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最是橙黄橘绿时》,说的正是在台湾社会风气逐渐开放的 80 年代,正值青春、个性迥异的两个女生,冬冬与希敏,她们勇敢离家、远赴异地,一为求学一为工作。爱情是什么?生存是甚么?在努力寻找自我的 25 岁,她们藉由往来的书信,剖析并认识自己,开始建构自我价值。


图片|《最是橙黄橘绿时》剧照

多少人还记得自己的 25 岁?一部电影,让我们重温年轻时的美好单纯、勇敢追寻与蜕变成长。对许多大人来说,学生时代的记忆似乎特别活跃,年少轻狂的岁月总是难以忘记。但随着年纪渐长,印象却开始变得模糊。还记得 25 岁时,你在做什么吗?

“第一次离开家,有点罪恶感,但我自由了。”

对电影《最是橙黄橘绿时》的编剧兼导演徐庆珠来说,25岁,就像人生这场马拉松,刚好跑进了一条隧道里,出来之后的景致和进去之前完全不一样。(推荐阅读:为 25 岁的你而写!别放弃任何累积人生经验值的机会

“年轻人共同的功课就是出门找自己,如果不随缘走一回,就无法安份过一辈子。”徐庆珠想说的是,当人追寻“外缘”之后,才可能安于“本份”,回归该走的生命轨道。这些外缘可能改变了原来的生命轨迹,却也无憾,因为这就是青春。

《最是橙黄橘绿时》故事说的正是在台湾社会风气逐渐开放的 80 年代,正值青春、个性迥异的两个女生,冬冬与希敏,她们勇敢离家、远赴异地,一为求学一为工作。爱情是什么?生存是甚么?在努力寻找自我的 25 岁,她们藉由往来的书信,剖析并认识自己,开始建构自我价值。


图片|《最是橙黄橘绿时》剧照

关于自我:导演自己的 25 岁,有冬冬的影子

片中娇生惯养的冬冬,一路玩到专科毕业后,拒绝家里的结婚安排,只身前往日本,却被爸爸断绝金援,只好自己打工赚钱,坚强选择想走的路,从安逸享乐踏进了艰苦孤独,却也让她咀嚼了真实人生、活出自我。

现实世界中的徐庆珠,成长过程颇有冬冬的影子。她是家里有 4 个哥哥的受宠小女儿,自小也是聪明胆大,念的是当时的世新五专(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我在世新念书的 5 年里,当了 4 年半的康乐股长,你看我有多爱玩。”她一路玩,从学生玩成上班族,在 80 年代,水到渠成不费工夫。


就像片中的冬冬,编导徐庆珠年轻时也爱玩外向,烫起当年时尚指标的超短爆炸头,造型前卫。来源|徐庆珠提供

不过徐庆珠在 25 岁那年,离开已经工作了 4 年的职场,“我开始觉得空虚,可能因为玩太久有点腻了,也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一阵茫然。”她选择远赴日本游学,当地日文班鼓励她考个学校,她也考上了日本青山女子短大攻读大众传播学。

有所困惑时要自己想办法去找答案,别人可以给你建议,但要怎么做,自己决定。

“我去日本一个很重要的获得,是自我价值的寻找和底定。”徐庆珠回想,在日本的 3 年,是她人生中第一个学习独处的关键时刻。“离开家离开朋友,一定有非常孤独的时候,”但徐庆珠却发现,当人能安静沉淀的时候,才能与自我相处对话,“我学到的是,有所困惑时要自己想办法去找答案,别人可以给你建议,但要怎么做,自己决定。”


图片|《最是橙黄橘绿时》剧照

关于爱情:受伤也要爱——懂了瞭悟了 就算分手了也成长了

《最是橙黄橘绿时》剧中一段希敏与法国留学生里昂的异国恋曲,看来唯美却揪心,唤起许多人忆起年轻时那一段没有走完的爱情旅程。“难道害怕受伤,就不爱了吗?”

徐庆珠回想,在那个保守美好的纯粹年代,认识一个人爱就爱,分手就分手,不会想太多。她说自己因为工作时就会全心投入,其实很早就抱定独身主义。但是在一个对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一如剧中希敏,即便无法确认未来的前景,也勇敢相爱,她和男友携手走入婚姻。


徐庆珠导演从广告界到唱片公司的历练完整,也成为她筹拍《最是橙黄橘绿时》的养分。来源|徐庆珠提供

但是爱情,总是脱离现实时最美,一旦让日常生活插手进来,就是走味的开始。当然有很多原因,让徐庆珠的婚姻无法长久。也会难过,也曾失落,更重要的是,生活让她累了。

关于生活:母亲忧郁变失智,教了她 35 岁以后的课题

活力十足的徐庆珠,35 岁前,忙于职场和爱情,生活像一眨眼般快闪,来不及听、等不及看、话语一定要连珠炮似地溢出。但在家人都没有注意的角落,徐庆珠的妈妈默默忧郁,渐渐有些螺丝一颗一颗松了。等到大家开始怀疑,妈妈已经确诊失智。(推荐阅读:35 岁后的单身生活:我不缺钱,不缺梦想,不缺另一半


徐庆珠(后)与妈妈。来源|徐庆珠提供

后来陪伴失智妈妈十年的日子里,恢复单身的徐庆珠,收到身体对她发出的暂停讯号。“我的心脏不太好,有几年感觉状况最差的时候,我走几步路就会喘,每天都觉得很疲累,”徐庆珠描述当时身心俱疲的感觉,“别看我现在可以一直讲话,之前我大概只讲十分钟,就累了。”

“我开始调整,不只是调整自己身体和体能,也重新调整生活步调。我发现,撇除很多觉得不舒服的东西,用一种比较轻松的心态去做事,完成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好。”

今年 56 岁的徐庆珠,年过半百却生平首次当起编剧、导演,她笑称这不是什么圆梦计画,而是“因缘际会。”她用生命点滴经历,累积改写成电影里串场故事。徐庆珠以苏东坡“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为题,带着大人们回想,那些年曾经伤痛、孤独、破灭、分离⋯⋯所有初次的相遇经历,当时也许痛苦,现在看来或已结出甜美果实。


图片|《最是橙黄橘绿时》剧照

青春,只不过是一个瞬间。但这个瞬间,这个火花,却是你永远都会深埋在心的。经历了生命匆匆的蜕变时刻,还记得那段独属于你、25/35 岁时,无怨无悔的美丽时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