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愿意为了他们勇敢一次、两次、好多次,这样或许就不会再失去任何人。”当反同势力不让性平教育进入校园,学生已经自主吹起性别平等的风,举办板中男裙周、台大男裙日,希望促成改变,共创性别友善的校园。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女学生的夏季制服,配的是裙装,而非裤装?男学生能不能也有机会选择,要穿着短裙或短裤呢?

5 月 13 日,台大政治系系学会举行“台大男裙日”,以“ Dress what you want! ”为号召,邀请大家穿上裙子共襄盛举,为了更平等的校园努力。

“近日,台中一名国中生遭受霸凌并意图跳楼轻生,可见,校园内针对多元性别气质的霸凌事件仍未消失,也显示我们的社会对于和自己‘不一样’的人仍保持着敌意和歧视,不愿意伸手拥抱与接纳。面对这样的现况,我们深感遗憾的同时,也希望能够促成改变,让大众可以更加尊重、包容每个独一无二的个体。”——台大政治系系学会学术部


图片|来源

日前,新北市板桥高中学生会配合校庆,从 05 月 06 日至 11 日,举办为期一星期的“男裙周”活动,提倡性别平等与尊重多元。在释出的宣传影片中,我们可以看见,不仅学生,连师长们也纷纷积极响应。

“穿着男裙只是一个表征,我们的目的是让性别议题真正发生在生活中,同学们可以利用这个活动勇敢做自己,以及实践你的友善和尊重。不管有没有穿裙子,只要你愿意,都能以不伤害他人为前提的不同形式表达对活动的支持或看法。最后,请同学不要强迫周遭的人或以讪笑的方式对待这场活动,而是要深刻思考其背后的意义。”——板中学生会


图片|来源

性平教育,刻不容缓

“大家好,我是板桥高中校长赖春锦,我们板桥高中在这次校庆举办‘板中男裙’活动,打破性别刻板,尊重气质差异。就和我们一起成裙结队吧!”

活动一出,引发热烈回响。然而,在 05 月 08 日,新北市议员林国春对此提出质疑,认为该活动并不恰当。“我们的家长觉得,让他的小孩穿裙子合适吗?”“如果是表演活动,大家笑一笑,三五分钟,没有问题。”接着,他甚至扬言,未来家长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不让孩子就读板中。

其实,从林国春的质询内容中,就能瞧出性别不平等的端倪。男学生穿裙子,为什么就要被当成笑料,拿来“笑一笑”?再者,穿裙子为什么“不合适”?由于林国春的发言引起大众反弹,他接着又在个人的脸书粉丝专页上,做出回应:“我们反同志,但我们尊重,各自有各自的立场,没有谁对谁错。”


图片|来源

台湾在性别平等的进程,从最受瞩目的同性婚姻合法化,到学校体制内的性平教育,走到足以让人安心的地方了吗?尽管即将迎来 05 月 24 日的同婚专法上路,台湾社会对同志族群的友善程度仍显不足。

从学前教育、国民义务教育、高中、大学的课程内容,不管是正式课程、潜在课程、运作课程铺天盖地传递一男一女、一父一母双亲家庭的唯一合法性,不只异性恋学生无法正确认识性别丰富的差异现实, LGBT 的学生也无法从学校获得正面的经验课程,因此两败俱伤,学校教育成为再制异性恋规范的工具。
——萧昭君,《性别向度与台湾社会》

如果校园里的性别平等教育,迟迟不见起色,性平教育失败的悲剧,将不断发生。追溯起实际案例,远至叶永鋕事件,近至男学生因为性别气质阴柔遭到霸凌,尽管相关事例持续上演,台湾社会仍然有一方势力固守传统的异性恋价值,坚决反对“同志教育”,成为推动性别平等教育的阻力。(同场加映:校园内没有性别教育,谁来接住“叶永鋕”们?

当学生成为风,社会也要随之起舞

“如果我们的同学能够因此被同理、尊重,我们愿意为了他们勇敢一次、两次、好多次,这样或许我们就不会再失去任何人。”——板中学生会

从板中男裙周到台大男裙日,都是由学生自主兴起的活动,这些学生们,或许比校方或体制,更早一步看见性别平等和性别友善的重要性,于是他们不再等,也不再是被动接收知识的受体,而是用自身的力量,起而行,尝试改善这个遍体鳞伤的社会。


图片|来源

“我们要打破传统的性别刻板印象,对于二元化的男女区隔有所挑战,让人人都能有机会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同时,学会尊重多元性别气质,让我们的校园可以成为一个温暖、包容的场域,也不会再有下一个叶永鋕。”——台大政治系系学会学术部

当一群学生开始在校园内吹起风,社会也该向前走,而非停滞不前。除了学校体制内的教育,社会教育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场域。

“别让谁去改变了你/你是你或是妳都行/会有人全心的爱你/玫瑰少年在我心里/绽放着鲜艳的传奇/我们都从来没忘记/你的控诉没有声音/却倾诉更多的真理/却唤醒无数的真心”——《玫瑰少年》,蔡依林

其实,穿不穿裙子,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努力创造一个充满尊重与友善的未来,让任何性别气质、性倾向、性别认同的所有人都可以活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