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挑战、没包袱,演艺生涯走了 25 年,莫文蔚还想尝试、还想玩。带着上半场在影坛、歌坛的丰收,下半场的他依然闪耀着如初之光,要观众们看到更多不同面貌。

若把人生比喻成一场球赛,莫文蔚的人生上半场已获最佳女歌手、最佳电影女配角、最佳国语专辑。而她期待的人生下半场,会是什么样子?

莫文蔚把落在胸前的黑卷发顺势甩往后肩,跟着就很爽快地大笑了起来。一般人是很难驾驭她身上那件正红色庞克领皮夹克的,更何况她还套了件同色毛衣。

然而她穿起来就是那么合情合理,其实她也不过是随意拨弄了下头发、笑了笑,身上的细节竟然也随着这些日常动态一起活了过来,让人忍不住想深究里头的质地。灯光洒在长发上,绸缎般的光泽就这么波亮流泻开来,莫文蔚风情百种的,散发出很强的说服力。(推荐你看:义大利情人教我的事:自信不该因为被爱,而是因为自我肯定

“二十五年!我首先想要庆祝一下!”出道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她,边谈着刚发行的新单曲〈如初之光〉,边聊那些老朋友。毕竟歌是新歌,写歌的人却是旧人,〈如初之光〉是李偲菘做的曲、姚谦填的词,两人都是老队友了。

二○○三年,她和李偲菘合作的歌曲〈爱〉让莫文蔚抱走第十四届金曲奖“最佳作词”、“最佳作曲”以及“最佳女演唱人”三项大奖;姚谦则为她写过〈爱情〉、〈电台情歌〉,她说:“哇!肯定又是时候再来玩一下了!”

“用球赛来比喻,之前是人生的‘上半场’!我们一起踢进了好多球,现在肯定是一个很兴奋的状态!一个人踢球没有意思,而且二十五年真的不算短。我想用这张专辑来感谢一路的人!”

莫文蔚笑起来很有感染力,看起来真是打从内心兴奋极了。确实,她就是个天后级歌手,她也无心谦逊,有本事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的“上半场”,踢得精采万分。

舞台.是从未变过的初衷

出身书香世家,却是天生的表演狂

事实的确摆在眼前,这个四十七岁的女人,纵然半点看不出年岁却已经身经百战,她演过五十部电影,发行超过三十张专辑,还曾两度获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举办过超过七十五场演唱会,在歌坛、影坛都是斤两十足的大人物。

莫文蔚的名字出自《易经》革卦,“君子豹变,其文蔚也”,意思指的是君子如豹,身上的斑纹会随着岁月,变得越发美艳光彩。人如其名,莫文蔚一路走来,“求变”就是常态,她总是变得大胆前卫、千嬗万化。

她曾用光头裸背造形拍摄专辑封面,曾把自己的胴体包在保鲜膜,甚至在周星驰电影中扮暴牙菜市场妹,“鸡姊”唱的“情和义,值千金⋯⋯”甚至跟她的经典名曲〈他不爱我〉一样红遍大江南北。

然而“变”却是枝节,莫文蔚心中有些最原初的渴望热情,像树干,一辈子没变过。至少从两岁半开始,莫文蔚几乎就确定了自己想走的路,所以严格说起来,她的“上半场”可不只短短二十五年。

“我爱在人家面前表现自己,是天生的!”莫文蔚大笑继续讲下去。按媒体过去的报导,莫文蔚三岁就爱上了表演,但她母亲最近找出很古早的照片,“我外公爱拍照,两岁多的时候,他拍了我一张照片,我笑得很开心,流了很多很多的口水,还摆了一个很可爱的 pose!”。

她热情比划,笑得很大声,就差没再流口水,“当时我就想着长大要当一个明星!”


图片|原文提供

“我还记得,小学时,我参加话剧演出,学校校庆,我们几百个人演‘诺亚方舟’,大姊姊们演主角,我则扮演小动物,穿着紧身衣,演一只鸽子!”说着她又笑得周身乱颤,即使演的只是小小配角,她还是爱死了登台的感觉。

莫文蔚出身名门,祖父莫理士是香港着名学府英皇书院创校校长,还是圣约翰救伤队的创办人,父亲莫天赐是香港着名美食评论作家,母亲何敏仪是香港第一代电视人,家风自由开明。

她从小受的也是最顶尖的教育,在香港九龙佐敦道一号“拔萃女书院”就学,“拔萃女书院”可是顶尖的传统名校,学生们“周身刀、把把利”,文武艺术样样都得精通。

她喜欢表演,却不代表她不能念书,莫文蔚在拔萃女书院读书时,就获颁“香港十大杰出学生”,毕业后更考取义大利的“世界联合学院”。二十岁考上英国伦敦大学进修义大利文学,精通义、英、法、粤、国语,号称“九官鸟”,外语难不倒她。

然而无论书怎么读,她真正想要的还是“找机会,走上舞台!”

