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母亲的矛盾,我是女儿、媳妇、员工、伴侣,什么时候我可以是我自己?分享《妈妈不只是妈妈》里的温柔心声—— 无论是在职场也好,还是在家里也好,我是员工也是妈妈,我就是我,是全然“完整”的我。

终究是“我”的人生

“如果我没有当妈妈,现在的我会怎样呢?”

偶尔,我会在心里想像。假如我不是妈妈,我就可以假日睡到自然醒,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吃东西只要管自己有没有吃饱就好,不用忙着上演喂食秀,搞得吃饭跟打仗一样。不必在黑白色调简约风设计的家里,摆满了五颜六色的育儿用品。把手伸进外套口袋时,也不会摸到儿童维他命锭和碎掉的饼干。也不必为了配合孩子放寒暑假,在旺季时出门旅行面临人挤人的窘境。下班回家应该是悠哉地坐在沙发上喝啤酒放空,不需要匆匆忙忙赶回家接小孩。做任何决定前,也不用老是顾虑孩子,一颗心总是系着孩子。

如果没有当妈妈,我的生活可能就跟还没生小孩之前一样,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生活无拘无束没有任何牵绊,过着平凡安逸的人生。

然而,如果没有当妈妈,我可能就不会有机会认识“真正的自己”。常听人家说当人生走在到悬崖边上时,会爆发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潜能。对我来说,当了妈就像是“走在人生的悬崖边上”,每一步路都走得战战兢兢。


图片|来源

有了孩子之后,自己彷佛变得好渺小,开不开心变得不再重要,就连生病去医院看医生,护士不是直接叫我的名字,而是叫我“小洁妈妈”,当了妈之后有时侯会觉得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似乎快看不见自己。

很多妈妈都对此感同身受,在妈妈论坛网站里,经常可以看到妈妈们会写下“当了妈之后我好像失去了自己”这类的心情。虽然很努力想当一个好妈妈,但常常觉得自己似乎被“榨干”了(Burn-Out),而我也是一样。(延伸阅读:【母亲手信】赖芳玉:做母亲,首先要做自己

还没仔细思考好自己的人生到底应该要怎么活,就莫名其妙当了妈妈。也因为多了妈妈这个身分,认为自己有责任必须要更努力才行。每当遇到瓶颈时,总认为是自己不够努力,但事实并非如此,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而是在于努力没有方向。

努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人生真正的目标,朝着目标努力,而不是汲汲营营于每天的生活。如果不希望人生跌入悬崖的谷底,并不是踩在悬崖边上努力,而是要先转身离开悬崖。


图片|来源

精神分析学家詹姆斯.霍利斯(James Hollis)认为一个人会经历两种阶段的成年期。

第一阶段的成年期是从结束青春期后的十二岁到四十岁这个阶段,这个时期会把自己定位成是谁的儿子女儿、谁的爸爸妈妈、哪间公司哪个部门的主管。幼儿时期是沿袭父母为人处世的方式;长大后,则会依照认同的社会价值观行事。

霍利斯认为当这个时期内心深层的“自我感”(Sense of self)不够强大时,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自我价值依附在他人身上,透过这样的方式建立自我感。换句话说,第一阶段成年期的“我”并非“真我”,而是“假我”,“假我”是一连串选择下的产物。

然而,如果某天在心里问自己:“拿掉这些外在的角色和身分后,我到底是谁?”会发现一直以来所认识的自己,其实都只是假我而已,内心会感到一片空虚。

霍利斯所谓的第二阶段成年期,其实指的就是“中间转捩点”(Middle Passage)的开始。进入第二阶段的成年期,是重新找回自我定位和蜕变成长的机会,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当面临人生的中间转捩点时,会重新去思考人生的意义。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因此,对我而言,成为母亲就是我人生的“中间转捩点”。在第一阶段的成年期时,我遵循着社会上所谓的“好女儿”、“好学生”、“好员工”这条路走,但生完小孩当了妈之后,当我也想成为一位“好妈妈”时,却发现这个角色跟其他角色之间产生了冲突。

我无法同时是一个好员工又是一个好妈妈,光是因为一面带孩子一面上班,就会被别人说是“自私的母亲”,饱受旁人的指指点点。只有卸下员工的身分,决定全心全意当一个“好妈妈”,别人才会拍手鼓掌叫好。但在当了妈之后,我无法再像从前一样认同别人说好就是好。

关于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我决定不再询问别人的意见。虽然还是会想要寻求他人的建议,但只会把建议当成是参考而已,不一定会“听话照做”,重新好好检视自己,从自己的内在找寻答案。(延伸阅读:25岁女儿写给母亲的一封信:我多希望,把你消失的人生还给你

现在,我不再只是把自己划分成“员工”和“妈妈”两种角色,不再把自己一分为二,划分成职场上的我和家里身为母亲的我。无论是在职场也好,还是在家里也好,我是员工也是妈妈,我就是我,是全然“完整”的我。

人生,终究是属于自己的人生。人生的方向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唯有握紧方向盘,决定好自己要往哪里走,最终才能抵达我想要去的目的地。

有段时间里,会觉得当了妈之后的我彷佛失去了自己,心里感到委屈难过。但现在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反而很感谢自己能成为母亲,因为当了妈之后,才有机会让我重新找到真正的自己,变得更坚强茁壮。

当我还处在第一阶段成长期时,我一点也不好奇十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认为自己十年后的样子,大概就跟现在大我十岁的人差不多,我只要好好认真努力生活就好。但当进入第二阶段的成年期后,现在的我,虽然同样会对未知的未来感到担心害怕,但心里会开始描绘自己十年后的样子,并且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无限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