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脸迎人、充满清新气息的李欣芸闯荡音乐界三十余年,创作过许多精彩作品,更是华语电影百年第一位女配乐家。谈及作品里满盈的在地性与张力,李欣芸笑道,“看起来很乖,就是我的叛逆啊!”

提到李欣芸,你的印象是什么?跨界音乐才女、美国柏克利音乐学院高材生,华语电影百年来第一位女配乐家还是金曲奖、金马奖双料得主?永远笑容满面,充满青春气息,像是一直活在无忧的音乐世界里,在她眼中的自己,到底又是什么样子呢?


《心情电影院》专辑获第 28 届金曲奖五项提名。图片|GMA 第 28 届金曲奖

看起来很乖就是我的叛逆

甫担任 4/6 在凯达格兰大道总统府音乐会的音乐总监(与柯智豪共同担任),一结束,就紧接着 5/19 与台北市立国乐团合作的《有闲来坐-台北的十张椅子》的整场作曲,李欣芸老师跟先生还是抽空跟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关于求学生涯,关于音乐与旅行,关于婚姻与叛逆。

我说:“欣芸老师看起来很仙气,但其实您的作品在地性很强,而且还有一种边缘性,蛮冲突的感觉。”

欣芸老师听到这笑了,“看起来很乖,就是我的叛逆啊!”

很早就出道的她,在民歌年代的晚期,作品就获得金韵奖跟大学城全国大专歌谣创作比赛的大奖殊荣。1992 年与林暐哲、李守信、金木义则几位鬼才音乐人,一起创组“Baboo 乐团”那时创作了很多在当年相当前卫的新台语歌。从事电影配乐时,身边的工作人员更是三教九流,像《少年吔,安啦!》、《双瞳》、《军中乐园》等,不只是男性导演,剧情本身也都是很阳刚的题材。李欣芸看过太多所谓“叛逆”或很有“主见”的人,但是她觉得真正有想法,是不需要用外在去表现,那好像是怕人家不知道她很叛逆或很强势。尤其是女性,要在这个“江湖”求生存,也不是用很“阳刚”的形象,就能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圈子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也推荐你:演活我们的无惧年代!梅莉史翠普:“女人能够柔软也可以强悍”

她自陈:“因为我的名字啊!欣就代表快乐,芸是草字头,我不必像大树那样强壮,也不用像花那样艳丽,我虽然长在他们之中,但我不用像他们一样,因为我就是一株快乐的小草啊!”一贯的清新柔弱,却成为她最强烈的风格。


作品多元,风格清新的李欣芸,曾以电影《深海》的配乐获得第 42 届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图片|李欣芸音乐制作有限公司提供

逃离圈圈

从小就读音乐班的她,加上大学四年的修业,几乎是“在古典音乐里长大”。但是李欣芸却不甘于此,她看着很多的同学或学姊,以学好琴、培养气质,认为是以后嫁做医生娘的好条件。也有的人,拥有很好的技巧,但是不看着谱,就没有办法弹出任何一个音。她一直想要逃离这样的“圈圈”,不管是只能颂扬古典乐的优美而轻视其他音乐风格,或是女性的才华只能成为婚姻的一种陪衬、女人终究还是要以走进家庭作为第一目标,这类的想法都让她感到窒息。好像女人生来应该为家庭服务,而非创作。

直到了美国求学之后,她才发现在那里,不会有人特别称她“女”配乐家,因为在那里,你是什么性别、你是什么年纪,都不影响你的学习。也不会局限什么性别的人应该学什么科目才是正确的,才是被期待的。李欣芸之后不断的在做跨界音乐,或许跟心中一直想要“跳脱框框”很有关系。古典音乐固然亘久经典,但是她想创造的,是那些“还没被记录下的美好”。


大学毕业后在录音室巧遇同为女性创作者的 Joni Mitchell,她那时正在录制 Travelogue 专辑。图片|李欣芸音乐制作有限公司提供

台北是什么声音

李欣芸虽然在高雄出生,但是是在台北长大,一直想要帮这座孕育她成长的城市“台北”,写一些歌,纪念人们生活的痕迹。但是提到台北,你会想到什么呢?“阴冷、无情、冷酷、快速”听起来都像一个无法静下来好好体会生活的节奏,而写台北,又该用什么样的风格呢?电音、交响乐还是摇滚?什么类型才能表现台北的拥挤与多面,是她们一直在脑中思考的问题。直到去年,台北市立国乐团的郑立彬团长邀请李欣芸老师创作曲目,她才想到“充满东方情调的交响诗”就是书写台北最好的一种形式!两边一拍即合,立马将这个酝酿已久的构想付诸行动。

