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生产的想像,是不是总是痛苦不安呢?我们将上线“温柔生产”专题,找医师、纪录片导演聊聊不同的生产可能。在这篇,我们邀请亚东纪念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卢信芬聊聊。许多人谈起生产经验,想到剃阴毛、灌肠、剪会阴、推肚子,就为之却步。我们也好奇,这些医疗行为,到了今日,在医院端是否已有改善呢?

对于温柔生产,或许读者还心存疑问,我们可以听听医师怎么说。第二位医师,是亚东纪念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卢信芬。我们也请教她,当我们谈论“生产医疗化”,这个现状到 2019 年的现在,是否有改善?还有哪些地方,仍然应该改进?(同场加映:温柔生产间|妇产科医师:生宝宝跟做爱,其实是很像的


图片|亚东纪念医院提供

Q1:许多人说,生产有许多医疗行为是不必要的。例如剃阴毛、灌肠、剪会阴、推肚子等。就您观察,这些医疗行为是否已有改善呢?

“二十几年前,我在医院接生时,产房的护理师会替待产的产妇剃阴毛、灌肠。会这样做是担心粪便、毛发上的细菌,造成伤口与宝宝感染。待产时灌肠可以清除肠内粪便,减少生产用力时不自主排便,避免产台上出现粪便。有人不喜欢灌肠时肚子绞痛的感觉,有人对于没有灌肠而在产台上不自觉解便感到困窘。现在我们医院常规就没有规定灌肠。至于剃毛,我们在生产前会消毒生产部位,所以剃不剃毛不会造成感染的影响。随着医学研究显示,产妇的感染与剃阴毛、灌肠并没有直接相关,因此临床上大大减少了这样的医疗处置。”

“至于剪会阴,许多人说,欧美国家的产妇常常都不剪,我们判断是,西方人的骨盆和东方体型仍有差异。之所以剪会阴,是因为生产时,产妇常常会出现阴道撕裂伤,让伤口至少是平整的。如果没剪,裂到尿道、阴蒂、肛门,缝合、止血困难度也会增加。所以至于你说的比例,我早期看老师动刀,有些老医师,确实会剪得伤口很大,也让产妇不舒服。我自己生过小孩,我能够不剪就不剪,真的要动刀的时候,也倾向剪比较浅。”

“压肚子,确实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如果胎位不正,我们才会稍微帮宝宝胎位扶正,尽量让头在下面顺产。如果遇到紧急状况,如肩难产、头卡住,还是会医疗协助‘压肚子’。另外,现代人少运动,也比较缺乏知识,有些妈妈不懂怎么用力,这时候医疗确实需要介入,或者让妈妈侧躺,宝宝才容易下降。最后真的不行,我们医师会评估到底能不能阴道生产,不然就转剖腹。”

Q2:我们将“温柔生产”定义为“一种以孕妇为核心的生产方式”,尽量减少非必要行为。我们好奇,您自己怎么实践这种概念?

“站在一个妈妈的立场,我完全能理解她们的担心。生产确实不应该过度医疗化,不过我们也看到,医疗体系,是有在逐年改变的。以病人为中心,我们会在能做的范围尽量做到。”

“说实话,我认为愿意实践温柔生产的母亲,一定是非常坚强的。”(延伸阅读:《祝我好好孕》最真实生产纪录片:生孩子,不是浪漫的事

“关于温柔生产,很多医院现在都有一种被称为乐得儿(LDR)的产房。它是一种推广产前、产中、产后,都能待在同一张床上的产房。不然有时候,妈妈都痛到受不了了,才把她转到冰冷产台上,是很不友善的。其实现在一般医院都可以由家人陪伴生产,但不一定能摄影。在乐得儿房,我们尽量把医疗器具藏在家具里,像是氧气、抽吸急救,放在画的后面。如果你有喜欢的陪产音乐,我们也可以放。所以,如果你说,温柔生产是一种‘以产妇为中心’的生产概念,我认为我们做的最接近的生产方式,就是乐得儿房。”


图片|来源

Q3:曾遇过带着“生产计画书”找您的产家吗?您如何达成沟通?

“几年前也有产妇会带着其他家的生产计画书,这几年少了。我们是大概会讲一下,能做到的是哪些,不能做到的是哪些。”

“另外,我每个医疗行为,都一定会解释,要怎么作、原因是什么。这是最基本的沟通。当然我们希望不要有太多医疗行为。例如 24 小时胎心音检测、入院打点滴,如果产妇要求,我们是可以让她不要 24 小时绑着,但越靠近生产的时候,为了安全,我们还是会希望能监测。至于打点滴,是希望补充待产生产时所流失的水分,以及呕吐或虚弱导致的电解质不平衡。缺点是影响活动方便性。所以如果产妇能自由进食、补充水份,没有严重呕吐,可以先不用打点滴。但静脉留置针是必须的,在紧急状况、大出血休克时,它是给药救命的通道。”

“国外医疗建议,低风险产妇可以在家进行温柔生产。我认为,有些产妇如果身体健康,也是低风险产妇,能够生顺顺的,就没关系。但要是碰到危险状况,还是要有足够医疗支援,比较保险。”(延伸阅读:打破传统!英国梅根王妃选择在家生下宝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