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国,有多起女孩“烫乳”事件。她 10 岁时,妈妈拿着高温器具,烫平她的乳房。当时,母亲对她说:“如果我不烫你的胸部,就会有男人来找你做爱。”她甚至不能哭,如果哭了,就是让家庭蒙羞,因为她不是坚强的女孩。

或许,你听过非洲传统部落盛行的“割礼”——割除女孩的阴蒂,甚至是大小阴唇。那么,你听过“烫乳”吗?

烫乳( Breast Ironing ),是用灼热的器具,将女孩的乳房烫平,藉以延缓乳房发育,减少性吸引力。通常,由母亲来替女儿操作“烫乳”过程:将器具放在火上加热,再用这些高温器具,直接挤压、熨烫乳房。只进行一次,可能效果不彰,所以往往需要持续好几个月。

联合国统计,全世界多达 380 万女孩,受其影响。再根据妇女与女孩发展组织( CAWOGIDO ) 估计,在英国,目前约有 1000 名女性被强迫“烫乳”,造成身体伤害与心理阴影。《 BBC 》报导了一些女孩被“烫乳”的经验。

图片|来源

Kinaya (化名)住在英国, 原生家庭来自西非。在她 10 岁时,她也经历了“烫乳”。当时, Kinaya 母亲对她说:“如果我不烫你的胸部,就会有男人来找你做爱。” Kinaya 说,她甚至不能哭:“这种疼痛,不会随时间减轻。”

"You're not even allowed to cry out. If you do, you [are said to] have brought shame to your family, you are not a 'strong girl'."
“他们不让妳哭。如果妳哭,你就是带给家庭耻辱,因为妳不是‘坚强的女孩’。”

现今, Kinaya 已经成年,且有了自己的女儿。在她的女儿 10 岁左右时, Kinaya 的母亲提议,也让她“烫乳”。

"I said, 'No, no, no, none of my children are going to go through what I went through, as I still live with the trauma."
“我说:‘不不不,我的孩子不该经历我经历过的事。直到现在,我都有阴影。’”

Kinaya 担心,即使她强烈反对,家人还是固执地想做这件事,于是她不再和家人住在一起。


图片|来源

另一位女性 Simone (化名)也向 Victoria Derbyshire 节目分享:在她 13 岁时,她的母亲得知她是同性恋,但她还是逃不过被“烫乳”。 

"According to her, maybe I was attractive because of my breasts, so if she can iron them and I'm flat, then maybe I'll be ugly and no-one will admire me."
“根据她的说法,别人可能是被我的胸部吸引。如果把乳房烫平,我会变丑,就不会有人喜欢我了。”

“烫乳”后,她被迫穿上一件非常紧身的“束胸”,只是为了让胸部变得更平坦,那件“束胸”却压得她几乎难以呼吸。

几年后,她被迫嫁给一个男人,生了一个小孩。在哺乳过程中,显见“烫乳”的长期危害。“喂奶时,特别困难,好像是身体打了结,一些神经好像已经被毁掉了。”

英国内政部:烫乳,就是虐待

一名女性说,小时候的一次体育课,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和同学不一样——她才意识到,原来并非人人都会被“烫乳”,这件事带给她冲击与压力。“如果当时体育老师有察觉,或是他们受过训练,我或许可以得到帮助。”她补充。

英国国家教育工会( National Education Union )提出,英国需要将“烫乳”相关内容加入学校必修课程,以保护女童,避免她们受虐。联合主席 Kiri Tunks 呼吁,应号召英国学校的教职员工——特别是体育老师——接受相关训练,加强对相关迹象的敏感度。她也希望,英国学校可以更重视“烫乳”议题,对这件事投入和“割礼”同样程度的关注。

英国保守党议员尼基·摩根( Nicky Morgan )认为,“烫乳”问题应该被注意、处理与阻止。她也表示,教师扮演了重要角色,因此教师应该接受相关教育;甚至,需要在工作上与女童或年轻女性接触的人,同样须接受相关训练。

英国内政部说,如果发现值得警惕的情况,教师有责任上报。另外,虽然英国没有和“烫乳”直接对应的法律刑责,但内政部表示这是虐待儿童的其中一种形式,应以相关法律被起诉。

切斯特( Cheshire )警方的自卫讲师 Angie Marriott 表示,“烫乳”相关举报并不多见,因此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英国“烫乳”的真实情况,是被掩盖且不为人知的。

”It‘s a 'sensitive, hidden crime', with women afraid to speak out for fear of being "ousted from their communities."
“这是一种‘敏感而隐蔽的犯罪’。女性害怕被自己的群体排挤,因此不敢发声。”
—— Angie Marriott

“I know this is happening because people have divulged it to me, And they've said it's the first time openly that they've ever spoken about what's happened to them, and they felt ashamed."
“因为有一些人告诉我,所以我知道这个情况。她们都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把这件事讲出来,而她们为此感到羞愧。”
—— Angie Marriott

Angie Marriott 希望大众能重视“烫乳”议题。虐待所留下的伤疤,不会随着女孩长大成人而消失,往往造成心灵阴影。

女性的胸部,出了什么问题吗?

“烫乳”和“割礼”同样都需要被大众正视。割礼,意即“女性生殖器切除 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 )”,它指的是,因为文化而非治疗原因,对女性施行部分或完全切除外生殖器的手术。这个习俗,在过去引起国际社会的广大关注,因为它严重摧残了女性的身心健康与人权。(延伸阅读:看见女性生理器官的两种失去:“亲密的文字”与“割礼”仪式

替女孩进行割礼或“烫乳”的,大部分是母亲或其他女性长辈。这些母亲的初衷不是要伤害女儿,但却成为这件事的推手。她们在过去的生命经验里,可能也曾体会过性暴力,或对性暴力有所恐惧。环境或社会氛围,在她们眼中,充满风险与危机,因此认为唯有这么做,才可能“保护女儿”。

“暴力是系统性的,因为它锁定一个群体的成员,只是因为他们属于该群体。举例而言,任何女性都有理由恐惧强暴。⋯⋯暴力的压迫不只存在于直接的受害,而是存在于所有受压迫群体成员共享的日常知识当中;他们知道自己之所以容易成为暴力的目标,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的群体认同。”——〈压迫的五张脸孔〉( Five Faces of Oppression ), Simone Weil

这些母亲或长辈,以“减少女孩遭逢性犯罪的可能”为由,替她们烫平乳房,使其胸部变得扁平,进而降低性吸引力。然而,这么做,完全无益于解决她们所担心的性暴力问题。以保护为名的伤害,其实,隐含的是检讨受害者的思维。

要减少性暴力事件对女孩的伤害,绝非将责任推到女孩身上——“避免胸部隆起”,和“避免穿着暴露”、“避免夜晚出门”的想法一样,都落入检讨受害者的迷思中。(同场加映: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让性暴力的讨论,不只停留在检讨受害者,而是让加害者真正扛责;而该为性暴力负责的,不仅是个人,也是纵容暴力持续发生的结构与体制。唯有我们正视性别暴力的无所不在,开始面对,开始讨论,才可能真正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