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五年来,我们夫妻在旅行时从没吵过架。但在“家”里,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充满着紧张和压力。我开始梦想“休婚”。我和先生拥有各自的家,但在情感上和机能上维持夫妻的关系。我们可以各自过着适合自己的生活,同时也关心对方的近况,在一起时真心的感到开心。

二○一七年九月三日 休婚前二十四天

“要卖要丢,随便妳。”先生边大喊边摘下结婚戒指后,夺门而出。他就这样把我跟四岁的儿子丢下,一点愧疚感都没有。没多久,我就收到先生的离婚声明了。第二天,我跟儿子吃过午餐后,就往我的娘家出发。从今天起,我安排行程时,过去事事都要征求先生同意的步骤,通通可以省略了。我没有直接回娘家,而是先绕到附近的海边,跟一位原本两个月后要结婚却突然被退婚的朋友见面。离婚女和退婚女的相见,实在异常悲哀。午后的四点,天空飘着雨,我跟朋友走在海滩上,边走边捡着贝壳。我们的话题从烧酒和啤酒混喝的黄金比例,转到了“婚姻的真相”。这不正是昨天被提离婚的我,刚好可以跟来不及结婚的朋友说的话吗?

“王子和公主结婚之后,从此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童话故事中就这样一句话快速且草率地结尾了,结婚之后的真实生活却只字未提。

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爸妈离婚了。但我的朋友们总是莫名其妙的称赞我,说我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单亲的孩子”。爸妈离婚后,我们三兄妹都跟爸爸一起住。因为少了妈妈的陪伴,从选择符合成绩的大学、科系、毕业后的去路、就业、离职、结婚等人生大大小小的事,完全都由我自己做决定。也因为这样,让我性格变得十分刚强,极少做出后悔的决定。我的大学教授是位知名的生态学者,他听完我的家庭背景和生活后,对我说:“是炫,妳经历千锤百炼后,变成一位明智的人了。”但我在社会中学到的经验,在婚姻生活里却毫无用处。婚姻的世界跟我所知道的世界根本完全不同,在社会上需要的“我”和在婚姻里需要的“我”,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延伸阅读:爱情不谈愧疚,婚姻也是

怀孕初期,我得了重感冒。孕妇不能吃药,我强忍着咳嗽,感觉内脏都快要被咳出来了。那时候,先生煮柠檬茶给我喝。我怀孕和生产的期间,先生负责煮饭,他担心我会饿肚子,每天下班后会做些鸡蛋卷、烤鱼、小菜等放在冰箱内以备不时之需。我生完孩子之后,先生足足一个月,每天都煮海带汤给我喝。孩子稍微有点小咳嗽时,会把洋葱对切放在床边,或是在蛋黄上滴上芝麻油,再加点蜂蜜喂孩子。这所有的一切,对我来说,是极为神奇的事。先生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和孩子,应该都是传承自婆婆。长久以来,一个人孤单生活的我,不太会如此照顾别人。但是没想到他的“稳重”、“照料”、“关怀”,日子久了之后,对我来说变成了“压迫”、“束缚”和“压抑”。

我在海滩上,一边帮朋友斟酒,一边愤怒地说:“老公总是跟我说:‘亲爱的,要买鞋子了’、‘亲爱的,维他命没了’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要一一提醒我呢?”他觉得连保健食品这种细节都要彼此注意到才是家人,才是爱。刚开始,我会特意配合去注意这些小事,但个性使然,我实在无法一一做到。于是先生就认为,我连身为“妻子”的本分都做不到,而我则认为自己需要什么,应该自己最清楚,无法理解为什么还要另外一个人一一提醒。

先生摘下结婚戒指的那天,他吼叫着电灯如何又如何,其实只是表面原因。真实的原因并不是这样。先生一连好几天都是自己烫衬衫,感觉没有被好好照顾到,才随便找藉口来吵架。我即使知道,也不想去理睬。虽然说要离婚,但后来先生说还得考虑到孩子,文件就先放着,但分开住。当时,或许是因为自尊心的关系,也或许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提案,我马上就同意了,这是我们最后的对话。


图片|来源

过去五年来,我们夫妻在旅行时从没吵过架。但在“家”里,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充满着紧张和压力。一起待在家里时,我们彼此折磨,连胃都痛了。在同一个空间内,就是浑身不自在。我常觉得不如没有家,在外头过着野营的生活说不定会更好。因为我们只要走出家门,关系就会变好。对于我来说,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结婚这个制度,赋予我“妻子”这个角色,同时还得交给我那么多的事。

我要穿的衣服,我会自己清洗整理。同理,先生要穿的衬衫,应该是他自己要烫吧?要是我烫了衣服,也是出自于“关怀”,并不是“义务”。我外出教课时,自然也不会期待他先帮我擦亮鞋子,或是把衣服送去干洗吧!彼此的角色必须是公平的。于是我得出了一个简单结论,就是现在结婚的制度并不适合我。(也推荐你:结婚,好不好? 宅女小红现身说法!

我开始梦想“休婚”。我和先生拥有各自的家,但在情感上和机能上维持夫妻的关系。我们可以各自过着适合自己的生活,同时也关心对方的近况,在一起时真心的感到开心,良好的夫妻关系是家庭的根基。孩子可以随心所欲地今天去妈妈家住,明天住爸爸家,后天也可以三个人一起生活,这样的选择不是很有趣吗?孩子可以说“今天我想去住妈妈家”这样的话。

“这个周末是我们三人一起住的日子。”这样的约定也能成为平日生活的激励,就像期待周末去“郊游”那样。当然这些想法,我无法说出口。即使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来,也一定会被说:“妳真的是比起家人,更爱自己的自私女人啊!”如果想让夫妻间有着更多好的互动,我的方法会是“先分开再在一起”。但对先生来说,他的方法是“在一起,甚至比平常更常在一起”。我跟先生之间如果没有婚姻的框架,没有“妻子”这个头衔的话,那该有多好。


图片|来源

十天之后,我从娘家回来了,但我跟先生依然争执不断。隔天,我在图书馆查阅有关结婚、卒婚、女性的人生等书籍,不知不觉就晚上六点了。回家时,我正打算去便利商店买些饮料、啤酒,天空突然下起了雷阵雨。我完全不知道,雨下了多久?因为等我回过神来,才惊觉雨早已停了,而我还呆呆地站着等。抬头一看,天空不可思议地出现了大彩虹。我就像个孩子似地,边走边频频抬头看,忽然间远远地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我的先生。我们就像分手隔天在公司碰面的办公室情侣般,距离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尴尬。终于,先生来到了我的面前,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指着彩虹说:“你有看到彩虹吗?”先生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露出了只有我才看得出来的淡淡笑容。

我的直觉告诉我,十天的离婚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