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大学传科系学生制作“两条线里的青春”专案,谈论小妈妈困境。这是一件真实故事,作者说,怀孕那年她 20 岁。意外流产后,她写道:“希望跟我遇到相似问题的人,能够放下觉得自己是杀人犯的想法,也不要害怕去面对这个感受(中略)。那些原本最受伤的地方,也变成我最强壮的地方。”

(改编自真实故事)

那一年我 20 岁,男友 21 

暑假我们一起去绿岛旅游

坐在机车上时我感到异常的恶心

当下并没有多想,只觉得是安全帽系得太紧

还跟男友还开了个玩笑

假如我真的怀孕的话

孩子的名字一定要有个绿岛的“绿”字

我和男友长期一直有使用事前避孕药与保险套

双重防范之下,我从没想过有怀孕的可能

在朋友的提醒下我买了验孕棒

完全出乎我的预料,是两条线

去了妇产科做检查

医生告诉我已经五周多了

因为我年纪小、未婚还是学生的缘故

医生还跟我说如果我没有要留下小孩

最小程度伤害的手术有哪些

拿着人流的摺页搭上火车回家

途中非常忐忑不安

我不知道怎么跟父母开口

尽管我的家庭有经济能力抚养这个孩子

但是我和男友的未来规划里

有办法承担这个突如其来的生命吗?


图片|来源

回家之后,我每天都在思考、担忧

考量种种我可能要面对的问题

我的学业、我的能力、未来支出、必要的改变与牺牲等等

一直失眠胃口也不好,一周爆瘦了 公斤

但为了小孩我还是强迫自己进食

某天晚上和朋友吃饭时

我的腹部突然剧烈疼痛

伴随而来的是大出血,我甚至昏了过去

朋友把我送到急诊

“是自然流产,可能压力太大身体虚弱”医生向我说明

‘也好,这样也就不需要人流了’上周帮我检查的医生说

一旁的护士也接着说“大学生十有九个都是图快活

流掉算是很幸运的事情,反正你这个年纪也不会生下来”

她并不知道是,在我得知怀孕时第一时间并没有想要拿掉孩子

旁边几个待诊的孕妇和家属,带着不友善的眼光看着我

那种不舒服的感受,现在想来我依旧想哭

隔天早上和男友说这件事

男友很自责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在我身旁

还说不论决定如何都应该要在第一时间告诉他

但当时我觉得唯有我自己想清楚了

才能与父母或是男友沟通

还好他的责任感与耐心

让我在这混沌之中有了出口

但是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杀人犯”

如果我及早选择,会不会他就不会这样不见

为了不让父母知道这件事,为此伤心

我躲回学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门

后来我得了中度忧郁症

这一年里一直吃药和治疗都让我十分痛苦

我长期失眠,时常在噩梦中惊醒

我想善待自己的悲伤,但那份悲伤始终有种罪恶感

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与这件事情缠斗

直至前阵子,我因为妇科疾病要开刀

才在检查报告中得知我的子宫

其实是不易留住胎儿的体质

我告诉医生之前曾经流产的事,他很讶异

之前那位医生竟然没有发现我的子宫已经出现严重的状况

如果有及早发现,我现在就不会严重到需要手术

从那时开始我才真的开始释怀

或许我并不是一个“杀人犯”

只是当时的我的身体并不适合生育一个孩子

很多人都把非预期怀孕当作是一种对于性的不节制

但像我跟男友一直有长期避孕,他还是来了

比起一般人的眼光,医生护士给我的感受更让我不安

并非是大众的眼光杀人,专业的眼光也会

而且更会加剧那份无能为力的感受

无论非预期怀孕最终走向哪种选择

对我来说“生命”这个选项本身就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我甚至都还没有开始选择就已备受煎熬

看着那些选择把孩子生下来的妈妈

我打从心底的觉得她们非常勇敢

希望跟我遇到相似问题的人

能够放下觉得自己是杀人犯的想法

也不要害怕去面对这个感受

如果我没有流产,我的孩子在这个月就要一岁了

今天说这个故事再好不过,就像在替他与我的成长过生日

很幸运的我们都长大了

那些原本最受伤的地方

也变成我最强壮的地方

我也好想对他说一声

“妈妈会准备好,健健康康的把你生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