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其他大学联谊时东大的男生向来受欢迎。而我则从东大的女学生那里听到这样的事。被问到‘妳是哪个大学的啊?’的时候,是这样回答的:‘东京、的、大学⋯⋯’为什么这么答,是因为只要说是‘东大’对方就会打退堂鼓的样子。为什么男学生可以对身为东大生感到骄傲,女学生却要对这样的回答犹豫呢。”

在“最后的平成入学典礼”上,东大荣誉教授上野千鹤子提到,今日女性仍须面对无数性别歧视。以下是演讲全文。

翻译|燕麦


图片|来源

恭喜你们入学。你们是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才能来到这里的。

女学生所处的现实

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怀疑选拔考试的公正性,若是不公正的话,你们肯定会怒火中烧吧。然而,去年东京医科大学爆发入学考试的舞弊事件,被证实对女学生和重考生差别待遇。文科省在全国 81 所医科大学、医学部全数调查的结果显示,男学生的合格率是女学生 1.2 倍。出问题的东医大是 1.29 倍、比例差距最高的是顺天堂大的 1.67 倍,昭和大、日本大、庆应大等私立学校都排在上位。数据低于 1.0,表示女学生相对易入学的有鸟取大、岛根大、德岛大、弘前大等地方的国立大学医学部。顺带一提东京大学理科三类的数字是 1.03,低于平均值但比 1.0 高,该如何解读这个数字呢。统计很重要,因为有统计作为根据,考察才能成立。

女学生比男学生难合格,是因为男考生的成绩比较优秀吗?发表的全国医学部调查结果的文科省负责人表示:“并没有显示男生表现较好的学部、学科,无论理工科或文科,都是女生表现较为优异的情况比较多。”所以说,除了医学部以外,男女的入学合格比在 1 以下,医学部却高于 1 的结果,显然需要对此现象说明一下。

事实、各种数据证明女考生的偏差值比男考生要高。首先是女学生有为了避免重考而提前准备决定好应考学校的倾向。第二是东大的入学生里女性比例有着长期无法跨越的“20% 之壁”。今年的 18.1% 比前年度要下滑。统计上偏差值的常态分布并没有男女差异,显示比男学生要优秀的女学生参与东大的考试。第三,四年制大学升学率有着性别差异。根据 2016 年度学校基本调查,四年制大学的升学率男生的 55.6%、女生则是 48.2% 有着七个百分点的差异。这个差距并非成绩差异造成的。而是父母亲的“儿子就让他读到大学、女儿就读到短大”的想法造成的结果。

最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马拉拉来访日本时提到“女性教育”的必要性。这对巴基斯坦来说是重要的,但对日本来说就毫无关系吗。“反正是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嘛”等泼冷水、扯后腿的事,被称作 aspiration 的 cooling down,意思是对志向、抱负的冷却效果。马拉拉的父亲被问到“请问你是怎么教育你的女儿的”,他的回答是“不要折断她的翅膀”。也就是说,太多的女孩子们,被折断了只要是孩子都拥有的那对翅膀。

这样走来努力考上东大的男女学生们,等着你们的是怎样的环境呢。和其他大学联谊时东大的男生向来受欢迎。而我则从东大的女学生那里听到这样的事。被问到“妳是哪个大学的啊?”的时候,是这样回答的:“东京、的、大学⋯⋯”。为什么这么答,是因为只要说是“东大”对方就会打退堂鼓的样子。为什么男学生可以对身为东大生感到骄傲,女学生却要对这样的回答犹豫呢。因为男性的价值和成绩的优异被认为是一致的,但女性的价值和成绩的优异却是相悖的存在。女生从小就被期待要“可爱”。话说回来“可爱”是什么样的价值呢?被爱、被选择、被保护的价值里存在着绝对不能威胁到对方的保证。所以女生才这样隐藏着自己成绩好,或身为东大生的事。(延伸阅读:日本文化观察:为什么日本女人不管做什么都要“可爱”?

