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在谈如何实践梦想,但跨出第一步实践后,我们该如何持续在他人的酸言酸语下,持续保有“希望”?

开始实践梦想以前,我在学习面对恐惧;开始实践梦想以后,我在学习面对盼望。

你有过为了梦想奋不顾身的经验吗?大多时候,年轻的我们会看好多热血电影、小说、漫画,因为这些故事总是不断激励我们要勇于跨出舒适圈,去实践我们心中的梦想。年轻时,我们遇到的挑战往往是恐惧,害怕失败,害怕未知与陌生的不安全感,于是总需要多一股力量推我们跨出第一步。(推荐阅读:一场跨国演讲的震撼教育:没有搭配行动的梦想,称不上梦想

但是,跨出第一步实践以后又会遇到什么困难呢?我想,其中一个艰钜的挑战便是要学习如何面对希望。

当我们开始走上自己选择的路,残忍的是──我们好像失去了逃跑、抱怨的权利。毕竟是自己选择的路,走得不顺、走得颠簸,也就是自己的责任,再也无法任性地说──做这些事情又不是我乐意的。但是,那些不顺遂、颠簸却也是事实。

我曾经在前两年看见创业圈里的一位很坚持、勇敢的朋友,在一次分享中说起这样一段故事。

“其实创业过程中有好几次,我骑机车回家的时候,我开始假想若是我骑得再快一点、再猛一点,然后,可能就会不小心发生一起车祸,而我或许就会这样走了。那这样的话,我就是‘非自愿’地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吧。”我听着她的分享,心中一酸,因为同样的想法我也曾经有过。

走了一条自己选择的路,我们不想面对别人酸言酸语说“早就告诉你不该这样了吧”,我们也希望打造出自己理想的生活与世界,于是,好多小小的盼望便在生活的每一刻、每一处冒了出来。这些盼望源自于内在最深层的动机,是热情、使命之所在,因此,这些盼望对于我们自身来说,也特别有影响力。


图片|来源

有盼望的人生理当是好的,每天被梦想叫醒的人生,是多么值得期待呀。但是真实的情境常常是,我们被梦想叫醒了,却在失望中入睡了。更糟的是,我们常常没有真的睡着,睡梦中,依旧是我们担忧着我们会做不到自己期盼的目标。

该怎么办呢?前几天,我遇到年过花甲的 F,他告诉我──要对人生有盼望,但也不执着于盼望。我说我实在不懂要怎么拥有却不执着,F 便说了一个例子解释给我听。

“假使我现在骂你,你会感觉到莫名且愤怒,对吗?”他问。

“是呀。”我答。

“你离开我的办公室以后,回到家中,你可能还是会再次回忆起我骂你的这段话,于是你又再继续感受到愤怒。但是我已经不在那个现场了,是你自己选择把‘我的怒骂’带了回家。”他说。

“嗯⋯⋯。”我开始有些懂了,但又有新的疑惑冒出来,“那我要怎么不感到愤怒呢?”

“练习把你自己的精神状态与外在世界切割开来。是的,你听到我骂你了,你有了情绪反应。就像是膝跳反应一样,我们其实会有一些感觉不受控制的情绪自动回馈外在世界。但是,你可以试着透过练习,内观正在愤怒的自己,你可以选择要带着这样的愤怒度过多少时刻。愤怒是如此,失望亦如此。你可以拥有对人生的盼望,但你可以选择在世事不如己意时,把那些情绪来源变成一件件外在于自己的事物,‘选择’你要执着地带着那些负面情绪走多远。”他慢慢说道。(延伸阅读:专访苏绚慧 X 张西:每个人都有伤口,偶尔不爱自己很正常

“此外,你为什么会担心做不到那些目标?”他追问。

“因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活成我想要的样子。我对自己有期待,也就希望可以完成这些目标。”我回答。

“你对自己的期待与目标又各自是什么呢?”他温和地笑了笑,把问题留给我自己思考。

“我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温暖的人,永远保有对人的好奇心与同理心,永远不放弃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决定,带给世界好一点点的影响。”我想了一下自我期待以后,我突然恍然大悟了一件事情──我往往会因为工作上的失败而觉得自己没有达成目标,但我其实不需要失望,因为我就算在某些目标上失败了,我也一如我对自己的期许般,继续坚持着用我认为理想的方式面对世界与人生的种种挑战。

像是《半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的情境一般,那天,我带走了两个深刻的学习──

一是,人生的每一秒钟其实都是可以分开来的,我可以在每一秒钟都去选择我要不要继续带着我从世界中接受的“回馈”、心中设定的“目标”、产生我的“情绪”与“思考”;

二是,我们的人生,并不是由梦想目标所组成,而是用我们如何面对生活的每一个时刻而组成。大多时候,我真正的担心其实是我并没有把自己的人生活成“理想的样子”,但其实,就算我没有达到我心中盼望的目标,在这条逐梦的路上,只要我活得清醒,我就是活成了自己选择的样子了。简单说,当我们把对人生的期待设定成“生活的方式”,而不是“生活的结果”,我们终究是不会因为外界的回馈不如己意而辜负自己了。

当然实践梦想的路上,“面对盼望”不是唯一的挑战,但却是我们终其一生,必须得不断实践的一项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