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大选竞选已开跑,我们也看见许多针对女性不友善的政治言论。 从郭台铭说妻子是后宫,“后宫不要干政”,到吴祥辉直指蔡英文“政治淫妇”,我们在在看见,打压女性,从不需要原因。毕竟最简单的两种论述策略,就是“女性噤声”与“性羞辱”。

2020 年总统大选在即,不过随着各党初选的讨论激烈,我们也看见许多针对女性不友善的政治言论。包括(但不限于)投入国民党党内初选的郭台铭要求妻子“军国大事,后宫不要干政”、吴祥辉于脸书直指蔡英文是“政治淫妇”。

在政治语言中,女性的声音时常被打压。从今天的新闻,我们刚好能看见,打压女性最常见的两种论述策略,就是“女性噤声”与“性羞辱”。

政治中的女性噤声:当郭台铭说“后宫不要干政”

经济日报自由时报等多家媒体报导,日前表示有意愿参选 2020 年总统大选的郭台铭,在 25 日 TVBS 的专访中表示,妻子反对自己投入选战,“已经离家出走了,(中略),晚上回家还要当奶爸。”他并呼吁妻子赶快回家,“军国大事,后宫不要干政”。(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军国大事,希望后宫不要干政”且看世界女力领导趋势

“我的太太比我小 24 岁,她不懂得这些,她不晓得未来和平的重要性。”在东森新闻的采访中,他这么说。


图片|来源

郭台铭的“后宫干政”说,立刻引起争议。根据维基百科,后宫指的是“一夫多妻制国家中君主或贵族妻妾于皇宫或贵族府第的住处,后来又借指妃嫔。”他的言论不仅自比皇帝,更将妻子比喻成嫔妃。

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在“后宫不要干政”说,隐藏着非常清晰的性别分配秩序。男性在外主导秩序,处理大事、而女性则在私领域带孩子的。或许有人辩护,这只是郭台铭与妻子的家务分工,和整体社会无关,不应“放大检视”。然而,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言论自有其公共影响力。此话一出,就是在持续巩固僵化家务分工中的性别秩序。

“给我闭嘴”女性在历史中,永远是被噤声的一群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历史学者玛丽·毕尔德(Mary Beard)在《女力告白:最危险的力量与被噤声的历史》一书中,便曾经提到,女性在历史中,长期就是处于“被噤声”的位置。(延伸阅读:听不见的女声:我想抗议,他们却说贱人闭嘴

我收过的一则推特讯息写着:“我要把妳的头砍下来强奸。”一名美国记者的威吓者选取的推特名称则是“无头母猪”。另外还有一名女性收到的推特讯息写着:“应该要拔掉妳的舌头。”

毕尔德写道:“首先,身为女性,妳的立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要踏进传统的男性领域,就一定会遭辱骂──重点不是妳说了什么,纯粹因为妳张开嘴巴讲话。相当常见的一句话是:贱人,闭嘴。要不然,就是誓言消除女性的言语能力。”

不要干政。不要多嘴。女人不懂政治。我们在成长经验中,曾经多少次经历过这样的痛苦?而这一句话,理直气状地从一位“总统候选人”口中说出来。

Vivian Wu 曾于〈少数女性成功,不代表多数女性得以发声〉一文中写道:

当女性的“无声/无语”被视为一种天然的、“非如此不可”的现象,尝试突破藩篱而发声的女性彷佛成为入侵者,破坏了某种现有的、安定的阶序,而她们所受的各种打压和攻击也因此变得合理。

一旦女性的安静,被视为理所当然、天生如此,只要有女性试着作点事情、替社会发声,很容易立刻遭到攻击。而且攻击往往不是来自对她的能力评价,而仅仅是因为性别、因为她是个女人。

这个例子,就在下面。

政治中的性羞辱:当吴祥辉说,蔡英文是“政治淫妇”


图片|来源

无独有偶,作家吴祥辉于昨晚在个人脸书描述总统蔡英文是“政治淫妇”:“政治淫妇蔡英文的定义如下:公然出卖党提名的同志,公开和党的竞争对手勾搭,十足的政治通奸者”。[1]

