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皇后”的王海玲的内心话:“下戏后,我也只是一个平实生活的母亲。”从反对女儿演戏,到后来两个女儿成立奇巧剧团,台上和台下的母女中间经历了多少真实而动人的转折?

文|沈亮慧

如果你的母亲是人称“豫剧皇后”的王海玲,是不是意味着你的演艺之途能比他人顺遂?对于奇巧剧团的创团核心人物刘建华与刘建帼姊妹俩而言,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身为名演员的女儿,刘建华与刘建帼从小的游乐场就是剧团,剧团里的道具或乐器就是姊妹俩的玩具,在耳濡目染之下,姊妹俩从小就爱看戏,尤其是电视歌仔戏,除了每晚守在电视前准时收看,还会录影下来反覆观赏,也会自己学唱及扮演,曾经因为好玩,两人分饰所有角色演完一出戏。

“表演”对她们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自然,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经常在众人起哄下就演起来,或是来段唱歌跳舞。第一次随着母亲王海玲正式登台,饰演秦香莲的一双子女,因为还不懂表演与现实的差距,姊姊刘建华觉得饰演秦香莲的母亲实在可怜,忍不住入戏太深,在台上嚎啕大哭。


从事豫剧演艺工作近 60 年的王海玲,身为两位孩子的母亲,时常边练唱豫曲边作为孩子的摇篮曲,从怀胎时她们就此与戏曲开启美妙缘分,左起:刘建帼、王海玲、刘建华。图片|剧照奇巧剧团提供

谈起这一对古灵精怪的宝贝女儿,王海玲脸上满是慈爱与无奈,爱哭的姊姊刘建华从小爱现,在人前表演有如家常便饭,妹妹刘建帼则是点子王,迷上流行音乐后,喜爱歌唱、作歌词,但是当女儿们表达想走戏曲之路时,身为母亲的王海玲却投了反对票,一来因为学艺之路辛苦漫长,二来戏曲的前途未卜,舞台上大名鼎鼎的女演员,下了戏后也只是期望孩子拥有稳定平实生活的母亲而已。

因此刘建华报考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时,王海玲祈求祖师爷不要让女儿考上;她也曾拉着刘建帼的手跟知名歌仔戏剧团团长说:“我这个女儿很想学戏,你绝对不能收她喔”。但是越反对,女儿们就越想学,想演戏的心情就越强烈。

终于 23 岁的刘建华鼓起勇气跟母亲摊牌,背后的推手是因为妹妹跟她说:“你想做就去做,你现在不做,什么时候做?人生有几个 23 岁呢?”,不顾母亲的反对,刘建华独自踏上了歌仔戏的学习之路,如愿成了演员。当年推了姊姊一把的妹妹刘建帼,也在 23 岁左右放弃教师实习,北上投入艺术行政的工作,并在工作之余学习编导。

数年后,建华在母亲的温情召唤下,考入台湾豫剧团,学习并传承豫剧,专攻生行。祖师爷赏饭吃的小孩在绕了一大圈之后,终究还是走上了命定的道路。(延伸阅读:寻路日记:梦想是风,行动是翅膀

姊妹俩在 2004 年成立奇巧剧团,初期以工作坊、教学、小型表演为主,之后走向创作完整的舞台作品,抱持着“文本现代化、表演生活化、音乐多元化”的理念,奇巧剧团逐渐崭露头角,不但获得专家与观众的肯定与喜爱,也为传统戏曲开拓了丰富多样的可能性。两人的坚持与努力,母亲王海玲全看在眼里,看女儿们开心地做戏,她的态度也从反对转为全力支持。

即将在台中国家歌剧院演出的《未来处方笺》,是奇巧剧团与台湾豫剧团共同制作,更是王海玲从艺近 60 年的演员生涯的一大突破,通常传统戏曲演员跨界现代戏剧演出,经常还是维持原本的身分在台上演出戏曲。

但此次王海玲则是以现代剧演员身分来演出,因此在表演方面,从念到演都必须经过一番改造,将根植于身体的程式化表演,重新调整为现代戏剧的表演方式。再加上导演不是自己熟悉的二女儿刘建帼,而是现代剧场重量级导演符宏征担任,如何找到彼此都安心的状态,拿捏表演的收放程度,对王海玲来说可谓全新挑战。


透过编剧刘建帼为母亲王海玲与姐姐刘建华量身打造角色,卸除传统戏曲粉墨,以时装扮相登场,两人在剧中将有精湛对手戏,令戏迷相当期待。(摄影|刘光宇)

近年来有许多“星二代”背负着父母的光环投入演艺圈或表演艺术界,虽然父母的名气可能带来一时的注目,但能否长久持续下去还是在于作品精采与否以及个人努力。刘建华与刘建帼经过多年耕耘早已卓然有成,她们不只是“王海玲的女儿”,更是王海玲“引以为傲”的孩子,母女三人同样闪耀如星。(延伸阅读:剧场女力姚坤君:温柔爱自己,是饶了那个无法“完美”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