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初,9 度入选《时代杂志》百大人物的欧普拉,回顾争取同工同酬的辛酸史。她说,曾有主管只愿给她加薪、却不给她同样努力的女制作人奖赏,并说“她们只是女孩而已。”于是欧普拉做了个深呼吸,对主管说:“要嘛你替她们加薪、要嘛我就坐在这里,不主持了!”

在全球一片 #metoo 的反性侵性骚扰运动外,近来有另一种争取尊重女性、重视女性贡献的声音也在悄悄沸腾。5 月初,9 度入选《时代杂志》百大影响人物的美国脱口秀名人欧普拉回顾她争取同工同酬的辛酸史。美国女足代表队更以性别歧视将足球联盟告上法庭,藉由司法途径解决女性在体坛长期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媒体女王”欧普拉(Oprah Winfrey)出身清寒,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天分成为美国史上酬劳最高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荣登 20 世纪最富有的非裔美国人,也是美国知名的慈善家。5月初,好莱坞记者协会把史上第一座“赋权奖”(Empowerment Award)颁给欧普拉。


来源|欧普拉 IG

她在得奖致词时提到,她以前在巴尔的摩一家新闻机构工作时,公司高层拒绝给她和相同职位男性一样的薪资。

“我的新闻主任和总经理告诉我,因为我是没有房贷、没有孩子的单身女性,所以虽然我做的工作和我隔壁座位的男同事一样,但我没有资格领取同样的工资”,欧普拉致词时,情绪激昂地说。“他们不知道我的价值,但我知道我的价值。”

欧普拉也在致词时提到,1980 年代她在芝加哥主持《欧普拉脱口秀》时,虽然老板帮她加薪,但她的女性制作人们却没有得到相同待遇。

“我提到我的制作人们,很巧合地,她们清一色都是女性。我要求也要给她们加薪”,欧普拉说。但制作公司的男性长官劈头就拒绝她的提议,脱口说:“她们只是女孩(girls)而已。她们要那些钱做什么?”。

回忆这段经验,欧普拉在致词时语重深长的对现场的来宾们说,“你知道吗,我们需要经过学习才知道如何为自己发声,但一旦你有能力为自己发声,你最好善加运用它。”于是,在 1986 年的那个当下,欧普拉做了个深呼吸,对主管说:“要嘛你替她们加薪、要嘛我就坐在这里,不主持了!”(延伸阅读:欧普拉: 12 岁开始,我就知道我的演讲该收费


图片|来源

金牌女足队站出来争取同工同酬

男女不同酬不只发生在演艺圈,体坛的女性运动员也长期遭遇不公平待遇。就在劳动节前一周,破记录拿下 3 届世界杯冠军、4 面奥运金牌的美国女足国家代表队,全员 28 人向法院提出性别歧视官司,控告美国足球联盟,展开同工同酬的另一场长期抗战。

这些女球员不只是抗议酬劳,还包括比赛场地、出国比赛的交通、医疗待遇,甚至连她们的教练人选和训练方式,都存在“制度上的性别歧视”。为了更健全的足坛环境,她们决定为自己和球队发声,争取她们应得的待遇。

运动界的男女不同酬,当然不只是足坛的问题。所有项目的女运动员都深受其害,而且已经有很多重量级人物挺身而出。其中以女子职业网球的抗争历史最悠久、成果最丰硕,代表人物首推传奇女将比莉珍金(Billie Jean King)。1970 年比莉珍在义大利一场网球赛夺得女单冠军,她只获得 600 美元奖金,但男网优胜奖金却是 3500 美元。比莉珍向主办单位提出正式抗议。

比莉珍说:“每个人都认为,当我们女人分到蛋糕屑时应该狂喜,但我希望女人得到蛋糕、淋上糖霜,上面还要有樱桃。”

网球名将大小威廉丝姊妹也争取同酬不遗余力

澳网公开赛在 2001 年同意,男女优胜者将获得同额奖金。另外美国网球名将威廉丝姐妹、大小威廉丝(Venus Williams & Serena Williams)也在争取男女同酬上不遗余力。

大威廉丝 2005 年拿下温网冠军的前一晚,她向主办单位争取同酬失败。2006 年,她投书《伦敦时报》,标题是“温布顿给我的讯息:我只是二流冠军”。但一年之后,她的努力奏效了,2007 年大威廉丝再度拿下冠军,终于获得 140 万美元奖金,和男单冠军费德勒(Roger Federer)金额相同。


来源|《伦敦时报》官方网站

但当今网坛世界球王乔科维奇(Novak Djokovic)的一番话,让争取平权的女运动员难免气馁。“统计指出男子网球比赛时,我们吸引较多观众入场”,他在 2016 年说。“我认为这或许是为什么我们应该获得更多奖金的原因之一。”

经常和乔科维奇同场较劲、6 届温网冠军得主的英国网球明星莫瑞(Andy Murray)不讳言和网坛同侪不同调。他不但公开力挺比莉珍金的平权行动,甚至不顾反对聘请 2005 年温网女冠军莫里丝茉(Amelie Mauresmo)担任教练。他的法国女教练不但协助他拿下第一座红土冠军,两人的关系更为男性支持平权树立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