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很平凡也很美。”面对立委林岱桦提出信望爱版本迳付二读,其中“防伪条款”更让三等亲内家属都能诉请当事人关系不成立。因此,许多同志家长站上街头亲对媒体。他们想说,“我们只是想结婚,为何要拆散我们”?

文|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

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今(8)日召开“共同监护家不稳固,孩童权益全被罔顾”记者会,在立法院院长苏嘉全首度召开党团协商前夕,在林岱桦委员所领衔提出的同性结合版本迳付二读之后,而且本周末就是母亲节,许多已经生养小孩的同志家庭、和同志的父母都相当忧心,因此将近 40 个家庭决定站出来,这些同志家庭的孩子希望再一次向各党立委喊话,“立委叔叔阿姨,请不要拆散我们的家”,希望可以通过政院版让同志家庭少一点忧心、多一点幸福,共同弥补过去的公投撕裂,创造未来的和谐社会。(延伸阅读:一位同志妈妈的告白:谁有资格生养孩子?


图片|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提供

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表示,许多同志家长多次站上第一线面对媒体,也积极参与立法院的游说工作,目的就是希望可以让大众认识真实的同志家庭,进而降低社会的的未知与不安。行政院参酌公投结果和大法官释宪提出了版本,虽然仍有许多阙漏之处,但是为了不再激起社会对立,同志家庭们已经为了社会和谐而愿意妥协,但反同团体却提出违宪又制造家庭与社会混乱的版本,甚至在四大报头版登广告宣传自己是“折衷”,完全罔顾一个个同志家庭的权益和需求。

同志父母爱心协会召集人郭妈妈,以及已经当阿公阿嬷的杨爸爸和苏妈妈特别北上为同志发声,郭妈妈也邀请所有同志的父母,要勇敢走在同志孩子前面,帮助孩子成家的路走得更稳,并呼吁立委不要再为难,让同志能早点结婚。苏妈妈则希望立委和部分宗教团体高抬贵手,本着爱心和神爱世人的精神,如同一位母亲爱自己女儿的心一样,同志的诉求只是希望同等的保障和权益,这也是做母亲的卑微的请求,希望反同团体留给辛苦的同志一条生路,让他们可以好好的在这块土地上安居乐业。杨爸爸也感性的说,看到子女这么用心的照料小孩,自己作为同志的父母也要站出来捍卫子女的权利,并呼吁社会各界可以尊重每一个生命,特别是子孙的权益,因为他们是台湾的未来,应该要享有基本的人权。


图片|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提供

当异性恋不敢结婚、不敢生小孩,家住台南的小钒与穆德在 12 年前举办婚礼,婚后陆续生了四个孩子,最大的老大已经小学三年级。一些朋友还跟他们开玩笑,说国家应该颁奖给他们,小钒说:“我其实只是平凡人,我没有觉得自己很伟大,我的家庭也跟别人只有一点点不一样,除了我跟另外一半都是女生之外,我们一样努力认真教育孩子、带孩子出去玩。但今天站出来,是因为我的孩子已经缺乏太久法律的保障。”身为台南人,小钒今天也特地对今日要出访日本的前台南市长、前行政院长赖清德提问:近日的报导指出,过去说“相爱是人权”的赖院长会站在同婚的对立面,在此想请问赖院长,是不是支持相对提供更完整保障的行政院版同婚草案?(延伸阅读:同志家庭的真实告白:在法律面前,身为同志很无助

来自法国的小罗则表示,他和台籍的先生在法国登记结婚以后,因为希望未来小孩可以跟爷爷奶奶三代同堂、享受天伦之乐,所以举家搬回台湾,但是却没有办法获得法律保障,只能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小罗也说,虽然跨国同性婚姻并未被政院版法案纳入,但现在必须要坚定支持没有违宪疑虑的法案,并希望藉由自己的故事和退让,让更多立委明白并做出正确的选择。(延伸阅读:同志权益的胜利!法国通过同性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图片|台湾同志家庭权益促进会提供

与伴侣育有两个孩子的林志杰说,今天站出来呼吁立委支持政院版,因为至少可以让两个爸爸都拥有亲权,林志杰说,“监护权”并不完整,如果最后通过的法案只有给同志父母“监护权”,那么所有的同志家长和孩子都变成“二等”公民,作为爱孩子、捍卫孩子权益的家长,永远不可能接受。林志杰也提到,今年 6 月就是国际同志人权运动的起点“石墙事件”50 周年,自由民主的世界都在关注台湾是不是将成为下一个落实婚姻平权的国家,粉红经济也将为市场带来新活力,相信在立法完成的最后一段路,同志和所有支持的朋友们都可以一起迎接平权的那一天。

与伴侣已在国外结婚并育有两个孩子的 Cindy 则表示,看到有团体登报纸头版和网路广告宣传“‘共同监护’才能给孩子完整的照护!”,根本毫无良心,无法想像台湾已经变成只要有钱就能登广告说谎,因为“监护权”并不等于亲权,对子女的权益保障打折到见骨,如果照林岱桦版的法案通过只有监护权而非完整的亲权,同志的小孩在成年以后就与家长在法律上形同陌生人,这明显会造成家庭不稳定,更是造成台湾婚姻一国两制,呼吁立委不要误信玩弄文字游戏的文宣,要看清反同法案的歧视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