不管如何,都请让我知道您的答案。

佛洛伊德 

P.S.

我并不觉得您的手写信会很难阅读。也希望您不嫌弃我的字迹潦草、或英文文法难以入眼。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