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女性天生能力差、或劳力型工作不重要,而是受到性别歧视带来教育、经济程度的间接影响,使得女性更缺乏完整的职场选择机会。在未来,可能的解方是什么?以及我们该如何减轻受害情况?

根据布鲁金斯研究所,单单在美国,就有大约 25%(3600 万个)工作,有“高风险”会被机器取代。研究也指出,女性劳工会是自动化最大的受害者。世界经济论坛报告同样显示,全球近半企业预期,2020 年以前自动化会造成全职员工减少,也会创造一些新工作。

自动化已经开始了。PwC 一项 2018 年报告指出,第一波演算法自动化浪潮正在进行,负责执行简单计算任务的工作者,已经开始大量被自动结帐机台和数据处理软体取代。


图片|来源

但自动化更大的冲击还没到来。接下来 10 多年,进行重覆性任务与统计分析的工作者,例如仓库包装工和数据科学家,将被机器取代。再10年之后,会有一波能做决策的机器(如自动车),取代零工经济劳动者。PwC的结论是,自动化的前两阶段改变(也就是现在与未来10年发生的情形),对女性的冲击甚于男性。

其他研究也导向类似结论。今年 3 月,女性政策研究所(IWPR)公布一项全面性研究,主题是从性别角度分析自动化将如何影响美国工作者,并发现占劳动人口 58% 的女性,是被抢工作的最高危险群。

3 月 25 日,英国国家统计局也公布一份报告,指出英国有 150 万个工作是被机器人取代的高风险群,其中有 70% 工作是女性在做。

国际货币基金(IMF)报告强调这项不平等是全球皆有的问题,报告研究的 30 个国家中,有 11% 女性劳动者面临被机器人取代的风险,相较于男性的 9%。

国际货币基金财务部官员达布拉诺莉丝(Era Dabla-Norris)告诉《Quartz》:“这主要是因为,这些高风险的工作中⋯⋯做低阶蓝领工作的女性比较多,担任资深高层职位的女性比较少。”

例如零售部门就以女性劳工占多数,她们在工厂组装、在店里上架、帮顾客结帐,也做大量行政庶务和祕书性质工作,而自动结帐机台、包装机器人、fintech 都正在蚕食这些工作。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在大量制造成衣或做外包商业程序的国家如越南、印尼,女性劳动者风险更高,教育程度有限的女性更容易败给机器人,若欠缺实质的家庭友善政策,这项风险还会提高。(延伸阅读:华航罢工现场:这不只是劳工的战争,更是女性权益的战争

要避免被机器人取代,女性需要习得做更高层、较非庶务工作的硬技能与软技能。

随着第二、第三波自动化开始影响劳动市场,科学与技术技能会更加重要,而女性在这方面也处于劣势,代表在女性的 STEM 教育上,政府和企业应该进行更多投资,更早让女孩接触电脑计算方面的学习,并让学校提供消除刻板印象的支持系统。(延伸阅读:正因为你爱你的工作,所以才该替它争取应有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