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很好,但有多好、如何好?这边提供几个科学研究的观点,让你在运动的时候,能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如何受益、为何愉悦。

坐着是“新的吸菸”

所以,所谓的“运动”指的不是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汗流浃背,而是比较接近“四处移动”,就像那位英国农夫一样。最近的研究点明,光是坐着这个动作本身,就是有力的死亡风险因子。

二○一三年《刺络针》发表的一篇分析发现,“不活动”每年在全世界让五百三十万人无法寿终正寝,原因从心脏病到结肠癌都有。作者们断言,消灭不活动的状况(也许透过把人们铐在跑步机上或禁止看电视?)将能让这些包括第二型糖尿病与乳癌的疾病比率下降百分之六到十。不仅如此,他们也断言,这将能让全人类的平均寿命提升将近九个月。

某些科学家相信,坐着是“新的吸菸”,一个终究会导致疾病的坏习惯。现在就去散个步吧。只要在经过真的在建筑物外人行道上抽菸的人的时候,记得憋气就好。


图片|来源

无论如何,显然,移动肌肉的效用远远超过燃烧卡路里。勒布拉瑟尔和他的同事们最近完成了一个新奇的实验,戏剧性地阐释了运动的代谢力量。在实验室里,勒布拉瑟尔用一种特殊的饮食喂养老鼠,那种饮食被设计来模仿速食餐点,即大麦克、薯条和可乐。那些老鼠经过基因改造,所以任何一个衰老细胞都附带一个特殊的萤光标记,会让它们在黑暗中发光。几个月的纯速食饮食之后,那些老鼠发出亮眼的绿光,因为跟正常饮食的老鼠不一样,现在它们的身体充满衰老细胞。

然而,有运动的大麦克老鼠体内的衰老细胞少多了。运动抵消了一号餐的毒性,可能透过杀灭衍生的衰老细胞,或是打从一开始就避免它们成形。(更多资讯:科学验证的简单慢活方法:为什么有人老得快,有人老得慢?

“这真的明显点出运动的力量。”他说:“你把有毒的物质往身体里面灌,但只要你有在运动,就没有那么糟。”

所以,去吃麦当劳没关系,只要慢跑过去就好,更好的是,吃完再慢跑回来。然而,科学家们发现的是,慢跑不只为你的动脉清除特制酱料;你的肌肉会透过某种方式跟身体的其他器官沟通,优化它们的机能。我们知道这些,是因为一九九○年代的一个创新实验,实验的对象是因为脊椎损伤而瘫痪的运动员。研究人员发现,当他们的肌肉被以一种模仿运动的方式刺激,他们的肝脏“知道”要直接提供能量给肌肉。过去,人们认为这种沟通要透过神经系统与大脑来完成,但是脊椎损伤的病患也得到同样的能量补给;他们甚至经历“跑者的愉悦感”(runner's high)。怎么会这样呢?

二○○三年,生物学家马克.法布列欧(Mark Febbraio)与班特.彼得森(Bente Pedersen)发现,就像脂肪会跟身体其他部位“说话”(通常是说很糟糕的话)一样,肌肉也会。“我们发现在收缩的状态下,肌肉其实是一个内分泌腺,它会释放出一些可以跟其他组织交谈的因子。”法布列欧说:“所以,当肌肉收缩,它就不只是一个运动器官。”

他们辨认出来的一个主要的信号因子十分惊人,竟然是我们的老朋友第六介白素,这个为人所熟知的细胞激素通常跟发炎或是早逝等等的坏东西扯在一起。他们发现,运动会制造出大量的第六介白素,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它其实会带来益处,像是对肝脏发出信号,让肝脏开始把脂肪转化为能量。“当我们发现这件事,人们其实不相信我们,因为第六介白素在很多疾病中都被视为一种坏的参与者。”他说:“但问题是,在运动中它其实是抗发炎的。”

差异与时间有关。肥胖及年老的人体内的第六介白素含量往往处在高点,那是慢性发炎的一个表征。体重正常及年轻的人体内的第六介白素含量比较低,但是当他们运动,体内的第六介白素含量会飙到非常高,然后在几个小时之内就消散无踪。这种第六介白素的短暂爆发其实是在对其他器官传送讯息,像是肝脏与肠子,叫它们转换到“运动”模式。

从此之后,数十种被称为肌凝蛋白(myokine)的肌肉专属信差被辨认出来。过去是职业铁人三项选手,并且自称为“运动上瘾者”的法布列欧相信,还有好几百种尚未被发现,而它们大多与运动无数而复杂的益处有关。某些甚至会对大脑发生作用,触发脑衍生神经滋长因子(BDNF)的释放,这种因子能治愈并且保护神经元。

就某种意义来说,运动会帮助身体清理房子。剧烈运动会触发一种细胞的清理程序,那被称为自噬作用(autophagy,来自希腊文的“自噬”)。自噬作用对我们细胞的生存是极其重要的。缺了这种作用,我们的细胞很快就会充满垃圾,变得失能,就像没人清垃圾的房子一样。法布列欧说:“在促使蛋白质转换方面,运动是一个超级有效率的机制,有点像是把老旧的蛋白质冲刷出体外。”那帮助我们的细胞打扫房子,所以它们可以在更长的时间内运作得更好。(也推荐你:运动黄金20分钟:以运动减缓老化

其他肌凝蛋白似乎作用在骨骼,在胰脏(分泌胰岛素的器官),在免疫系统,以及在肌肉本身,刺激生长与愈合。彼得森说:“肌肉似乎是反制脂肪的器官。”确实如此,一个最新发现的肌凝蛋白甚至试图将脂肪转化为像肌肉那种燃烧热量的系统。二○一二年,以哈佛为主的团队辨认出一种叫作鸢尾素(irisin)的荷尔蒙,这种荷尔蒙由运动时的肌肉分泌,会诱导白脂肪(也就是大部分的脂肪)变得像是“褐脂肪”,那是一种比较罕见的脂肪组织,内含密集的线粒体,而且真的能燃烧热量。发现鸢尾素的哈佛科学家布鲁斯.史匹格曼(Bruce Spiegelman)正在寻求能不靠运动刺激鸢尾素释放的药物。


图片|pixta 图库

但是法布列欧警告,“把运动塞进药丸里”是不可能发生的。他坚决地说:“那永远不会成真。因为运动的益处是多面向的。你永远无法设计一个取代运动的药物。”问问菲尔.布鲁诺就知道了。事实上,对他来说,反而是运动取代了药物。

丹和朗和伯纳德和霍华德.布斯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比起驾照上的年龄,他们的外貌和行动方式都年轻多了。然而,一直到最近之前,主流的科学家仍坚称,运动不会对老化过程本身带来真正的影响,它只会延长健康寿命并且改善身体机能。在老鼠的研究中(科学家超爱研究老鼠),运动似乎只能增加平均寿命,而非最高寿命;也就代表,它其实没有真的减缓老化,纵使它比起没运动的状况下,会帮助一些人活得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