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男孩会被笑“娘炮”?我们得到的答案很广泛,包括:留长发、不喝酒、字迹漂亮、吃草莓点心。

将顺异男当成一块铁板,或许容易。可是我们怎么知道,这些看起来“像个男人”的男性,在生命中付出过哪些代价?当他们觉得这些对待不合理时,有没有人站出来说话?他们有没有机会认识到,这些“像个男人”的要求,也是一种性别不平等?

文|男性解放

我们询问男孩,有没有笑过别人“娘炮”?“pussy”?“娘娘腔”?或者,有没有被人这样笑过?[1]

原本预期,笑别人的会多点,被笑的少一些。结果却让人意外:

大约三分之二的男孩表示,自己曾被这样嘲笑或辱骂。而且,不只是外显特质阴柔的男孩,就连看起来符合主流期待的男孩,都有过类似遭遇。(延伸阅读:陈繁齐专文|当社会否定男性温柔可爱,我还算“及格”吗?

被笑的原因有:[2]

●不喝酒、不抽菸或不吃辣

●买现打果汁喝

●正餐吃便利商店的沙拉

●吃了和草莓有关的点心或饮料

●吃素

●和同学一起吃饭,点餐时犹豫不决

●穿军靴以外的靴子

●穿有毛领的羽绒外套

●拥有粉红色的东西,比如玫瑰金的手机

●修剪体毛

●吃不胖,或身材比较瘦

●肤色太白

●浏海太长,或者留长发

●修眉或化妆

●讲话的声音比较小声

●不想当众脱上衣、打赤膊或换衣服

●在男厕大便间尿尿

●大热天撑伞

●擦防晒油或防蚊液

●怕感染流行感冒,所以戴上口罩

●上瑜珈课

●字迹漂亮

●不爱运动

●会弹琵琶或古筝

●游戏 main 角是辅助或治疗

●游戏或运动输给女生

●抬不动重物

●隔天要考试,于是婉拒了朋友的游乐邀约

●椅子不够,和女同学一起坐同一张椅子

●带弟弟上学,牵他的手,被同学看到

●准备妈妈的生日礼物

●和刚交往的女友单独过夜,纯睡觉没上床

小学上体育班的男孩说,他因为球打得不好,被教练骂:“你在干什么?女生都打得比你好。”

教练的说法,不仅警告男孩“不像个男人,你就会受罚”,也在告诉他们“女性(的能力)是比男性更差的”。(延伸阅读:阴柔的“中二男孩”?为什么我们期待男生要有男生的样子

另一个男孩说,他永远记得自己剃了腿毛后,女友皱眉的样子:“恶心唉,男生没有腿毛很娘。”

问题不只是教练或女友。问题不在个人,而是这些“个人们”的行动,反映了什么样的性别秩序?以及,这种性别秩序如何透过“个人们”的嘲笑辱骂,串联起来,无孔不入地在日常生活中监控起你的言行举止“有没有符合你的性别该有的样子”?——记得吗?我们提到了,“就连看起来符合主流期待的男孩”,也都被这样监控着。


图片|来源

曾有人跟我们说:“你们做性别平等,应该先关怀明显弱势的人,比如女性、同志或阴柔男性。顺异男过得那么顺遂,没有被性别压迫的经验,根本就不需要关怀。叫他们不要压迫别人就好了,不要浪费心力。”

我们可以理解这种观点,但并不同意。

这种观点,将顺异男当成一块铁板。可是,我们怎么知道,即使看起来“像个男人”的男性,为了要“像个男人”,在生命中付出过哪些代价?遭遇过哪些事情?当他们觉得这些对待不合理时,有没有人站出来说话?他们有没有机会认识到,这些“像个男人”的要求,也是一种性别不平等?

你呢?你有过类似的经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