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看维基百科的日本女性条目,AV 女优可以从 A 排到 Z。但女作家却只有这么少。”为什么会这样?并不是女作家很少,而是编辑者样貌太单一。

上月底,艺术+女性主义编辑松在女人迷乐园举行。编辑为你直击,我们编修近 166 则维基条目。如果你关心性别、也想动手帮忙,欢迎加入我们。#CodeforGender,我们为你在线。

3 月 31 日,周日早晨,女人迷乐园逐渐聚集了夥伴。

他们都是来参加 Wikiwomen Taiwan x #codeforgender“2019 艺术 + 女性主义编辑松”活动的成员。

而“编辑松”(edit-a-thon)是什么呢?就像“黑客松”一样,是“编辑”和“马拉松”的混合词,指的是如维基百科社群等网络社群,为了提升特定内容数量,而举办的活动。

在这天,Wikiwomen Taiwan 与女人迷 #codeforgender ,邀请了有兴趣学习编写维基条目的民众参加,现场一起编写和女性议题、女艺术家有关的维基条目。


图片|女人迷

参与者群像:从妈妈到工程师

在 57 名参与者中,有作为“老手”来协助的维基社群参与者,他们都是编撰维基条目的志工。也有好奇编辑松是什么来一探究竟的国际学生、有来自主流媒体的新闻编辑、也有想参加但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拖着女儿一起来的妈妈。

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透过讨论与编辑,我们很快乐地度过整天活动。

活动开场,由 Wikiwomen Taiwan 夥伴指导大家注册维基帐号、如何找寻可信资料、讲解编辑条目的方法,确认现场夥伴们都上手后,就是自由编辑的时间。

每个人大都有自己想写的题目,女人迷与合作夥伴,如疯设计 X 城市美学新态度,也提供许多人物资料,如“伊藤诗织”(延伸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打破日本性侵沈默,我赌的是谁会相信我)、“诗诗山崎”(延伸阅读:instagram 才华系怪怪少女-诗诗山崎),给还没有方向的参与者作为灵感。

中间穿插“闪电讲”,让有兴趣分享的参与者们上台说明自己写的内容。


图片|女人迷

“我是一个艺术领域的工作者,我今天想编写的条目是郑淑丽。她是非常重要的台湾艺术家,她的许多作品都曾在国外展出。国际女性影展也播过她的作品。”

“我要写‘霸王别姬’。大多数人知道它是因为张国荣的电影。但我要写的是梅兰芳原本的京剧,也很有艺术价值。”

是的。这就是这样一场活动,大家看起来有点宅,但背后却都是满满的热情与爱,渴望能为这些被忽略的人事物做点什么。

巨大的改变,都是从小小行动开始的

作为一个平日在乐园工作的女人迷编辑,这对我来说是很新奇的画面:看着白天区与黑夜区散坐的人们,媒体工作者、工程师、医师、学生、妈妈们,并肩坐在一起讨论内容,修改条目。

当然,也有外国朋友来参加。她是来自非洲史瓦济兰(Swaziland,又名 Kingdom of Eswatini)的 Temar,现在正在铭传大学念书。作为一个关心性别议题的大学生,她认为台湾是很丰富资源的国家。最近,她加入励馨基金会担任志工,也很高兴透过编辑松,认识更多夥伴。我们聊了房思琪事件、聊了约会到底该不该 AA 制。日常生活即蕴含众多的性别议题,Temar 也说,也很期待女人迷未来能推出英文报导。


图片|女人迷

到了傍晚,Wikiwomen Taiwan 的夥伴在 dashboard(即编辑松活动的统计仪表板)上计算完成的条目,以及台湾这场活动的贡献度。在几个钟头之内,包含中英文,我们总共建立了 37 个新的条目、增补共 166 个条目。

散场前就像场派对,吃晚餐的时间,参与者或组织都能拿到麦克风,随性上台自我介绍、分享最近关注的性别项目。当完成编辑事务,就散坐在白天区与黑夜区聊天,直到活动结束。

作为一个编辑,我很荣幸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编辑松。作为一个成天与文字为伍,却对网路知识贫乏无比的编辑,我非常荣幸能参与这次活动(尽管还是实习工程师宇萱不厌其烦,教我各种快速编写工具)。我编好了美国社会学者亚莉·霍奇查尔德的条目。工程师小蟹编了两个条目(有兴趣可以看珂若兰·爱达·安姆琪李紫彤)、宇萱编写的是阿根廷的跨性别权益

作为新手,在经过几小时的奋斗,当凌乱内容经过资深“老手”提点,我立刻按建议补好资料、修好格式。整个内容便焕然一新。送出条目后不久,当它如实出现在维基百科页上,真的很有成就感。


图片|女人迷

庞大网际网路,让知识不分地域与语言串连,建构更平等真实的世界。

让我们从网路女性主义,走到真正实践

网际网络作为上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在于网路的基本哲学概念,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共享知识与资源,打造出一个平等共融的社群。

正因如此,上个世纪末出现的“网路女性主义”(cyberfeminism)始终是个让人爱恨交织的字。它是女性主义的一个分支,如科学哲学史学家唐纳哈洛威(Donna Haraway)、心理学家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等重要学者均认为,网路普及能替弱势族群──尤其女性──带来资源,针对议题发声、串连群体抗争,成为女性自我赋权(self empowerment)的工具。

性别力百科

网路女性主义

cyberfeminism

它是女性主义的一个分支。如科学哲学史学家唐纳哈洛威(Donna Haraway)指出,网路普及能替弱势族群──尤其女性──带来资源,针对议题发声、串连群体抗争,成为女性自我赋权(self empowerment)的工具。


图片|女人迷

维基百科正是贯彻如此精神的社群组织。Wikiwomen Taiwan 夥伴 Winnie 说的一段话让我非常印象深刻:

“当我们谈论女性条目,我们很惊讶的是,如果单看日本女性, AV 女优可以按照名字从 A 排到 Z 。但女作家呢?只有少少的几十个。为什么会这样?并不是因为日本女作家很少或不重要,而是因为既有的编辑者样貌,实在太单一了。”

据 Wikiwomen Taiwan 提供的统计,“维基百科编辑志工的性别分布”报告中,女性志工比例仅占 9%。这样的性别差异,自然会使得维基百科的内容,更倾向男性观点。并不是说,AV 女优不该有详尽条目介绍,而是我们需要更多元的样貌呈现:女作家、女画家、女创业家,所有女性故事都同样值得被书写。

当原应自由平等的网路,渐渐成为懂规则的人才能进入的场域,就是该挺身改变的时刻了。


图片|女人迷

这也成了编辑松举办的起心动念。当我们将网路话语权交出去,就等于默认了这样的社会常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培力更多异质的参与者,拿回话语权。编写维基,就像是编写小小的网路历史新页。虽然只有几百字,却可能在未来无意间,启发更多读者。毕竟网路之海,无穷无尽。

我们相信,任何巨大的改变,都是从小小行动开始的。

如果你愿意,我们也很欢迎你加入 #CodeforGender 的 FB 社团,下一次的编辑松消息,也会同步更新在里面。让我们一起产生改变吧。


图片|女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