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他喜欢我,只是他很矛盾。我在这样的矛盾里,感受不到他说的“喜欢”,接着我开始觉得对啊,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自己。亲爱的,妳知道吗,无论是赞美还是批评,我们都有权力选择要不要留在自己身上。


来源|IG @ayrichang

“他朋友说,那时候他还是喜欢我的,只是他很矛盾。我知道他很矛盾,可是在他的矛盾里,我感觉不到他对我的喜欢,我只觉得很痛,所以我只能离开,不然会一直都很痛,会痛到不能呼吸。”

“他说了什么吗?”小古医生温柔地问。

幸子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说不出口,接着声音逐渐变得哽咽:“可是我觉得他说对了,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我。我以前明明不在乎的,有没有人喜欢什么样子的我,我根本就不在乎,可是⋯⋯可是他说对了。”

“妳把他对妳的评价,当成妳对自己的评价了。”小古医生轻轻叹了一口气。幸子抬起头看向小古医生。“为什么妳会这么相信他的评价呢?”小古医生问。幸子没有说话。“他赞美过妳吗?”小古医生又问。幸子点点头。“那妳的感觉是什么呢?”

“我很高兴。”幸子说。她想起第一次遇见傅里时,她胆怯地跑出教室,就怕会因为不被肯定而尴尬,没想到傅里追上来问她,学妹,妳有没有兴趣帮我们设计海报,我好喜欢妳的风格呀。傅里的笑容好单纯,单纯地像是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们每个人都有被肯定的需求。”小古医生看着幸子:“被赞美感到快乐是正常的。就像,被批评的时候感到不舒服,也是正常的。”她希望幸子也能看着自己:“只是,子安,妳知道吗,无论是赞美还是批评,我们都有权力选择要不要留在自己身上。

并不是所有的赞美都要照单全收,也不是所有的批评都没有意义。”幸子的眼睛只是盯着桌子上的水杯。小古医生缓了缓口气后,慢慢地说道:“所以,妳留下了他的赞美,不一定就要留下他说过的每一句话。虽然,要撕掉他在你身上黏着的评价,很困难也很痛苦。但我仍希望妳知道,妳拥有把它撕掉的权力。”

幸子这才抬起头看向小古医生。(推荐阅读:张西专文|致大人:别让自己失去哭泣的能力

“如果我们忘了自己其实拥有这些赞美或批评的去留的选择权,我们就只能不断地以他人的眼光来评价自己,而为了让自己不要有被批评的受伤感,我们会因此陷入依赖着他人眼光而活的恶性循环。”

小古医生补充说道:“这就是布偶症的根本原因。不单就只是在乎别人的眼光而已。”幸子认真地看着小古医生,小古医生趁势问道:“妳刚刚说的杨思之,是谁呀?”

“是我的室友。”说起杨思的时候,幸子有些内疚。

“妳伤害她了吗?”小古医生看出了幸子的内疚。

“我觉得她总是在讨好别人。”幸子只是这么说。

“她讨好别人,对妳而言是重要的事吗?”小古医生问。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妳会在意,是因为妳们是很要好的朋友,还是因为其他?”小古医生认真地看着幸子:“让我们忘记自己拥有选择权的原因往往是这两个,自卑感,或是自尊心。”幸子再次陷入沉默。她想起自己曾经也就只是看不惯而已,但不会做出刻意伤害的事情。她们算是好朋友吗,幸子困惑地皱起眉头。

“子安,妳喜欢自己吗?”小古医生柔声地问。

幸子抬起头看向小古医生:“什么意思?”她只想到杨思之说的,我也讨厌我自己。(推荐阅读:为什么你说喜欢我,却无法喜欢我的身体

“妳得先试着喜欢自己,我的意思是,试着面对妳的自卑。这个自卑也许是来自妳曾经很在乎的人,或是其他。”小古医生优雅地耸了耸肩:“又或是天生的。但是千万不要觉得是天生的,所有妳所感知到的世界,都是妳以自己的个性和脾气,想像、建构出来的。包括妳的自卑。”

是吗,幸子呐呐地盯着小古医生,努力地消化她说的话。

“我很高兴妳试着信任我。”小古医生说,接着她站起身,拍了拍幸子的肩膀,示意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幸子也站起身,她从侧面看向小古医生,那个从容不迫的笑容仍扬着那么完美的弧度。

“想像未来、缅怀过去,都是人之常情,但是只有透过活在‘现在’,我们才能替自己创造更多的真实。”

小古医生将幸子送到门口,她不确定幸子听不听得懂。

在关上门之前,小古医生又说了一句:“喔对了,记得,不被爱,不代表不值得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