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岁孟加拉女孩 Nusrat 指控校长对她性骚扰,引起反弹声浪。某天,一群人将她骗到学校顶楼,威胁她撤回对校长的控诉,否则就放火烧她。最后, Nusrat 全身烧烫伤面积高达 80 %,不治身亡。

近日,在孟加拉,一起性暴力事件引起社会关注。 根据《 BBC 》报导,19 岁女孩 Nusrat Jahan Rafi ,出面指控校长 Siraj-Ud-Daula 对她性骚扰;两周后,同学将她带到顶楼,威胁她撤回对校长的控诉,但 Nusrat 不从,于是他们放火烧她,最后 Nusrat 送医不治。


图片|来源

Nusrat 来自孟加拉国首都达卡的小镇费尼 (Feni) ,她在一所伊斯兰学校上学。2019 年 03 月 27 日, Nusrat 指控,校长 Siraj-Ud-Daula 把她叫到办公室,对她性骚扰。 Nusrat 报案后,警察逮捕校长。然而,却有一群人聚集在街头,要求释放校长,这个抗议活动,是由两名男学生号召组织而成,也不乏当地政界人士的参与。渐渐地,人们开始责怪 Nusrat ,而她的家人们则相当担心她的安全。

04 月 06 日, Nusrat 去学校参加期末考试。当时,她的哥哥 Mahmudul Hasan Noman 为了妹妹的安全着想,打算陪着 Nusrat 进去学校,但却被阻止。

“I tried to take my sister to school and tried to enter the premises, but I was stopped and wasn't allowed to enter. If I hadn't been stopped, something like this wouldn't have happened to my sister.”
“我想带我妹妹进入校舍,但我被阻止进入学校。如果我没有被阻止,我妹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暂时获救的 Nusrat 回忆事发经过:一个女生和 Nusrat 说,她的朋友被打,于是 Nusrat 跟着那个女生到学校顶楼。当 Nusrat 到顶楼后,四至五名穿着蒙面长袍的人将她团团围住,向她施压,威胁她撤回对校长的控诉。 Nusrat 拒絶后,这些人便放火烧她。

当地警察 Banaj Kumar Majumder 表示,犯罪者想将这个案件伪装成自杀。所幸 Nusrat 在犯罪者逃离现场后获救,导致这个盘算破灭。

不幸的是,当 Nusrat 被送到医院后,医生发现她全身烧烫伤面积高达 80% 。当地医院无力治疗,于是将她送往达卡的一家医院。在救护车里, Nusrat 觉得自己可能无法顺利获救,于是用她哥哥的手机录了一段声明。

"The teacher touched me, I will fight this crime till my last breath."
“老师确实摸了我。就算只剩最后一口气,我也会奋战到底。”


图片|来源

04 月 10 日, Nusrat 在医院去世了。成千上万的人到费尼参加她的葬礼,进行哀悼。这件事,也广泛引起孟加拉媒体的注意。

根据《 bdnews24 》报导,04 月 14 日,两名和 Nusrat 同校的男同学 Nuruddin 和 Shamim,向警方认罪。警察局长 Taherul Haque Chauhan 说,根据陈词,他们是听从校长 Siraj-Ud-Daula 的指示来进行犯罪。

Shamim 坦言, 先前 Nusrat 曾经多次拒绝他的示好与求爱,这件事成为他参与犯罪的强烈动机。(延伸阅读:【性别观察】社会急需的性别教育:被拒绝是理所当然,被接受不是

警方表示,目前已逮捕了 15 人,其中有 7 人和这个案件有关。被指控性骚扰的校长 Siraj-Ud-Daula 则仍处于羁押状态。

孟加拉总理 Sheikh Hasina 见了 Nusrat 的家人,她承诺会将涉及案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

"None of the culprits will be spared from legal action.”
“没有任何罪犯可以免于法律惩治。”

这起事件引发了强烈的抗议活动,成千上万人透过社群媒体,表达对孟加拉国性侵受害者困境的愤怒与担忧。

根据女性权益组织 Bangladesh Mahila Parishad 统计, 2018 年,孟加拉发生 940 起强暴案件,而研究人员认为,真实的数字可能还要更高。

