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国家女性主义”吗?进入国家体制,推动性别平等改革,有什么优点与缺点?

文|连翊

你心目中推动性别平等的理想图像是什么呢?有些人重视由下而上的公民参与和开放性的讨论,有些人则从体制外疾呼性少数者、酷儿群体的去污名和反歧视。也有些人是进到体制内,透过政府的力量由上而下的性别平等改革,我们称之为国家女性主义。(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军国大事,希望后宫不要干政”且看世界女力领导趋势

某些反对国家女性主义的倡议者认为,女性主义进入国家体制的后果是塑造出一种强迫的良家妇女形象、一种新的道德标准,这种标准会压迫到不符合这些体制需求的女人,并让她们处于更弱势的社会边缘。

辣台妹想要藉由这篇文跟大家简单介绍“国家女性主义”,希望大家在看完这篇文之后对女性主义的流派有更多的认识,并且知道以国家角色推动性别平等有什么优点、争议与批评,也对台湾现况有更多的思考与批判。


图片|来源

什么是国家女性主义?

女性主义向来是行动派的一门理论,既然看到性别不平等就要设法解决,是女性主义各个流派之间共同的信念。国家女性主义顾名思义,是以政府力量、由上而下推动性别平等的一种女性主义途径。

某些派别的女性主义者对大型组织抱有疑虑,因此多选择以体制外、小组织的方式进行社会改革。不同于此,国家女性主义则是进入政府体制内,以诉讼、游说的方式争取妇女的政治与社会权,并制定促进性别平等的政策。

国家女性主义的实践模式

北欧诸国的国家女性主义以结合体制内外妇运,共同打造性别平等的福利国家为主要途径。这种福利国家式的性别平等,本身的逻辑就是以政府的力量达成亲职公共化、促进女性劳动力参与、提升妇女健康等目标。

美国与加拿大则发展出与政党关系密切的组织,以协助女性参选的方式,提升女性在各层级政府组织的比例。这些组织各自拥有一套培力女性政治领导人的模式,例如美国 EMILY’s List 透过提供专业课程与公众募款等方式,让女性政治素人即便没有政治世家的背景,也能进入政治场域。

联合国与欧盟等超国家层级组织则多以设立专责机构的方式,研拟促进性别平等的措施与条约,供各国政府与非政府组织援用。例如 1995 年的“北京宣言暨行动纲领”确立性别主流化作为有力的政策工具;CEDAW 除了条约,也规范民间对政府的审查机制。


图片|来源

▍台湾的国家女性主义实践

目前我国以政府为中心落实的妇女权益相关措施包括设置政策机构、中央层级的性别比例代表、各层级政府单位性别主流化措施等等。

1997 年,“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成立,成立之初以建构“妇女人身安全”与“妇女健康法制”为主要工作目标,以回应 1996 年彭婉如命案与 1997 年白晓燕命案两件女性人身安全的重要案件。2012 年,行政院妇权会改制为“行政院性别平等会”,确立其首要任务有三:推动 CEDAW、落实性别平等政策纲领、推动中央到地方的性别主流化。

1998 年,设立“妇女权益促进发展基金会”,半官方半民间的性质使其成为政府与民间的沟通桥梁,除了连结民间组织、凝聚共识,也协助政府办理 CEDAW、妇女节、新住民妇女创业等活动或计画。另外,妇权会也参与 APEC 妇女与经济论坛、联合国 NGOCSW、GCTF 妇女培力会议等国际会议。(延伸阅读:消除性别歧视是国际共识!你听过 CEDAW了吗?

教育部 1998 年创办《性别平等教育季刊》,则以学术文章和基层教师第一线经验的知识普及方式推广性别平等。《性别平等教育季刊》包含的主题很广,包括前期的“两性平等教育”、“人身安全”,到 2003 年第一次以“同志教育”为主题,近期则有谈到“跨性别”、“新移民女性”,甚至是八八风灾救灾的性别省思等等。

▍对国家女性主义的批判

以政府预算进行由上而下的性别平等改革,确实能够有效达成妇女在政治参与、经济赋权等领域之提升。但是这种性别平等的实践方式也招致一些批评。

1995 年北京宣言提出性别主流化的概念,开始成为各国政府采用的政策检视工具。然而,性别主流化被批评沦为统计数字与表格,缺乏宏观视野,在某些案例之中,若更细致地辨识政策内涵,则可能与性别平等的理念相去甚远。

除此之外,国家女性主义者为了取得政府体制的支持,通常无法采取过于激进与性解放的立场,也因此被批评是树立了新的道德权威,打造新的“良家妇女”霸权。在台湾,国家女性主义者曾因“公娼”议题与主张性工作权的“性权派”有过一番争执。性权派认为国家女性主义者建立对公娼“从良”的单一想像,忽略公娼在社会边缘求生的复杂脉络与特殊情境,反而将公娼推往更边缘、工作更没有保障的处境。

▍结论

从上往下推动性别平等的国家女性主义既有其效用,也招致不少批评。辣台妹认为,所谓的“女性主义政策机构”确实有在性别平等的各个议题上研拟对策,而性别主流化措施则在这些对策的研拟上贡献良多。除此之外,性别平等政策机构也有效地在中央层级防堵保守势力接管国家权力。

性别平等是当代最重要的思潮之一,它牵涉的领域包括经济发展、政治参与、法律制度、家庭关系、宗教实践,环境保护等等。考量到台湾的特殊国际脉络,性别平等其实也被当作一种外交手段:落实 CEDAW、举办性别平等的国际交流活动、保障同婚立法等作为,其实都能够增加国际肯认,并且加深民间团体之间的交流与连带关系。

这些正反说法有说服你吗?留言让我们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