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韩社会,无人不知《82 年生的金智英》。当爆出胜利事件时,此书再次成为大家的讨论焦点。早前韩国男演员孔刘更确认将会出演电影版。让我们来回忆这本书说的是什么样的“韩女日常”。

在南韩社会,无人不晓这本名为《82 年生的金智英》的小说。《82 年生的金智英》甫推出后即创下50万本的销售量,成为去年最畅销的书籍之一。媒体爆出胜利事件后,这本小说再一次成为大家的讨论焦点。早前男神孔刘更确认将会出演电影版《82 年生的金智英》,大家不容错过这本小说。(同场加映:【性别观察】BIGBANG 胜利事件:“老司机群组”与被纵容的强暴文化

当世上读书的人愈来愈少,为何这本薄薄的小说可以大卖,并且成为大众讨论话题的焦点?


图片|来源

单从小说的封套来看,不少人都会以为《82 年生的金智英》是一本温馨的小说。然而,这本小说却是藉着女主角金智英的故事,诉说出南韩种种性别不平等的普遍现象。

作者赵南柱之所以选择以“金智英”作为女主角的名字,皆因“金智英”是8、90年代南韩最普遍的女生名字,就如香港的“嘉欣”一样。作者藉着如此普通的名字,想要说出这个时代几乎所有南韩女生都经历过女主角的命运。

活在重男轻女的家

南韩是出了名的父权国家,重男轻女、公开的性别歧视、甚或性侵都是公开的秘密。金智英与不少女生一样,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母亲一连生下两个女婴,让长辈以及丈夫极度失望。其后她的母亲再度怀孕,经照声波一照,发现又是怀上女婴。就是因为不是一位男孩,这个婴儿就被他们放弃了。

她的母亲在堕胎后非常自责(不是因为坠胎,而是因为怀不上男孩子而自责),亦常常发恶梦,但为了生活,她仍咬紧牙关生活下去。几年之后,她终于怀上了男婴。这个迟来的男丁想当然就成为了家中的宝贝。金智英与姊姊不单自小就要对他百般迁就,而且更要肩负起不少家务责任。相反,弟弟与父亲回到家后只需安心休息,奶奶更是下令不让弟弟做家事。

被性骚扰都是因为自己不够检点

国中时期,金智英补完习坐车回家,结果遭到一位自称跟她报读同一班补习班的男同学骚扰及跟踪。她非常害怕,在公车上紧急借了一位小姐的手机,传讯给爸爸叫他来公车站接她,到站之后智英没看见爸爸,那位男同学却跟着一起下了车。幸好,同车那位小姐突然出现,却拯救了智英。当时那位男生骂了一声:“两个臭婊子!”之后跑走。经历了如此可怕的事,不单得不到父亲的慰问,甚至被父亲训斥:“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补习、为什么要跟陌生人说话、为什么裙子那么短!”

“女生不用太优秀,贤淑即可。”

金智英不单在家里承受重男轻女的不公,学校里的校规亦明显对女生比较严谨,对男生则为宽松。校方本应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视每个学生都是来学习的个体,而不是以“性别”作为单位,藉以衡量他们的行为。可是事实却是无论学校抑或是企业,都认为女生不应太优秀,行为举止恰当得体,像个贤淑的女生即可。

女孩子太聪明,公司也会觉得有压力,像现在也是,妳看,妳知道自己给人多大压力吗?

而这种既有观念同时亦反映在就业市场上。金智英大学毕业那年,也就是二○○五年,在一个求职资讯网站上针对韩国百大企业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女性录取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九点六;然而,光是这样的数值在当时就已经表示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升。同年,该网站又针对韩国五十大企业的人资部门主管进行了问卷调查,题目是“如果面试者的资质相同,请问会选择男性面试者还是女性面试者?”结果选择男性的回答占百分之四十四,选择女性的回答则是零。

她本人亦因为是位女生,就算工作积极投入,工作表现比同一时候进入职场的男生优秀,但当上司挑选核心成员时,亦直接将她排除在外。他们认为女生到差不多30岁时,就会因为结婚生子而离开公司,当初投放的培训成本亦会因此而毁于一旦。

不少人都会认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然而现代女生不一定结婚生子吧。再者,夫妻双方理应共同照顾家庭及小孩,不应理所当然就把女性放置在照顾者的角色上。另外,不少女性都可以好好地兼顾家庭与事业(当然亦衍生出现代女性要肩负上双重身份的社会问题)。因此,在女性投身职场便认为“她们定必会离开,功绩就最后一定不如男性”的想法,其实就是对女性的歧视。

妻子与母亲的责任

即使在结了婚之后,她的人生亦不好过:婆家对于“好媳妇”的期待,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单要帮忙张罗大小事,还要应付亲戚对于生子规划的提问。生了小孩后,好不容易终于抽出时间来,带着小孩外出喝一杯 45 元的咖啡,亦被旁边的男性上班族嘲笑是位“妈虫”(意指拿着老公赚的钱悠闲度日,连虫都不如的女性)。(延伸阅读:家庭主妇心声:家是工作场所,不是放松的地方


图片|来源

不少南韩女子对《82 年生的金智英》都有深刻的共鸣感,然而这本书同时引来极多反对者。

韩国 K-POP 女子组合“Red Velvet”人气成员 Irene 在节目透露自己在读《82 年生的金智英》之后,即引来不少男性粉丝不满。有些男生在她的个人社交网络平台上,留下中伤她的恶意评语,另外更有男生在网上上载焚烧疑似 Irene 的照片。

其实如果事实不如书中所描述的糟糕,又何必如此反感与恐惧?以恫吓来使人噤声,其实就是独裁者在做的事,即使最后真的成功,亦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与敬佩。因此,与其继续用这种手法维持表面的和平,不如做好自己,然后以理服人吧。(延伸阅读:《82 年生的金智英》:韩国去年最畅销的架空小说,也是我们的真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