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演员陈妤上篇。2015 年加入演员班甄选,陈妤的名字开始被大众关注,速度之快超过自己想像。她很用力地解释,“一切是幸运,比我演技好的人,太多太多了。”

想要演好戏,想要越来越知名,她说,过程中无可避免会伤害到人:“但是我觉得,当你越被认可的时候,你越要给身边的人力量,告诉他们,他们真的没有比你差。真的没有。”

你听过陈妤,可能是在《恋爱沙尘暴》里性格直来直往的亦珊,可能是《我们与恶的距离》身为加害者家属,仍怀抱理想的李大芝。私底下,有人喊她老陈,有人说她是巴柔萌妹,某种程度,体现了陈妤的性格,有些古灵精怪的,对演员有莫大热情的。

2015 年加入演员班甄选,2016 年开始演出第一部植剧场,这四年的演员路,陈妤跑得很快。用演技抓住大众视线,但她很用力地说,“一切是幸运,比我演技好的人,太多太多了。”

这次专访,陈妤从即将开播的新戏《如果爱,重来》开始聊,讲一对结婚六年的夫妻,在关系紧绷到极点之时,男主角穿越到另一个平行时空,在那里,妻子已成为朋友的女友。于是他必须修补曾经的遗憾,才能顺利回到原本的时空。

饰演一位只活在第二时空的女孩小茜,陈妤说,她有些古灵精怪,有些难以捉摸,某些部分,还蛮像偶尔的自己。

如果我就是最失败的那个,怎么办?

穿越时空修补遗憾,我问陈妤有机会想不想穿越。她果断说不会使用:“因为我怕别的时空的我,比我现在还要好。”

《如果爱,重来》有一段她特别印象深刻,就是男主角安慰意志消沈的小茜,说平行宇宙存在的话,你每做一个选择,就会迸出成千上万个你,只要不要当最失败的一个就好。陈妤很坚定,“至少我现在没看到别的时空的我,会觉得自己是好的。我现在对这个时空的自己很喜欢。”

另一个不使用的原因,关乎遗憾。

好好爬梳过去的人际关系,陈妤沉思一会儿:“不管是朋友,还是另一半,有遗憾之后,才会更知道怎么保护现在身边的人。”

回想过去在感情里,也曾有伤害人的时候。例如当另一半全心全意的爱护自己,她却对另一半说,没有人能承受这么大的爱。事后想想,陈妤说对方也没什么,没有控制欲、没有查勤,只是全心全意的爱,她受不起。

抱歉,当时说了伤人的话,在他人眼中看来很好的一件事,没办法珍惜。陈妤说这就是人性吧,那次的恋情结束后,她看见了自己的弱点,也不想强迫改掉。但这段关系里的遗憾,让自己更柔软,下次或许让自己爱对方多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不想有时光机啊。我有遗憾,我害怕失败,这没事的。说完故事像将肩上的石头暂时放下,陈妤语气很轻快。

所以有机会你也不会穿越?我又再次确认。

“对,俗辣。”她讲得很果决,讲完又一边自己笑。

我也希望被接住

《如果爱,重来》的小茜,像裹着一层厚厚的壳,很多事情会想要自己扛起来:譬如明明已经吃汉堡吃到不想再吃,却还是为了寻找父母的食谱配方,经营汉堡餐车。颓靡消沈之时,总想一肩扛起自己的悲伤,是个会想要自己保护自己的人。(推荐阅读:你不需要总是坚强:五个面对脆弱的方法

我问她,会希望有保护人的能力吗?她摇头,说更希望有接住自己的人,尤其是在成为演员后:“因为我觉得演员都蛮神经质的,所以当我们在发出求救讯号的时候,可以接住我们的人就很重要。”

接住的形式有很多种,譬如看到负评忧郁瞬间爆发时,有人愿意花时间在自己身上,吃顿饭、看场戏;又譬如瞬间否定自己时,需要一句狠毒的话把自己敲醒,痛却直接:“我好像满 M 的。”接着哈哈两句,中气十足。

她感觉幸运,身旁有很多人可以接着自己。但要将柔软的那块坦露出来,告诉别人自己需要安慰,需要拥抱,很不容易。看陈妤演过的角色,亦珊、大芝、小茜⋯⋯也都有不轻易掉泪示弱的坚强。示弱,是需要练习的。(推荐阅读:心理师谈亲密关系:坚强独立,不代表拒绝依赖与示弱

