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温柔生产吗?致所有首次听到这个字的你,我们想说,愿意当一个妈妈,就是勇敢的事情。如果每个母亲与孩子都值得好好被对待,那么,就从出生的当下开始吧。

文|谌淑婷

生动盟成立到现在约半年了,但在这之前,我们已经透过 FB 粉丝页、倡议记者会、产前教育活动,接触到许多女性,在某些活动场合或是粉丝页私讯、某位妈妈的生产文章,生动盟会被提起,让我们知道,我们某次分享的孕产观念、推荐的某本书、写过的某篇文章,让一些女性动心起念,决定去拜访助产师,或是鼓起勇气和妇产科医师沟通,得到了好的生产经验,并因此加强了产后育儿的信心,家庭关系也产生了正向的改变。

听起来太夸张吗?其实我一直相信正是如此,好的生产经验会帮助一位女性重建自我、伴侣关系、家庭关系,常常有人打趣说,产房里妈妈在生孩子,爸爸坐在旁边滑手机打电动;或者是产妇忍着产痛已经够煎熬了,还要听着长辈在待产室指挥东指挥西,质疑到底生不生得出来。不必多说,这些过程只会成为整个家庭的负面记忆,无助于一个家庭做好最佳准备,迎接一个新生儿到来。

用什么样的方式生产,就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我们的孩子。既然每个孩子都应该好好被对待,那么就从出生的当下开始吧,当你用温柔、友善的方式,将他迎入你的生命、你的家庭,往后在育儿时会面对的各种挣扎都会自然有了解答。如果你认为生产是自然的,那么一个生命该为了配合成人想尽快恢复正常作息而被“训练”吗?是不是女人能更有自信,不因教养书或是网路文章、亲友耳语所困惑?担忧为什么别人都做得到?为什么带不好自己的孩子?

如果,你能体认到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女人,在充分的准备与医护沟通下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生产方式,那么你生下的孩子不也是独一无二的个体,那么最适合的他生活方式必须和别的宝宝一样吗?

今年(2019)母亲节活动,生动盟扣准的关键字是“自由”。因为知情、了解风险而拥有的选择生产方式的自由;所以第一场活动是选择生产方式,第二场是孕妇运动、找回身体自由,第三场是让女性从母职中解脱、找回自己。这三场活动都不限制必须是孕产妇或母亲才能参加,因为这是一场给女性的活动,不管你是生产前,或是没有生产的打算,都可以藉着三场活动重新认识自己的的身体、情绪。


图片|来源

这几年的生产活动与相关倡议,让我们知道,台湾女性对于友善多元生产方式有了更多想像与需求,也期待在医院生产能有打破过多医疗介入的可能,并获得更多关于生产的讨论与知识。所以生动盟花费心力,规划出各种产前教育课程,例如像利用花生球在待产床上改变姿势,就是理解当前产科仍坚持产妇在破水后不可下床活动,但透过在国外已推动多时的花生球改变待产姿势,又不需要离开待产床,产家就比较有机会得到医护人员的允许与认同,这就是我们鼓励产妇为自己撑出的一个空间,帮助自己生产更顺利,同时又能兼顾产科医护的专业与要求。而非责怪彼此不专业、不友善、缺乏同理心。

医院生产并非“不温柔”,而是共同改变

推动友善多元的生产方式,是生动盟的最大目标,友善的对象亦包括医护人员,在现行医疗体制下,他们已是以有限的精力与时间,提供了台湾女性最低死亡率的生产环境,若再被指责“不温柔”,难免会产生情绪,甚至因此排斥友善多元的生产方式。所以与其指责,我们更希望倡议医师与助产师共同照护制度,医师与产妇都在其中受益、受到尊重。(延伸阅读:第一次的孕妈咪心情

我是这么想的,当我注意到一些别人正在做的事情,已经让生活中产生一些好的变化,那么我就应该更积极的去做更多。如果我只是一直等待、嘲讽、质疑、抱怨,直到我的孩子长大了,他也只是活在和我差不多的社会吧?我们这一代与上一代不同,我们普遍受过高等教育,网路带来资讯普及、推动社会运动的门槛降低,例如生动盟就是一群不同身分的女人,透过学术研究、书籍出版与网路的力量聚在一起,然后一路走到这里。

我相信,我们这一代有个社会责任,就是发挥自己的能量加速推动社会前进,让我们牵着孩子走向那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