“小时候,我念的学校是最厉害的名校,写作文总不能写想当演员,我记得我好像写的是律师。”作文是作文,她日记里头记录下的却完全不同,直到她最近翻看日记,都能见到里头写的那些音乐、演员梦。

在莫文蔚身上,很难看到什么不明确、犹豫的态度,她总是自信而亲切地露齿大笑。然而就像她在〈如初之光〉里头唱的那样:“若不是,经过上半场的感动,怎学会留着这一苗星星之火,眼泪变成感受,化成了柔软的执着。”人生嘛!怎么说也不可能一路高歌猛进。

挫折.从来不当一回事

首张专辑只卖四百张,凭“鸡姊”走红

谈到在伦敦念大学的时光,莫文蔚第一次露出那种有点孤单的神情。

“大学很大,在系统里生活,学生们总是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她想表演,但是在英国,要成为明星没那么容易,莫文蔚因为在跳蚤市场买了张爵士乐 CD,每天晚上沉醉在蓝调、萨克斯风的乐音里头,对舞台的渴望越来越强,“那时候我感觉特别孤独。”

不过莫文蔚从来也不是个容易气馁的女孩,她很快就因为偶然的机会,被香港一家唱片公司相中,得到了第一次发片的机会。第一张专辑《KAREN 莫文蔚》销售状况奇惨无比,“只卖了四百多张。”

或许有人认为,这张专辑会是她事业上一次重大的挫折,但她只是洒脱又笑:“我没有觉得这是什么一回事,本来我就不认为能一夜成名、一炮而红,努力是绝对要的,但也要缘分、机会!”(延伸阅读:学着一切靠自己!莫文蔚:“让你成长的,是永远愿意学习的心”

一开始让她在港台走红的不是唱片,而是周星驰的电影。莫文蔚在《齐天大圣东游记》里演活了白骨精,在《食神》里扮丑演“鸡姊”,更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女丑形象。“周星驰打来给我,直接跟我说要扮丑!我好兴奋!心想:‘没东西我做不来!’有机会,就要把握机会来表现自己。这个太酷了!我想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做理所当然的事情很无聊!”


图片|《食神》剧照

她边笑边回忆,“第一天开工,我们在菜市场街上拍,我弄好造形,穿好衣服。”“鸡姊”造形暴牙咧嘴,浑身脏兮兮,“我到现场,工作人员竟然要拦我,以为我是要来八卦的街坊。”她叽叽喳喳地说。

莫文蔚演出王家卫的《堕落天使》,拿到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她是为表演而生的人,也是天生就得做自己的人。

很快的,她靠着戏剧性、视觉感强烈的演唱方式,在歌坛也成为无法取代的存在,她能唱出摇滚乐里的叛逆张狂;也能唱出女人被爱逼到墙角的悲伤;更能像爵士女伶般慵懒妩媚地性感呢喃。

下半场.随时随地准备好了

最怕日子无聊,所以要把人生过得有趣

她曾合作过伍佰、李偲菘、姚谦、李宗盛等音乐大师,几乎没有什么风格能难得倒她,〈他不爱我〉、〈广岛之恋〉,到〈阴天〉、〈爱情〉、〈没时间〉,每一首都成为经典中的经典。人生上半场,“在不同制作人手上,把我不同面貌都挖了出来。”

圈内人都知道,莫文蔚是个工作狂,但她觉得工作好玩,从不觉得累。在人生下半场,她没打算放过这些音乐人,早想把他们一个个拉回来,再玩些有趣的玩意儿。

莫文蔚说起话来太乐观了,乐观到让人觉得不可置信,难道都没失落过吗?她歪脑袋想了想,“大概十年前,我跟 Sony 唱片解约,经纪约也结束了,我回头看那时的照片,觉得自己怎么瘦成这样!但是一切归零,重新开始,心里也觉得很棒!”

她与李焯雄合作的《L!VE is...拉活》,又在金曲奖上抢下《最佳国语专辑》,说着,莫文蔚又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情。

她当然知道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我会边冲凉!一面哭!我特别喜欢自己独处,那很重要,我会花很多时间在浴室里头,那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空间,我需要沉淀,跟自己对话。”莫文蔚静静地说。

不只是事业,爱情或许也是,莫文蔚曾与周星驰、冯德伦交往,然而无论最后结果如何,她都不曾口出恶言。问起爱情的细节,她只是眨眨眼笑说:“没有必要说太多,因为不有趣啊!”

二○一一年,莫文蔚在台北小巨蛋开唱,她披上三公尺长的纯白婚纱,唱到〈忽然之间〉时,台下歌迷全跟着唱和,她忽然激动落泪。

其实她当时已是待嫁之身,六月金曲奖上,她得到歌后,也宣布了婚讯,而她的对象竟是她当年在义大利念书时认识的初恋男友 Johannes,分隔多年后,两人在同学会上遇到,散了、又聚了,他们最后决定一起走完这辈子。(看看更多:写一封信给渴望爱的你:所有错过,是为了来日重逢

于是爱情回到了“最初”,就像守着自己“最初的梦想”那样,缘分实在巧妙,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人生下半场,我还不知道怎么样,但我目标明确,今天怎样,明天怎样,我从来没有设计过,但我随时随地都准备好,机会来了我就接住。”

莫文蔚说着年轻时就说过的话,想着年轻时就想过的事,又开怀大笑了。这天,帮她拍照的摄影师,正好是她二○○六年拍〈如果没有你〉MV 的摄影师,摄影师拿出当时的照片给她看,“那时候好冷喔!”


图片|〈如果没有你〉MV 画面

她最怕无聊,所以把人生过得很有趣。因为有趣,所以莫文蔚记得自己一路走来的事情,她挤着眼睛,看着照片,说“好冷,但是拍的时候也好好玩喔!”又开心地大笑,样子可能就像两岁半的她,就差没流出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