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拖延惯性的人,往往是因为把目标设定得太高、太理想化,所以连起步都会困住自己。 而拖延惯性也与低自尊人格有关。

我们总是很想把握机会做些让人刮目相看的事,却往往把目标设定得太高、太理想化,以致于要开始执行时,连最基本的起步,都会困住自己。

自尊偏低的人,出于对自己能力的不肯定,所以在面对非做不可的事情时,就必须与内在那股抗拒对峙,于是更让自己耗能,能拖一时是一时,连微小的工作,从自己眼中看出去,都成了无法负荷的巨大任务。

有拖延惯性的人,都有自尊偏低的情况。他无法从摸索的历程中学习或是获得成就,而是感受到自己的能力不足,进而挫败及打击自我。因此,低自尊的人,比较讨厌经历过程,经常想找一个捷径,或是不费功夫的方法,来让事情迅速达成。(延伸阅读:你是低自尊人格吗?十个问题帮你了解自己

然而,往往事与愿违,于是他就会在“做”与“不做”下拉扯。

若是低自尊又有高自尊需求的人,还会因为自己一开始把预期标准设得太高,以致执行时觉得困难重重,事务又繁琐,导致他们光想就觉得累了,无法静下心来,专注且按部就班地进行。

无论是对自己的预期表现过于理想化,却在执行时遇到困难、不顺遂,或是需要边做边摸索,这都会让内在自我能量不足的低自尊者,无法拥有稳定的续航力,当自我引擎的驱动力不足,便造成了缓慢及拖延的结果。


图片|来源

预期越高,压力越大

永霖目前负责一个专案企划。在开始进行以前,组长要他把公司过往类似的企划案搜寻一下,先了解其它单位类似的企划是如何执行的,以及成效如何,在公司内部先做个简报。

永霖一接到这个指派,就心想他一定要做个让公司内部赞叹连连的报告。但随着资料收集越多,越需要时间整理和分析,他就越烦躁。虽然,永霖心里明白,做简报绝对难不倒他,但他就是很难静下来心来制作。

每当永霖一开启电脑,就开始浏览其它网页,或玩起游戏,把原本很充裕的时间耗到剩没几天。在只剩几天的情况下,他想到那份原本想用心制作的简报,看来是来不及也无望了。一想到这儿,他连提起劲要完成的动力都没有了,心里有一种好想逃的念头,埋怨着自己为什么这么倒楣,被指派这一份工作,同时又怪罪自己怎么这么浪费时间⋯⋯。

先求有,再求好

低自尊者总是很想把握机会做些让人刮目相看的事,却往往把最初的设定和目标放得太高、太理想化,以致于要开始执行时,连最基本的起步,都会困住自己。

一想到前往目标的路程遥远,他们就不由自主地想拖延(一路拖着脚步走的感觉)。那些焦虑和烦闷,也成为压得他喘不过气的情绪压力,而寸步难行。

若我们想拥有稳定的自尊,就要练习不要在事情开始之前就想像得太完美和过度理想化,而是先建构“有”再求好,在慢慢建构和修整的历程中,让事情以臻完整。因为当执行的内容先“有”雏形后,我们的焦虑感和无力感也不会这么强烈,这份游刃有余的感觉,会让自己越来越驾轻就熟,也越来越胸有成竹。这种累积成就的历程,会回馈给自我肯定的感觉,减少自觉起步难的拖延症状。

能持之以恒达成任何计画的人,并非因为那些计画在执行过程中相对简单或是容易,而是想坚持下去,就需要兼具挫折管理和自我鼓励的能力。他们不会让挫折感无边无际地打击自己,而会承认使自己受挫之处,然后在下一刻找出有力可施的地方,自我鼓励,继续尝试,继续前进。

接纳无法掌控的可能

许多时候,“完成目标”不在于一个人要多么天资聪颖或出类拔萃,而是在于“持续力”。许多人都有很多“空想”的念头,但一想到“要做”,心中的动力就少了一大半。(推荐阅读:学会 SMART 目标设定法,达成心想事成的一年

为什么当我们一想开始动手做,那份驱动力就会消失呢?一来是要自己从零开始的这种慢慢累积的过程,对于急躁想看到成果的人来说,缺乏足够的耐心。二来在陪伴自己完成的持续力方面,不够专注。

内心不够安稳的人,在陪伴自己的时候,无法按捺自己的焦虑及不安,也无力安抚自己的心慌不已,因此就会开始转移注意力,分心去做其它不相干的事。焦虑是源于自我深层的恐惧和担忧,是对未知的一种不确信。因此,不如承认自己的无知,接纳可能会出现自己不能掌握的情况,试着先做自己能完成的部分就好。以温和的方式,鼓励自己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进,才不至于让自己因为压力过大当机失调,反而无法顺利运作。

接纳可能会出现自己不能掌握的情况,试着先做自己能完成的部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