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除了追求可爱,还要有女子力。会做饭,会打扫,会化妆,女子力竞赛场,每个人在场上永恒追逐。但是,那些不够有女子力的女孩,都去哪了?

框住所有人的“女子力”

若是认同“像个女人”的自己,并对此毫无疑义的人,不在此处讨论之列,但在这世上,其实还有许多人被这句话所捆绑。而近来以“像个女人”束缚住所有人的代表性词汇,就是时有所闻的“女子力”。

“女子力”风行的源起背景众说纷纭,而当前常被提起的“女子力”,主要还是在强调“作为女人,应该细心体贴、当然要认真规矩”这些要素。

“女子力”所隐含的概念很广,包括即使工作忙翻天,个人生活也要维持有条不紊(亲自下厨、随时打扫房间,过着规律生活),但最近,“女子力”的中心目标,却已变成了“如何才能获得男性的评价”。

例如,在职场上能细心地帮大家处理“日常琐事”,就会被称赞“女子力很高”,像是为疲惫的主管泡杯茶等等。

或者是懂得察言观色,依对方的喜好行动,时时记得送些小礼物,也都被归类于“女子力很高”的范畴。

“女子力”还强调要重视外表,不只是造型搭配等初级程度,更讲究是否“花心思仔细保养自己”。从肌肤保养、完整的妆容、发型,甚至到美甲,“作为女人,当然要注重穿着打扮”,就算工作再忙,也不会以此为偷懒的藉口,因为女性就是应该“把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延伸阅读:日本文化观察:为什么日本女人不管做什么都要“可爱”?

最让我疑惑的是,我从未听过“男子力”这样的说法。当然,男性当中也有许多人为了“必须像个男人”而痛苦,若从这个角度来看,男性或许也受到潜在的“男子力”所压迫。

另一方面,也有男性觉得自己的“女子力很高”,甚至还有人因为被这样形容,在女性眼中反倒变得更有魅力。

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不直接称赞这样的男性“细心体贴”,而要说“女子力很高”呢?毕竟,用来评价“女子力”高低的指标是“细心体贴”和“注意细节”,而这些能力原本和性别是毫无关连的。

一旦加上了“女子”,就变成了将女性框限在“女性=细心体贴”这项传统规范里的词汇。最后的“力”这个字,又为这个词语添加了“有意识地延伸出去”的要素,变成被用来比较的对象。

但即使是女性,也不见得都想做个“细心体贴”的人;此外,就如前言所提,有些人天生不懂得“察言观色”,就算想要细心体贴也做不到。

因此,“女子力”高的人,没有必要否定这些女性原本的资质及努力。

同样地,“女子力”低的人,可以接受别人认为自己“不够细心体贴”的观感,却不需要接受别人对自己“女子力低下”的评价。因为接受“女子力低下”这样的评价,就等于默认身为女性的自己是一个缺陷品。

“女子力”令人窒息的理由

在自觉“女子力低下”的女性中,有人很干脆地接受了这个结果(像我就是完全看开了),但也还有很多人就此认为自己是“失格女”,而使自我肯定感降低。

38页所列举的各种烦恼就是一例。只要看过这张表,就会明白这些烦恼都是因为女性想要拥有“完美女子力”、成为“完美女人”,却偏偏无力做到,于是对自己展开一连串批判所导致。


图片|来源

我时常思考所谓的“完美主义”,也曾着书分析。所谓的“完美主义”,基本上是一种过度逼迫自己,导致压力丛生的想法。

从生物学来看,每个人出生时都乘载着完全不同的遗传情报,肉体也需要休息,否则会难以长久支撑,因此不可能存在“完美”这件事。但是,“完美主义”却会让人产生“完美”确实存在的错觉,利用“负面思考”逼迫自己,无时无刻挑剔着“这里不够好”、“那里没做到”。

由此可知,“完美主义”=“针对自我的非现实慢性批判”,而且一定会降低自我肯定感。许多忧郁症患者的病因,往往都隐藏着完美主义的阴影。

此外,完美主义也同样会捆绑周遭的人。一旦对旁人也要求“完美”,就只会看到他们身上“不足的部分”,然后忍不住开始挑剔。

如今一想到“女子力”,就会像我在网路上所做的自我测试,变成一连串的“评价分数”。(延伸阅读:你不用够可爱,才值得被爱

我自始至终都认为,每个人都能有自己所认同的“女子力”,与外界的评价并不冲突。一旦用“女子力”这个“标准”框住女性,就会朝“必须更加提升女子力”的方向演变,从性格教育变成了分数竞争教育。

在此同时,与他人的关系也只会变成“我的女子力比她低”这样的优劣比较。

如果一直在“我这么不好”、“我实在糟糕”的思维下活着,是不可能培养出自我肯定感的。

事实上,“标准”与“自我肯定感”之间有密切的关连,只要还在用某种“标准”衡量自己的价值,就无法发自内心获得真正的自我肯定感。

觉得自己“缺乏女子力”的烦恼有哪些?

□ 不知道怎么微笑,总觉得没有自信,笑起来不自然,还很别扭。明明很憧憬纯真可爱的笑容……

□ 字写得很丑,每次要在谢卡或贺年卡上署名时都没有自信。

□ 虽然有心想多了解艺术或音乐等高品味的兴趣,但还是更喜欢漫画和上网。

□ 每天都很忙碌,房间里乱成一团!

□ 对做菜完全不在行,别说味道了,连装盘都缺乏美感,做角色便当更是不可能……

□ 对自己的用餐方式没有自信,只要和不熟的人吃饭,就会紧张得全身僵硬。

□ 很想成为时时保持笑容的人,但是每当伤心或疲惫时,脸色就会变得很糟糕。

□ 不知道怎么称赞别人。如果勉强自己,就会变得太刻意,马上被看穿。

□ 希望自己的用字遣词更得体,但总是会冒出“真的假的”这类的话;有时太过兴奋,说话语气也会变得“没大没小”, 事后想想都觉得难为情。

□ 没办法像别的女孩那样贴心地递出面纸给别人。事实上根本就不记得带手帕或面纸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