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开始在意他人的眼光大于自己的想法,就是布偶症最初的症状。”张西首部小说《二常公园》,当人开始依照他人的标准而活,就很难看见自己最初是什么模样了。


来源|IG @ayrichang

小古医生将手收回:“不好意思这么冒昧,我会慢慢跟妳解释的。”幸子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盯着小古医生看。

“妳的玫瑰几乎没有了。”小古医生说,语气有点伤心。幸子有一股莫名的感觉,小古医生和她的形象好不一样,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可以跟我解释了吗?”幸子的语气冷漠而不耐。

“妳开始有布偶症了。”小古医生说:“可是很难得,妳已经二十一岁了。”

“什么意思?”

“二十一岁才开始有布偶症,很难得。”小古医生继续说:“一般人大概在十多岁就会开始有了”

“什么是布偶症?”

“当一个人开始在意他人的眼光大于自己的想法,就是布偶症最初的症状。”(延伸阅读:写给自己的一封出走信:这一辈子,不要为了他人眼光妥协

我们假设一个前提,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可以去决定他要做什么、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而患有布偶症的人,他没有办法决定,他只能依照着别人的期待去做选择。布偶症是程度问题,它是一个光谱,所以并不代表患上了之后就会完全失去自我决定的能力。

布偶症总体来说有三期。在第一期,人们出现情绪不稳定、自我怀疑、自我矛盾等症状,这样的心态若在身体里面待得久了,就会进入第二期,身体里面各式细胞与器官会逐渐被这种心态包覆、软化、变质,变成棉絮。从手指开始,最简单可以观察到的是人们的四肢受伤时不会流血了、渐渐地也不会流汗,因为器官都慢慢变成了棉絮,接着是全身的感觉都会消失,甚至头发也会变粗。最后是第三期,第三期会在心脏结束。等到心脏都变成棉絮的时候,这个人基本上就会完全地依赖着别人的眼光而活,并且不会抗拒,有些人这时候还是会哭,只是不会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哭,而大部分的人会失去哭的能力。

“这跟玫瑰有什么关系?”幸子先是吞了吞口水,然后接着问。

“只有‘知道自己患有布偶症’的人,才看得见别人有没有罹患布偶症,同时才有机会看见每个人最初的样子。”小古医生的目光再次移向幸子的头顶:“蓝玫瑰是妳最初的样子。也就是在还不曾在意别人的眼光、别人的期待以前的,妳的样子。”然后小古医生又看回幸子的眼睛:“不过通常只会看见满街的布偶走来走去,很少会看见头上还有花的人了。所以我想,苏缘看到妳的时候应该吓了一跳。”幸子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她想到刚刚那个擦肩而过的男人,他和艾玛第一次看到自己时一样,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经过时间的浸泡,我们已经很难去看见一个人最初的样子了。”小古医生说:“妳要不要尝试去照镜子。”原来镜子的用意在这里吗。幸子不敢看向那面镜子。

“没关系,妳可以休息一下。”小古医生语毕后站起身,她走到身后的柜子旁,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接着她走向刚刚幸子进来的那扇门。

小古医生蹲下身子,伸手将一片一片深蓝色的玫瑰花瓣拾进玻璃瓶里。幸子安静地看着小古医生这些莫名的举动,忽然她瞪大眼睛。刚刚有这些玫瑰花瓣吗。幸子的全身发麻,尤其是头皮。头皮。当幸子抬起眼眸时她发现自己已经正对着那一面大镜子了。她看见自己的头上少许的几片玫瑰花瓣。

“看来妳已经看得见了。”小古医生总是泰然自若的声音将幸子拉了回来。此时小古医生已经捡拾完幸子掉落的花瓣,并将它们装在小玻璃瓶里:“这个给妳。”

幸子想要伸手,但她的手在发抖。幸子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会流血了。

“不要怕。”小古医生伸出一只手牵住幸子,另一只手将玻璃瓶递向幸子的手心:“很多人这一辈子都再也看不见自己最初是什么模样了。”他们可能已经很严重很严重,但始终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和心理发生了什么事,于是继续将生活这样过下去。当全部都凋零之后,就很难再长出来。

“所以妳要收好。”小古医生说。幸子发抖的手慢慢地接过小古医生递来玻璃瓶,她看着玻璃瓶里的深蓝色花瓣。“这并不代表脆弱,而是最初本身就是脆弱的,需要不断地复诵,否则会被其他的话语淹没。”小古医生继续说。(延伸阅读:你不需要总是坚强:五个面对脆弱的方法

“谢谢。”幸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