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到自己,并且实际发挥潜能到最大值?亚里斯多德说:“就算别人说太疯狂了, 你也要勇于说出并面对狂野的梦想与抱负。”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天赋,认清这份礼物,便是前进的原动力。

认清自己的才华,以及什么事会让自己快乐

一个人需要受孕、出生,得到滋养、保卫、安居、呵护、刺激与教育。如果她或他想充分发挥潜能,就必须先认清自己的才华,以及什么事会让自己快乐(亚里斯多德认为这是同一件事),然后透过专业训练加以实现。

海伦.凯勒(Helen Keller)实现了她杰出的潜能,成为替残疾者发声的斗士,她觉得自己发现了真正幸福的源头:“幸福不是透过满足自我欲望,而是透过忠于有意义的目的而实现。”但要是她的父母、医师,尤其是她的老师安妮.苏利文没有这么努力地帮助她,又聋又哑的海伦.凯勒就不可能让世人认可并支持她的智识、热情与活力。另一方面,要是没有潜能,再多的训练、意图和理性思考都不可能导致成功。也因此,最重要的就是必须找到每个人潜在的专长。只是很遗憾地,需要理性来发挥的潜能,绝对有可能完全不曾实现。(延伸阅读:做自己,让天赋自由

在《论动物的生成》(Generation of Animals)里,亚里斯多德试图解释,创造新生动物的原料是如何取得它的形式。他错误地以为质料是母亲体内的女性经血,再由男性精子赋予潜在的形式。他并不清楚男性和女性在基因遗传上扮演了等量齐观的角色。但这不是重点。亚里斯多德瞭解,所有的生物都处于持续改变和发展的过程,即使有些改变在受孕时就无可避免,但还是要花上数月或数年。

 图片|来源

亚里斯多德觉得新生动物在孕育之初就接受了形式(form) 或“符码”(code),但也发现其影响会延后出现。就人类动物来说,亚里斯多德认为,从受孕到长成身体完全成熟的男性,这其中的时间间距至少是三十年;在智性上,他认为男人要到四十九岁(亚里斯多德精确的程度令人好奇),获得许多经验、学到各种教训之后,才会完全实现潜能。

在伦理学、物理学、形上学、心理学和认知学各领域的作品里,亚里斯多德都采用了“潜能(dynamis)” 和“实际发挥这种潜能”(他用的词是“energeia”)这两个双生概念。

以你本身的状况来说, dynamis 就是你天生具备的一组特质和才华。如果你是成熟的成年人,只有你才能评估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而评估的基础是你个人的欲望和经验,或许再加上与坦诚的朋友或谘商者讨论。就算别人说太疯狂了, 你也要勇于说出并面对狂野的梦想与抱负,这一点非常重要——很少有人在临终时后悔努力追求梦想,但确实有很多人会后悔连试都没试。

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帮助年轻人认清自己的潜能并加以实现,而这或许是父母和教育、照护专业工作者的全职任务。有些潜能必然会实现,完全无法被阻挡;有些则需要适当的条件。人类必须置身于“合宜的状态”,容许外在环境及促成者提供支持、发挥作用,潜能才会得到配合而实现。如果幼儿没有得到喂养、抚抱、接触文字,他们就会营养不良、心理受创并变成文盲。(延伸阅读:唤醒90%大脑潜能的露西,真的只存在电影里吗?

我们现在知道,人类大脑的“理性”部分,亦即额叶皮质,要到二十几岁才会充分“兴奋起来”,这表示在年轻人成为法定成年人、结束正规教育之后好几年,我们还是必须持续地支持他们。换句话说,人类可以得到适当的培育和照顾,被容许实现所有潜在的能力,但也可能让潜能发展受挫或从未实现。

如果我们从亚里斯多德觉得最迷人的概念——智性潜能——来理解 dynamis,请记得,潜能实现与否,要看环境对不对。此外,每个人具有的潜能类型或多寡,不会一模一样。人类这个物种拥有某些共同的潜能,但亚里斯多德也认为,不同类别的人会有不同种类、不同程度的潜能。

举例来说,儿童还没有理性慎思的能力,但充分具备这样的潜能。我们可以确定,亚里斯多德坚信个别的人类也各有不同的潜能——在《论动物的生成》里,确实可以看到他试图分析,一个父亲究竟为胚胎贡献了多少,使得这个潜在人类和其他人类有着个别化的差异。是什么让亚里斯多德更像他的父亲尼各马科,胜过同样住在北希腊家乡斯塔基拉的其他父亲?他的潜能里,又有多少是单凭“物种”符码决定,使这个胚胎像其他胚胎一样长成人类,也就是 Homo sapiens (智人)?

你是否认出并实现了你的独特潜能?你是否渴望在这一生中做某件事,却从未得到支持,以发展某项才能或特质?你想成为画家、政治家或主厨吗?亚里斯多德一直到五十多岁才真正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你几乎可以确定还有时间!不过,无论是几岁,长远的思考都是关键。在亚里斯多德的观念里,幸福是指决定你想做什么、为什么想做,然后实施计画去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