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月 27 日是林奕含逝世的日子。两年前,《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让大众意识到真实存在的“权势性侵”。 林奕含曾说,若能成为新人:“我想成为一个对他人痛苦有更多想像力的人。”但台湾 #Metoo 运动,做到了吗?

噤声的台湾 #MeToo:我们有从此“成为一个新人”吗?

2017 年,一本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让台湾震惊,世上原来存在着一种名为“权势性侵”的恶。 作者林奕含曾说,若能成为新人:“我想成为一个对他人痛苦有更多想像力的人。”(延伸阅读:我的痛苦不能和解 专访林奕含:“已经插入的,不会被抽出来”

而台湾 #MeToo 运动,做到了吗?

让我们看现代妇女基金会的调查数据:2018 年发布的问卷调查收集 1072 份有效问卷。结果仍有 65% 民众认为,如果女生穿的很辣、进出夜店、表现开放,应该要承担被性侵的可能。而有 61% 民众认为,性侵受害者多少都应为自己负责。

现代妇女基金会执行长范国勇说:“就像《我们与恶的距离》,性侵经验其实非常复杂。”假如台湾对被害人、对加害人都仍是直接批判的结果,社会就是这样的氛围,受害人是不敢出声求助的。


图片|女人迷

因此,现代妇女基金会于今日召开“Only Yes Means Yes 用支持取代批判”记者会,邀请多位艺人、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以及女人迷执行长玮轩,分别从性侵迷思、女性经验与男性经验,谈为何“积极同意”(only yes means yes)是必要的。

女人迷执行长张玮轩:三个数字打破性侵迷思

玮轩也于现场分享女人迷的经验:“2014 年,我们推出了‘正视性侵匿名留言板’,希望为受暴者提供一个匿名叙述创伤的空间。”为什么要做这个?

“因为我们发现,当许多性侵受害者试图进入公部门,却发现程序门槛很高。”

许多受害者是不敢报警的,因为他们会被反覆质问、经历种种“你干嘛不反抗”的质疑。这无形对他们造成二度伤害,并降低通报意愿。“这是公部门要改善的地方。至少在线上,我们和现代妇女基金会的社工合作,提供支持与陪伴,踏出第一步。”(延伸阅读: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后,正视性侵,你需要知道的十件事

她指出:“今天跟大家分享三个数字。在正视性侵留言板里,目前已累积五百五十几则性侵经验。数据显示,有 67% 的留言者,都是未成年人,或描述未成年时期遭受的暴力经验。也大多以女性为主。这其实凸显了我们对身体教育的不足。”

很多人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样长大了。而这些隐而未发的事情,让很多年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年经历过的事情,就叫性侵。

玮轩说:“我们常常质问受害者,为什么事发后你还跟他做朋友?那其实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机会知道这是性侵。”


图片|女人迷

“第二个数字,有三分之二的性侵害发生场景都在熟识的环境,例如家庭、例如学校。这也打破了我们常常认为性侵受害者都发生在外面、陌生的迷思。性侵其实任何地方,都可能会发生。”

“第三个数字,也是卫福部的调查数据。非常惊人。平均每两个人,就有一个人曾遭遇过性别暴力。也就是在座的各位,我们都有可能是受暴者。这包含言语骚扰、肢体动作、也包含性侵。”

这三个数字在在凸显,过去我们对性侵的认知,很可能是错误的。因此当这些“非典型”的故事说出来,我们要做的,是以支持取代批判、以陪伴取代责难。(延伸阅读:专访何式凝:#MeToo 无论事发多久,受害者都有资格说出痛

我们要让更多人知道,你的身体是重要的。我们必须说,only yes means yes。如果有这样的教育,当不同人要进行相处的时候,我们也会更理解,如何把守分际。

需要更多故事和语言描述经验,而非咎责细节

而要说真的完全没有改变吗?或许有,只是还不够多。

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性侵害防治组长余姗瑾也表示:“我们发现,其实性侵害的通报数量有增长。这不一定是坏事,而是代表着,黑数可能减少。数量提高,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个好的转变。”

因为这些 #MeToo 的气氛,会渐渐让人们知道,当我们遭遇相关事件,我们是真的可以站出来,会有人接住我们的,让我们可以回首个人经验,可以梳整语言,而这个社会的各个环节,确实正在建立更宽广的网络,接住每一个掉下的人。

我们需要更多故事和语言去描述这些经验,而不只是去咎责细节中每一个环节“为什么你不采取行动”。让多样的故事渐渐长出力量,生出词汇,让每一个人都能被好好承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