《有闲来坐-台北的十张椅子》讲着什么样的音乐故事呢?我们又将从音乐里看见什么样的台北风景呢?这次李欣芸用一种古今呼应、动静交错的形式,来讲述新北与台北十个各具特色的行政区,音乐里有河岸、有山城、有闹区、有老街、有庙宇,也有年轻人聚集的闹区,每一个地方都有一张椅子,欢迎你来这里歇脚。


台北的十张椅子-欢迎你来坐来听。图片|李欣芸音乐制作有限公司提供

计画进行的方式很特别,李欣芸先以“地景”作为旋律的发想,再邀请黄惠玲导演拍摄影像。影像里的人物不是预设的,是偶然走进镜头里的人物,纪录片的拍摄手法让影像中的人物,多了一种“随机”与“偶遇”的未知。说不定,你我在不知不觉中,参与了这个作品的完成。因着我们自己便是台北城中生活的角色,一个游历其中,忙碌生活中需要坐下来歇脚的人们。这次还邀请了知名摄影师谢三泰,提供旧时台湾的纪实摄影作品,让人们在音乐流动中,不只看见现在的我们,更看见定格在过去的历史纹路。

在李欣芸眼中,每个场域都是人生活的背景,人生活在其中,便感染了不同的速度与气味。李欣芸的音乐总令人感到放松,因为只有放松,人才能看见、听见更多自己与生活的关系。“有闲来坐”则代表了一种邀请,让人在忙碌中停下脚步,进入休憩与放松的状态随着音乐释放心中深藏的情绪,甚或在影像中,看在自己真正的模样。

不断前进的旅途

李欣芸在学生时代,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惨绿岁月,那时的她,虽然成绩、外貌跟音乐表现样样出色,却莫名遭受到排挤与言语上的霸凌。让从来不喜欢与人竞争的她,更将自己放逐到自我的世界,或许也是那段时间的孤寂,让她对“非主流”的人事物特别敏锐。后来,不管是原住民、地景音乐、地下音乐,或是挖掘本土元素的创作,她都很有兴趣,她总能为那些“静静躺在那里”的事物,写出属于他们心中的哀愁与呐喊,这些来自土地的风景,也成为她不断创作的丰沛泉源。


高中时期的李欣芸,图片|李欣芸音乐制作有限公司提供

李欣芸喜欢旅行,她总在旅行中看见不同的风景,又在风景里读到不同的故事,于是她为这些故事谱写旋律,写出那些人在风景里生活的样貌与点滴。她曾为大稻埕、北投、日月潭、台东都兰等地创作过歌曲,她会花很多时间去到当地,感受当地的人文风情、地形与空气,然后写出让人一听就能漫步其中的音乐,好像听着李欣芸的音乐,也一同去到那些风景里,上演了一段人生。(延伸阅读:世界没有因旅行而改变,我却因旅行开始改变世界

出道已逾三十年的李欣芸,在她身上其实很难看见时光的太多痕迹,或许是因为心态的年轻,让她还在一直不断的尝试,除了音乐制作外,李欣芸音乐制作有限公司还签新人、制作台语专辑、帮人写书与网红合作。我提到:“相对于古典乐,妳是否也在用作品创造属于当代的流行,成为未来的经典?”

李欣芸的回答很奇妙,“就算不能成为经典,昙花一现又如何?如果怕错,就不敢玩啦!”我想这一路,李欣芸就是抱持这样不怕犯错,勇于冒险的精神,才能在音乐的市场开出一条未知的道路。她也鼓励年轻人,勇敢去尝试,唯有无惧于未知,才能说走就走。


华语电影百年第一位女配乐家。图片|李欣芸音乐制作有限公司提供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黄树林里有两条岔路,而我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我选了一条较少人走过的路,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而这让一切变得如此不同。

──〈未走之路〉罗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

这是李欣芸非常喜欢的一首小诗,也是她心情的写照。她将带着玩心继续前行,所去到的任何地方,都因着她的眼光,而看见风景里的故事,听见故事里的音乐,写出人心里的旋律。就让李欣芸的音乐,带着我们继续旅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