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 4 月 20 日前后,日历总会被叶妈妈预先撕下,跟永鋕相关的照片文件也怕触景伤情而大多烧毁了。今年的叶永鋕逝世纪念日过了,但追求性别平等教育的进程,不会结束。

文|杨嘉宏、玛达拉.达努巴克(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种子讲师)

每年的 4 月 20 日,总会有许多关心性别平等与同志教育的朋友在网路上发表纪念叶永鋕的文章,尤其去年年底反同团体透过公投要求删除“性别平等教育法实行细则”里提到“同志教育”的用语,使得现今许多县市教育单位迫于选票压力,不顾性别平等教育母法仍要求学校尊重及考量学生与教职员工之不同性别、性别特质、性别认同或性倾向,并建立安全之校园空间的明文规定,出现自我审查与排除同志教育的作为。

如高雄市教育局就将今年原订针对中小学教师办理的性别平等教育研习,无预警下架,局长甚至提到教育讲求自愿性,英国的家长有权力不让孩子接受同志教育等言论。不论高雄市教育局长引用的资料是否正确,也不论今天被取消并要求进一步审查内容的性别平等教育研习对象不是中小学生,而是年满 15 岁以上的现职老师,局长的言论都在告诉大家一件事,就是高雄的家长有权力不让学生接受尊重多元性别的同志教育,我们更不禁担心,会不会有些老师也会因着局长的逻辑,宣称自己只要实施男女有别、两性相互尊重的教育就好,没有义务将尊重多元性别的价值贯彻在自己的教学与管教中。如果是这样,那台湾的性别平等教育到底在永鋕离开后的 19 年造成什么改变?

今年的 420,教育部长潘文忠在脸书上发了一篇【4 月 20 日|玫瑰少年离开我们的第十九年】,贴文提到:

谢谢你

教我们尊重

教我们懂得理解他人

教我们“不一样,也可以有着很美的模样”

谢谢你,永鋕

你替我们上的这堂课,19年后还在继续

继续带给这片土地

勇敢、包容与希望

而我以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身分

向你承诺,我们一定会努力

努力不再让任何一位孩子

因为霸凌、歧视而受伤

努力让每一位孩子

为自己的样子骄傲、自信

我们印出教育部长的脸书发文带去给叶妈妈看,叶妈妈认真地看着并感谢潘部长在现今的压力下仍展现对同志教育的坚持。她说自己虽然只是个农妇,但她都能不畏压力地站出来支持同志教育,希望教育部、各地的教育官员及学校老师都能勇敢地将同志教育继续教下去。

叶妈妈提到永鋕在国小三年级时,因为老师缺乏对多元性别的认识,经常针对并体罚阴柔的永鋕(延伸阅读:校园内没有性别教育,谁来接住“叶永鋕”们?),各方的指责加上被社会绑得死死的性别刻板观念也让叶妈妈跟永鋕的关系有时变得紧张,所幸透过卫生所介绍高医精神科,经过医生跟心理师与全家晤谈后,告诉叶妈妈,永鋕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家长的观念,所以不要禁止永鋕做他喜欢做的事。从此以后,叶妈妈放松了,跟永鋕变得更加亲密,她笑着说自己像栽培博士一样地投资永鋕买各种他喜欢的东西,看他玩得很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

叶妈妈其实从医生口中听到永鋕没有问题后,放下对永鋕的焦虑,但另一方面也开始自责自己起初对多元性别无知时,对永鋕过度的管教。直到永鋕离开后,她对学校长期无法有效教育学生不要欺负永鋕,甚至老师本身对于多元性别平等的观念都如此欠缺感到愤怒不甘心,参杂着自己过往对永鋕的愧疚,几乎让自己崩溃。(延伸阅读:专访同志热线彭治鏐:叶永鋕事件,被扔下与霸凌,是每个人的恐惧​​​​​​)


图片|来源

每年 420 的前后日历总会被叶妈妈预先撕下,跟永鋕相关的照片文件也怕触景伤情而大多烧毁了。虽然每次提到叶永鋕,叶妈妈的心总会纠结成块,但为了支持同志教育,叶妈妈仍一次次地挺身而出,用自己痛失爱子的经历,沈重地呼吁台湾的性别平等教育好不容易往前进了,不要因为恐惧与无知又将同志学生踢进柜子里。

如果 19 年前的 420,永鋕仍开开心心哼着歌回到家,说不定 19 年后的 420,永鋕正跟着他的同志伴侣讨论着未来无限可能的人生时,相信叶妈妈也会在一旁笑着斗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