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岛,性别平等不是口号,而是种生活方式。早在维京时期,冰岛女性就会与男人一起乘船远行。她们做生意,拥有自己的房产;她们可以拒绝相亲,婚姻不愉快也可以主动提“离婚”,并在离婚后获得一部分的财产。

冰岛连续近十年都荣登全球性别差距最小国家的榜首。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发布的二○一八年最新报告,在全球一百四十四个国家当中,冰岛女性在经济机会、教育、健康医疗、政治参与等方面的性别平等状况,都居于全球之冠(延伸阅读:在冰岛,政治是女人的天下)。排名只是文件报告上的抽象数字,但是不可否认,男女平等的观念,在冰岛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性别平等不是一种口号,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Lady First 是人人皆知的准则,在许多国家都被做为一位男性是否够绅士的衡量方式。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不难看见男生有许多贴心女生的“绅士行为”,出国旅游,男生会主动帮女生提行李;在餐厅,男生会让女生先点菜;女生要上车前,男生先帮忙开门;女生在街上行走,男生主动走在靠车道的一侧。但是国际通用的“女士优先”,到了北欧国家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上述的贴心举动,不仅不会打动北欧女生,反而可能冒犯到她们。

在过去的时代,女性经常被视为弱者,为了体现强者对弱者的关怀,才演绎出了所谓的“绅士文化”。在主流社会里,男人一定比女人强,女人也理应被照顾。只不过,冰岛的女性从不觉得自己身为女性就是弱势,是需要被呵护照顾的一方。凡男人能做的事情,她们同样也能做:提重物、扛行李、铲积雪。在冰岛,男生若想充当“骑士”,有时候反被误认为“歧视”。但这种对女性的“尊重”,在外国人的眼里,则被误解为冷漠。

自古以来,冰岛女人独立而强大

传统父系社会中,女性的地位十分低微。在早期,女性在外抛头露面甚至被视为是不道德的行为,更别说女性要进入社会参与社会劳动了。但早在维京时期,冰岛的女性就会与她们的男人一起乘船远行,甚至自行谋生。她们做生意,拥有自己的房产;她们可以拒绝相亲,婚姻不愉快也可以主动提“离婚”,并在离婚后获得一部分的财产。虽然她们在男人不在的时候,大多还是以“家”为中心,但仍有些女性会与维京人并肩作战。从历史来看,不难看出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冰岛的女性就已经备受尊重。与其他国家相比,她们在社会上扮演的是颠覆传统认知的角色。

今日,冰岛仍是一个以渔业为主的国家。冰岛的环境很严峻,但是,只要大海上有鱼群的地方,渔夫就必须出航。从以前到现在,冰岛的男人们长期出海,有时候一离家就是十天半月,也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于是,在家的女人一肩扛起家中大小事务──照顾孩子、养家活口、经营农场、杀鸡宰羊、修补房子等,练就了冰岛女人独立、强大、坚韧的性格,以及能够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过去的历史影响了现代冰岛人的思想与信仰。冰岛女人不受传统的性别束缚,她们相信自己的力量,在各领域中处事干练,独当一面。当今社会中,冰岛不乏女渔夫、女警察、女游览车司机,以及开着霸气越野车的女驾驶。冰岛女人塑造出自己独有的角色,靠着自己也活得像位女王。(延伸阅读:冰岛女性收入低男性14%,于是她们决定提前14% 下班


图片|来源

冰岛几乎没有“全职主妇”

女性想照顾家庭,同时又想发展事业,是件辛苦且不容易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女性在步入婚姻、生了孩子后,难以在家庭与工作间取得平衡,最终选择放弃工作、回归家庭,做全职主妇。

但是,冰岛女性融入职场的比例比任何一个国家都高,无论婚前、婚后,在社会上都非常活跃(延伸阅读:未婚生育不代表家庭破碎!冰岛人的婚姻观)。根据二○一八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冰岛的劳动人口中,有高达八十%的女性投入职场。也就是说,在冰岛几乎看不到“全职主妇”。冰岛女性普遍能够兼顾家庭与事业,这与国家政策鼓励女性工作有极大的关系。孩子出世后,父母一共拥有九个月的有薪育婴假──父母各有三个月的假期,剩下三个月再由父母双方自行调配,可在宝宝出生后的两年内弹性安排使用。除此之外,其他福利像是国家补助的托儿所,以及企业为员工设立的托儿中心,让爸爸妈妈在孩子出世后,也能继续兼顾工作与家庭。在这里,双薪家庭是常态,对于冰岛女性而言,“职场工作”是一辈子的事。

女性经济独立

在东方的文化灌输下,不少女性都觉得付钱是男人的事;男人也认为,是男人就不该让女人出钱。

当今的冰岛社会,有别于“养家、养老婆是男人的责任”,男生女生都是各自经济独立。如果双方同居生活,房租或房贷,以及水电、杂费、网路等帐单,甚至是旅行的花费等,通通平均分担。不论是在恋爱中或婚姻中,在金钱方面,从来不会占对方便宜,就算只是外出吃饭,结帐时也会分开付款。在浪漫的烛光晚餐后,结帐时却要各自刷卡,看似一点都没有公主命、也不可能患有公主病的冰岛女人,你觉得她们很命苦吗? 多数冰岛女人却不这么认为。她们深信,能在冰岛当女生,是件相当幸福且值得骄傲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