“淫妇”、“通奸”这样的语言作为一种政治隐喻,无疑是直接针对性别进行攻击。和她实际上做了什么、她是谁,都没有直接关系。毕竟──假如蔡英文是一位男性,还会被指控是淫妇吗?(延伸阅读:被攻击外表,蔡英文回应:用性别质疑能力,只是模糊焦点


图片|来源

并且我们知道,所谓“失言”,当然不是第一次。

2017 年 1 月 5 日,他即曾于脸书发文:“女人当总统,行政院长找个真正的男人吧,有肩膀有魄力,敢砍敢杀的。”

当他谈《磅礡美国》、《惊艳芬兰》、《惊喜挪威》。我们也相当好奇,美国的人权精神、北欧的性别平等,吴祥辉是否看见?

对此,立法委员林静仪今日也发文提醒:“每一次民主选举也是每一次价值的选择。每一次民主选举都是对未来生活模式的选择。性别平权就是人权。长期主张自由民主与人权的前辈们,请不要当性别盲。”


图片|来源

美国经验:长期的政坛性别歧视,能被改变吗?

身为女性,参与公共事务,似乎永远是种原罪。我们理解,更多女性参与政治,不全然等同于政治更“性别平等”(延伸阅读:V 太太专文|少数女性成功,不代表多数女性得以发声)。不过至少,当越来越多女性经验能于公共论域现身,就有机会能改变。

以美国为例,2018 年底,美国刚经历国会改选,当时,甚至由 Women's March 组织自主发起“打给姊妹”(#CallYourSister)运动,鼓励女性出门投票。最终共有 113 位女性议员进入国会。


图片|来源

这样的结果,确实渐渐替两党都带来更好的性别改变。

29 岁的民主党众议员欧加修-寇提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被认为是党内最接近社会主义的伯尼· 桑德斯(Bernard Sanders)接班人,也被誉为美国的政治新星。5 月 1 日,Netflix 即将上映她与其他三位女性议员的纪录片“击倒国会” (Knock Down the House),描述她们如何替美国政坛带来影响:更左派的经济与医疗改革、更多性别友善的政策。


图片|来源

甚至,连通念认为较保守的共和党,其现任参议员、美国首批女飞官玛莎·麦莎莉(Martha McSally),也于今年三月,呼应 #Metoo 运动,说出自己在军队期间曾遭长官性侵的经历(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惊奇队长如果活在真实世界,她甚至可能遭军队性侵),直言军队需要立即的性骚扰改革。

“我们得修补这整个军队文化扭曲的地方,他们以为自己受到默许,能使用性暴力对待女性,当然,也包括男性。但我们得确保所有指挥官都被教育不能放任此事,我们也得确保他们知道如何采取合法行动。而如果指挥官本人就是问题的来源,他们必须被革职。”


图片|来源

“女性噤声”与“性羞辱”,厌女的台湾政坛应该改变

蔡英文上任以来,我们甚至能够表列出她曾经历过多少由于性别招致的攻击,作为选民,除用选票表达意见之外,我们更应审慎检视,台面上的政治人物与他们的幕僚,都说出怎样的话?而当这些性别歧视言论被无视、视为理所当然,又会怎么影响未来的讨论风气?

在政坛中,我们时常看到对女性的贬低与不信任,她们只能是安静的妻子、乖顺的女儿(延伸阅读:【性别观察】肉搜韩冰?老是被期待“辅选”的政治人物女眷),当然还有被代言的妈祖。

又或是,这些女性,往往是男性政治人物搞砸事情后的紧急救火队。例如,今天表示妻子已经愿意回家的郭台铭。


图片|来源

这种厌女的台湾政治,我们必须抗拒。

毕竟,性别歧视、国族认同、转型正义,每一个议题,都需要被关注,并且绝对彼此连动。

我们想要的是,作为一个女性,经验、故事与声音,真的被社会尊重。我们的意见确实被聆听与讨论。即使一次又一次,不断重复一样的话,我们也不会停止:

厌女的台湾政坛,需要被监督与改变。不分国家的政治环境,也需要开始尊重多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