“当一名女性试图想为性骚扰伸张正义时,她必然会再次面对骚扰。案件会一直影响她,社会为此羞耻,而警方缺少调查意愿。”人权律师 Salma Ali 说,“如此一来,导致受害者放弃寻求正义,犯罪者老是幸免于罚,因而不断犯罪。”

其实,早在十年前—— 2009 年,孟加拉的最高法院就要求所有教育机构都必须建立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或中心( sexual harassment cells ),让学生能在那里投诉,但却很少学校付诸行动。现在,孟加拉当地倡议者要求应该确实执行这件事,并将其纳入法律,以保护学生。

暴力,是让女性恐惧的创伤

从这起事件,我们可以观察到两件事:一是性别暴力常成为一种“复仇”手段;二是不友善的社会氛围,让性暴力受害者不断受到谴责,因而更不敢发声。

报导中,对 Nusrat 性骚扰的校长,在被逮捕后,并没有进行反省,而是找来一群人恐吓 Nusrat ,对其施予暴行; Nusrat 的同学 Shamim 则因求爱被拒 , 同样选择用暴力手段来打击 Nusrat 。当一个男性想对女性“复仇”时,想的、做的,常常都是身体的暴力。

在台湾,根据行政院卫福部统计, 105 年度,台湾妇女遭受亲密关系暴力统计资料调查,施暴者的生理性别,多达 98.9% 为男性,1.1% 为女性。

而根据联合国调查,全世界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女性,一生中曾遭遇过暴力的威胁。无论是强暴或家暴等等,都被心理学家和性别学家评为比死亡更令女人恐惧的创伤。

2014 年,一名伊朗少女因抵抗强暴的自卫行为被判处死刑;2015 年,一名土耳其大学女生被巴士司机强暴,她拿出辣椒水狂喷司机的脸,司机因被激怒而拿出刀械与铁棒,攻击她直至死亡; 2016 年,一名阿根廷少女遭毒犯多次轮暴,再以尖物穿刺,致使心脏衰竭不治;2018 年,一名 8 岁印度女孩遭四名警察轮暴,而后杀害。

性别暴力,从未消失。它可能远在他乡,也可能在你我的生活周遭。性别暴力议题,不是“他们”的事,而是“我们”的事。只要结构尚存,性别暴力就无所不在。

说出来不会更好:被谴责的性暴力受害者

许多人讨论:为什么在 Nusrat 被袭击后,整件事才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这个案件会改变孟加拉民众对性暴力事件的看法吗?

因为害怕遭到社会大众或家人羞辱,许多孟加拉女性都选择将性骚扰或性侵害事件保密。 Nusrat 做了勇敢的决定,她选择挺身揭发这一切,然而,起身反抗的结果,却让她遭逢更痛苦的悲剧。

我们会发现,当社会氛围对性暴力受害者不够友善,甚至充满敌意时,这些受害者的处境将更加艰辛。许多时候,发生性暴力事件时,大众常常习惯先审视或检讨受害者——你是不是穿得太暴露?你是不是独自一人去不良场所?或者,你对加害者说了什么挑衅的话吗?

一名孟加拉民众 Anowar Sheikh 在 《BBC》孟加拉语的脸书发表看法:“许多女孩在类似事件中,都因为恐惧而没有反抗。蒙面长袍,甚至是用铁制成的衣服,也无法阻止强暴犯。”

在这种谴责性暴力受害者的社会氛围中,对受害者而言,把自身经验说出来,事情不但不会变得更好,甚至会引来更多遭受暴力对待的风险。

"This incident has shaken us, but as we have seen in the past, such incidents get forgotten in time. I don't think there will be a big change after this. We have to see if justice gets done." 
“这起事件,让我们感到震撼。但正如我们过去所看到的那样,这些事会随着时间流逝被遗忘。我不认为,在这个事件过后,会造成什么大的改变。我们必须在意,是否有确实伸张正义。”
—— Gayen ,达卡大学 (University of Dhaka) 教授

我们从小就应该要培养孩童对性暴力的认识,而这件事需要家庭与学校共同努力。在此同时,社会也须重视受害者经验,除了警方确实执法,大众也应该给受害者足以安心说出性暴力经验的氛围。

性暴力受害者,除了得忍受生理上的折磨,更常有挥之不去心理阴影与精神压力。请对性暴力幸存者温柔以待,陪伴他们走在伤口复原的漫漫长路。(推荐阅读:正视性侵:写下你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