“一开始坚强这个特质的养成是自尊心,因为我吧,也是自尊心爆棚者。”她的成长过程中,似乎不会用“哭”表达难过或委屈,因为不想轻易让别人觉得自己需要被照顾。后来,心里的小刺猬越养越肥,发现坚强在社会里挺好用的,不造成别人困扰、又有人缘。

但真正开始拆掉厚重外壳的,陈妤记得是在大学时期。因为家里出了事,让坚强崩塌的瞬间,那瞬间,很偶像剧。

“那次我很印象深刻,我要拿钥匙开社区大门,但是社区大门坏掉了,所以你乔角度才能打开。那时候我就这样开、开、开,都打不开。”她侧身演了起来,手里握着空气钥匙,不得而入:“然后我就停在那边,我就大哭,觉得为什么我连这种事情都做不好,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不能顺利。”

再有一次,是《我们与恶的距离》的时候,追不上大家的焦虑感让她无所适从,和爸妈说了烦恼后,爸妈回她“那就跟上大家啊!”“那你就是要加油啊!”与预期的安慰不同,她当时低头就开始擦泪。爸妈吓到,抱着陈妤开始安慰。

陈妤说话的时候,喜欢一边演起来,很投入。总觉得,她在这个空间创造了一个很大的泡泡,然后让其他人进到她的世界,和她一起哭,一起笑。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立刻调到你的频率,可能一开始不小心轻忽你的情绪。但是我觉得练习几次之后,对方会蛮容易察觉到你现在的程度。”

她一脸满足:“我觉得,能分析你自己的对象越多,真的是越幸福的一件事。”

比我厉害的演员太多,我知道我有运气

从戏剧系毕业,2015 年进入植剧场演员培训,陈妤说自己是误打误撞。但无论是舞台剧还是电视剧,喜欢表演的初衷都是一样的,都是在研究人,研究情感,研究人之常情。

陈妤很会自得其乐,她眼里的世界,什么都好玩,什么都浪漫新鲜,而且总能从中得出一番道理来。像是有一阵子对奥运的射击类有兴趣,开始看很多射箭、空气手枪的影片。比赛时间很短,考验的除了技术,还有心理素质,所以在训练选手时也很重视心理素质的培养。

她问,为什么表演领域没有人想过?表演也需要心理素质啊,“我觉得当演员超容易伤心的。”陈妤苦恼说着,拍摄越多戏,越有实感。

“我们何尝不是跟世足一样?你知道只要在那场比赛里面表现好,身价就是翻千百倍。我觉得就是一模一样的逻辑。演员只要接到一个好的角色,你的世界就会变得非常不一样。”

名声像藤蔓一样加速生长,还来不及准备好,采访报导接踵而来,陈妤低头看桌面,喃喃自语,这一切超乎自己的想像,觉得不太健康。这背后没有说的,我想是随之而来的压力。她抬头,很认真用力地解释:“比我厉害的演员太多了,真的真的。而且我读戏剧系,班上有才华的人一把抓哎。我真的是蛮知道说,有时候确实是运气。”

运气使然也罢,实力使然也好。坐在我眼前的陈妤,只不过是用着自己的方法,去诠释自己看到的世界而已。演戏的初衷是希望大家能从中得到治愈的力量,在这过程,她也希望越来越知名,接到更多好戏。

“但是在这过程中,我如果为了接到好戏,就变了一个人呢?”她对自己抛出一个疑问,是不是更知道如何迎合别人?知道如何让别人喜欢自己?这感觉有好有坏,坏的是可能伤害到其他人。

陈妤专访的时候,谈到越深的话题,总喜欢盯着窗外,抛出问题,我常常觉得,在她一人独处的时候,也会这样反问自己。沈默许久:“我后来的解答是,只要有一个人,她在工作岗位非常认真,就有可能在别人的世界里是坏人?因为你一直往上爬,就是踩着别人的尸体往上,无可避免的。”随后她像是解脱般松了口气:“但是我觉得,当你越被认可的时候,你越要给身边的人力量,告诉他们,他们真的没有比你差。真的没有。”

“活着还是会无可避免伤到别人,但还是可以想想,与善的距离。”

专访下篇:听黑胶、打电动、讲道义!有一种老成叫陈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