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开发商 Riot 一名女员工受访表示,曾看到同事在 Email 里议论她“是一个很好睡的目标”累积种种职场性骚扰、歧视和不平等,Riot 惨遭百位员工罢工。当职场“兄弟文化”猖獗,我们还能采取哪些行动?

知名电玩游戏《英雄联盟》开发商 Riot 因为长久以来的“兄弟文化”,正在面对严峻的考验。

在 7 日,有高达 150 名员工于美国加州洛杉矶 Riot 总部前集体罢工,导火线为不满高层强迫两位遭到性骚扰的女员工在已经提出诉讼的情况下,转为私人仲裁。除此之外,员工表示 Riot 在去年夏天被关注游戏产业的网路媒体 Kotaku 揭露性骚扰与兄弟文化后,至今超过八个月仍不见公司落实其对于改善性别文化的承诺。


图片|来源

Riot 性骚扰罢工事件始末

2018 年 8 月,外媒 Kotaku 访问了28 名曾在 Riot 工作的员工,长篇报导揭露公司内部潜藏的性别歧视与兄弟文化,引起热烈舆论。

Riot 因《英雄联盟》成为游戏科技业龙头,拥有员工高达 2500 人,男性员工占 80 %。在这样的环境下延伸出的兄弟文化的事件繁多,包括对女性求职者重重刁难、高层骚扰行为等。Riot 被迫做出内部文化改革,并向员工、求职者、合作夥伴表达最深的歉意,承诺会让 Riot 成为一个引以为傲的地方。

在 Kotaku 的访问中,受访者们不约而同透露了 Riot 的“兄弟文化”如何滋生了性别歧视与不平等的温床。其中面临到的窘境如:许多员工(无论男女)都曾收到高层擅自传来的男性生殖器照片,或者,在面试时因为自己是女性,而需要忍受多次高压质疑自己不是一名游戏玩家。

一位受访者表示,她曾经多次在会议因为外表被高层主管揶揄,类似的对话如:“你长这么可爱,在 Riot 工作一定很辛苦吧。”暗示她是因为长相才能有此职位。更有受访者在职时,实际做了测试,发现同一个想法由女性员工在会议提出时马上被打压,反之,由男性员工提出却获得掌声。这种现象多数出现在男性员工比例高的产业,如科技、游戏、工业等。

同年 12 月,Riot 大动作对营运长 Gelb 做出惩处,因为多次言语及肢体对男性员工性骚扰:触碰男性员工的下体或屁股,以及在下属脸上放屁等行为,而遭到惩处停薪停职两个月。对此一举动,员工认为并没有真正解决文化问题,有在职员工投书 Kotaku:“这对公司来说只是‘打手心’一下而已。”

超过整整八个月,Riot 员工未见公司作出任何行动来达成承诺,于是在今年 5 月,于总部前发起罢工,参与人数高达 150 人。此次罢工导火线为公司规避法律正当程序,强迫两位起诉性骚扰事件的女员工改为私人仲裁,剥夺员工应有的性别平等权。

截至目前最新消息是,Riot 以 13 项改正方针回应,强调将落实 D&I 相关策略,承诺根除兄弟文化与不平等待遇。发起罢工的 Monahan 表示如果在期限内针对强制中才没有改善,将重启罢工,并采去进一步行动。(延伸阅读:D&I 策略间|彭斯守则,排除女性参与,是避免性骚扰的最好作法吗?


图片|来源

兄弟文化,怎么了?

“兄弟文化(bro culture)”原先指的是在男性之间在相处时,除了正常的对谈,夹杂了酗酒、性别歧视、性骚扰、性侵等语言或行为。可以想像的情节像是,职场上两个人为了搏感情、套交道,透过黄色内容与行为来建立关系,并且引以为傲。

兄弟文化源自于男性掌权,但今日它不只是一个女性议题,同时也反映了男性面临待宰的处境。若想要融入兄弟文化,就必须熬夜加班、应酬喝酒,或谈论自己并不想谈论的话题,对于需要兼顾家庭与个人生活的人,他就必须牺牲自己的职涯,再也没有被看见的“情谊”。

Riot 的性丑闻事件并不是个例,随着世界各地对于反性骚扰的意识觉醒,#MeToo 风潮持续延烧各大科技产业。去年 11 月,Google 就曾因高层包庇“Android 之父”对女员工性骚扰事件,爆发全球大罢工。当时 Google 员工喊出的宣言为:We need transparency, accountability and structural change(我们需要透明的、当责的且结构性的改变。)

当兄弟文化不仅仅存在于同事之间,而是根深在职场结构及公司高层时,就像面临一层层无法击破的玻璃天花板。Riot 的受访员工陈述,在她察觉公司内部文化缺失,向人资相关部门提出时,反而在数个月后遭到遣职。值得我们正视的是,到底我们的环境在哪一个环节出了错,才滋养了这样的文化横行?而此时面对一桩又一桩性别的怒火,除了诉求法律外,我们如何巧妙、细微的进击?(延伸阅读:D&I 策略间|如何达到职场性别平等?企业可立即执行的五条 D&I 策略

改变行为,才能改变结构

当一场罢工事件爆发,我们更想知道的是,如何成为改变的力量。个人在面对结构问题时,并不是无能为力,透过内部第三方单位、法律保障,我们能进一步捍卫自己的权益。过去我们在面对职场性别不平等时,选择噤声,但从历史事件的脉络可以知道,与结构交手便是松动旧有体制的第一步。

在台湾,如果你也曾面对兄弟文化,或在职场遭遇性别不平等的待遇,第一时间可以向公司人力资源或相关部门求助。求助无门时,也有法律途径可以申诉及申请赔偿,来保障自己的性别权力。然而,法律之外,无论是当事人、雇主、亲友,我们还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以细微的改变,创造更友善的工作环境。以下分享三个行动:

1. 跟办公室放的酒 say goodbye

当下班时喝一杯、谈生意要配酒的现象成为常态,不喜欢或不太能喝酒的人,为了融入都逼不得已喝上一杯。在工作场合说醉话,对性别、种族等内容也较不安全。当工作和酒精分离,可以给整个场域更多自由与尊重,建立起更真实的信任。

2. 更健康的“散步会议” 不再喝酒应酬

近年国内外开始流行起“散步会议”,方式是和开会对象选一个舒服的路线,一边散步一边讨论事情。如此一来,不仅能避免熬夜应酬就要喝酒的可能性,也能够一边活动久坐办公室的身体,是健康又有效率的选择!

3. 举办更多性别友善的活动

当公司在发想活动时,无论对内或对外,以“性别友善”为锚,“多元兼容”为准则来设计,不仅仅是让参与设计的夥伴有舒服的工作空间,发展员工的潜能,同时也能建立与社会更多元的对话。

在各大科技龙头回应 #MeToo 行动时,我们确实看见改变正在慢慢发酵。去年年底,Google、Facebook、eBay、Airbnb 都开始针对内部性别法条作出修正,为能提供员工更舒适、平等的权利保障。其中,修改的规定也包括此次 Riot 备受争议的“强制仲裁”,在面对性别歧视或骚扰时员工能够有更适当的权力伸张途径。

所有针对兄弟文化而来的诉求,背后更深层的是,期待不再需要用有色的、性别歧视的言语才能成为文化中有趣、有创意的人;不再需要用骚扰、令人不舒服的行为,来引起他人注意。“多元共融”归根究底便是,我们每一个人保有原本的质地,同时也看见他人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