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笑开来,好运才会来!”“可能是因为你比较勇敢吧!”还记得《我们与恶的距离》里的经典台词吗? 插画家 Paula Hsu Art 在社群上分享了插画版的《我们与恶的距离》人物,将剧中角色神韵完美刻画, 一起透过插画&语录重温好剧吧!

引起社会讨论的台湾社会写实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在上周日(4/21)完结,剧中谈到无差别杀人事件、死刑争议、新闻媒体困境,乃至于精神疾病的污名化、“家”的定义,都有深刻且动人的剖析。

插画家 Paula Hsu Art 分享了插画版的《我们与恶的距离》人物角色,把剧中每个人的心理状态、神韵完整诠释。这部经典好剧完结后,还觉得失落吗?那就一起回味《我们与恶的距离》吧!

(偷偷说,Paula 也是女人迷的插画编辑哟!追踪女人迷文章,就可以看到 Paula 出没XD)


图片|Paula Hsu Art

李父李母&李大芝:加害者家属,还有活下去的权利吗?


图片|Paula Hsu Art

“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要花一个 20 年去养一个杀人犯。”——李母

“没错,我哥是杀了很多人,但我和我的家人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吗?”——李大芝

哥哥李晓明犯下电影院杀人案后,李家人作为加害者家属,被媒体、社会舆论紧追不舍:“道歉有什么用?”、“是谁教你们下跪的?”泼漆、追打多年,他们怀着沈重的罪恶感,在小乡村隐姓埋名。《我们与恶的距离》用不同的视角让我们重新思考:作为加害者家属,就必须付出一生来赎罪吗?(推荐阅读:演员是容易伤心的生物!专访陈妤:我满 M 的,需要人敲醒

一起从不同角度看待事件:

宋乔安&刘昭国:那我儿子呢?我儿子就没活下去的权利吗?


图片|Paula Hsu Art

“你找到真相、找到动机,就不会有下个受害者了。”——刘昭国

“我也诚心地相信,解决伤害最好的方法就是善后跟预防”——刘昭国

“不要说我想改革,我就是想要回到初衷,当初我们做新闻的初衷是什么。”——宋乔安

“我不想一辈子当受害者家属”——宋乔安

儿子刘天彦在一场无差别杀人事件中丧命,宋乔安与刘昭国身为被害者家属,难以从伤痛中走出,婚姻及亲子关系也因此降到冰点。两人除演出了在面对伤痛时会有的处理方式,或沈溺,或想办法拯救自己,我们也看到了台湾新闻媒体的真实困境,以及对播报社会事件的省思。

关于受害者家属的痛:

廖纽世:老天爷究竟要我们学什么?


图片|Paula Hsu Art

“我们都是好人,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老天爷究竟要我们学什么?”——廖纽世

作为宋乔安的老战友,自她失去儿子后,廖纽世看着她从一个有幽默感、嘴巴坏,但心底温柔的新闻从业者,变成冷面、戴上盔甲,拒绝任何人进入心房的副总监。

在剧里,他始终站在一个温柔的角度,陪伴老战友面对所有苦痛。

美媚&王赦:到底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图片|Paula Hsu Art

“他杀人就应该死,但是不代表民主法治要跟着一起陪葬。”——王赦

“先保护好自己的家庭,才有资格去帮助别人。”——美媚

究竟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尽管社会不谅解、身旁的家人不谅解,王赦仍极力为死刑犯辩护,他在剧里提出的许多问题,也唤起社会再次审视判刑的意义。同时,作为死刑犯辩护律师的妻子,美媚也真实的反应出一位母亲为孩子未来的担忧,引起许多人共感。

关于家的样貌:

应思聪&应思悦:为什么会是我?他们都说我生病了


图片|Paula Hsu Art

“我一定会是部好电影,有好结局的那种。”——应思聪

“你可不可以把我当一个正常人?当一般人可不可以?”——应思聪

“应思聪,你也会好的。”——应思悦

“笑开来,好运才会来!”——应思悦

说到剧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莫过于应思聪在发病之后,对着家人和应思悦不断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想回家。”这一幕,又让多少人落泪呢?

这对姐弟真实地刻划出患者与患者家属面对发病时的心态变化,亦反映社会对精神病患者的污名化。这出剧完结后,我们离精神病患者去污名化还有多远呢?

剧完结了,病友的人生还没:

刘天晴&宋乔平&林一骏:一切都是因为勇敢吧!


图片|Paula Hsu Art

“可能是因为你比较勇敢吧!”——宋乔平

应思聪问着“为什么是我?”为何我会患上病呢?宋乔平拍着他的肩,说:“可能是因为你比较勇敢吧!”宋乔平与林一骏这对医疗组夫妻,在剧中带大家重新认识了精神病患者的处境,并且用温柔的视角去看待所有精神疾病。

正是因为我们如此勇敢,所以上天给我们更多挑战 ,不要放弃自己,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好的:

重温《我们与恶的距离》经典语录,这五周里,我们跟着剧中的角色流泪、欢笑、重新复原、疗愈自己,剧完结了,但是我们对议题的思考、辩论,应该持续下去。

在这场社会的集体谘商课里,你学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