曾经发生过东大工学部和大学院的男学生 5 个人,集团对私立大学的女学生性暴力的事件。加害者的男学生三人被退学、两人停学处分。这起事件被作家姫野カオルコ写成小说“彼女は头が悪いから”(都是因为她头脑不好),去年以此为题在校内展开了讨论会。“因为她头脑不好”这句话,是在调查的过程中实际从加害者的男学生口中说出的话。读了这本作品,可以知道东大的男学生在社会上是被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的。


图片|来源

听说现在东大里仍然存在东大女生不能加入、只有其他大学的女生可以参加的男子社团。我在当学生的半世纪前也存在同样的社团。半世纪后的今天仍然持续存在实在很让人惊讶。三月时以东京大学男女共同参与担当理事兼副学长之名,对此以排除女学生是违反了“东大宪章”里提倡的平等的理念提出警告。

直到现在你们所待过的学校,都是假平等的社会。偏差值竞争上并不男女有别。但在进入大学时隐藏着的性别差异就开始了。出了社会,则是更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东京大学现在也还是很遗憾地必须说是其中的一例。

学部只有约 20% 的女学生比例,到了大学院硕士课程是 25%、博士课程是 30.7%。再上去,研究职里助教的女性比例是 18.2%、准教授是11.6%,教授只有 7.8% 的低比例。这是比国会议员的女性比还要低的数字。女性学部长・研究科长里 15 人里只有 1 人,历代总长里从来没有女性。

作为女性研究的先驱

研究这些的学问在 40 年前诞生。被称为女性研究。后被称为性别研究。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并没有女性研究这种的学问。就因为没有,所以才创造。女性研究是在大学之外诞生后,进入大学中的。25 年前我到东京大学任教的时候,我是文学部里第三个女性教职员。而后从此在教坛上以女性研究立足。开始从事女性研究后才知道世界上有太多没有被解开的谜。为什么男生工作女生要做家事,是谁决定的?主妇是指什么、做什么的人?还没有卫生棉和棉条的时代,月经用品用的是什么?日本历史上存在同性恋者吗?⋯⋯从来没有人调查过这些事,没有所谓先行研究的文献。 

所以无论做什么都会是这个领域的先锋、都会是第一人。今天的东京大学里,关于主妇的研究、关于少女漫画的研究、关于性倾向的研究都能取得学位,这是因为我们在新的领域里耕耘、披荆斩棘而来的。而推动着我的则是无穷的好奇心,和对社会不公正的愤怒。

学问里也有所谓的新创。相对于衰退分野,也有着新兴的领域。女性研究也曾是新创。不只是女性研究,环境学、情报学、障碍学等等新的分野,因着时代变化的需求而诞生。

由变化与多样性拓展的大学


图片|来源

话说在前,东京大学是开拓变化和多样性的大学。采用像我这样的人,让我站在这里说话就是证明。东大有国立大学里第一个在日韩国人教授姜尚中先生、有国立大学中第一个高中学历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也有盲聋哑三重障碍者的教授福岛智先生。

你们是被选拔到这里来的。东大生一个人身上平均由国费负担的金额说是一年 500 万日圆。接下来四年有着非常棒的教学环境在等着你们,有过这里的教学经验的我可以保证。

你们一定是想着努力能得到回报而来到这里的。但是,就像开头提到的不公正的入学考事件那样,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公正的回报的社会在等着你们。同时我希望认为努力能有回报,这么想的你们不要忘记,这不只是你努力的成果,而是因为环境的帮助。你们今天能想“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回报”,是因为至今你们周遭的环境给你们的鼓励、声援你们、扶持你们,对你们达成的事给予评价和鼓励的结果。世上还有着许多想努力也努力不了的人、有努力过头了累坏了身心的人们。在努力之前就被“就凭你这样的人”“反正像我这样的人”这样扼杀了努力的想法的人也存在着。

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只用在自己的输赢身上。请不要把拥有被眷顾的环境和能力,用在贬低不被眷顾的人,而是要用来帮助这些人。然后不要逞强,承认自己的弱点,互相扶持着活下去。诞生女性研究的女性主义运动,并不是女性想要像男性一样逞威风,或弱者想成为强者的思想。女性主义是追求弱者也能被作为弱者来尊重的思想。

在东京大学所学的价值

等着你们的是现有的理论所不能适用,没办法预测的未知的世界。至今你们一路追求着有着正确解答的知识。从现在开始等着你们的是充满着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的世界。要说校园里多样性的必要性,是因为新价值是从系统和系统间、异文化的摩擦之间诞生的。不需要止于校园内,东大有支援海外留学或国际交流、国内的地域问题解决等相关的活动的组织。追求未知,朝着外面的世界飞出去吧。不需要害怕异文化。人类只要活着,不管在哪里都可以活下去。我希望你们能学会就算在东大这面招牌完全不通用的世界里,不管在怎样的环境、怎样的世界,就算成为难民,也能活下去的知识。在大学学习的价值,不是去学已经存在的知识,而是学会发掘至今无人发现的知的能力。我是这么相信的。关于知识的知识,被称作元知识(metaknowledge)。让学生们学习到这样的知识是大学的使命。

欢迎来到东京大学。

平成 31 年 4 月 12 日

NPO 法人 Women's Action Network 理事长

上野 千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