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过为什么我们要谈“女性”领导力吗?这样会不会也同时加深了职场性别框架?这次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我们邀请到三位 2018 富比士亚洲 30 岁以下具改变世界潜力的 30 名杰出人士(Forbes 30 Under 30 Asia 2018)食艺餐饮执行长 郑惠如、Havital HK Holdings 创办人 游文霖以及 Rookie Fund 执行总监唐琦,与我们共同讨论女性职场的限制与突破。限制可能来自不可抗因素,但我们可以找到更多机会,开创自己的新局。

2019 女人迷“全球女性影响力论坛”现场,我们谈论女性限制:限制是什么,为什么需要被强调与推翻,以及我们可以怎么做。在对谈中,我们感受到自己不断吸收与散发的能量,想像彼此连结起来的亲密共感;同样作为女性,或者想像自己作为一个 30、40 岁女性,作为母亲、妻子、女主管,我们如何可以重拾影响力的意义,并找到世代新局。

Panel 世代对谈的开场,我们看见台上一字排开的华丽阵容:三位富比士 30 岁以下具改变世界潜力的 30 名杰出人士(Forbes 30 Under 30 Asia 2018)得主。然而,她们今天想与大家谈论的,并非成功女性的高大厦故事,而是真真实实的经验与挑战。

当他们说我是“女强人”,我自信回应“女人当自强”

“这是一个女力崛起的时代,但大家觉得够了吗?”

引言人丁菱娟老师,一开头就抛下这个问题,相信让现场的女性,或者男性,都能感受到轻微的刺痛。女权的漫漫长路,走了几千年到现在的 21 世纪,我们看见女科学家、医师、生技师、总统、创业者,女性好像已经有各种机会参与及改变世界,好像我们都应该满足于现况。但你也会看到,为什么女性专注投入工作时,会产生内疚感?为什么照顾家庭的主要责任还是落在女儿/妻子身上?虽然女性拥有事业能力,却不一定能如同男性在方方面面都游刃有余。

“但是这些可以怪男性吗?我觉得并不,这不是男性造成的。”丁菱娟说到,很多时候是女性自己限制了自己。她分享自己刚创业时,当事业越渐成功,身边也开始会有些酸言酸语,或者为她贴上“女强人”标签。当时她不认为“女强人”三个字是赞美,反之更像一种嘲讽。

女性因为从小就受到许多社会观念的捆绑,会害怕自己的“强盛”,

人生本来就是有困境也有机会,但如果你一直看困境,困境就会来找你。

担心自己的成就盖过先生、会让他没面子。我们被教育成柔弱的陪衬者,不需要那么独立。但很多时候,是女性自己为自己贴上这些标签,而不敢为自己勇敢一次。

其实仔细思考,“女强人”不是一个负面的词。而当妳转念,用妳的自信自然地回应世界:“是啊,女性当自强。”妳把他人的话语当作是最自己作为一个坚强女性的赞赏;妳不再排斥,对方也就会渐渐放下那样的另类眼光,转而能缓和关系。

是母亲也是创业者:我很诚恳地表示,我需要帮助

我们由丁菱娟老师的开场提问,延续着这股被点燃的女力氛围,将目光随着麦克风移到三位与谈人身上。

第一位接下问题的是食艺餐饮执行长郑惠如,在光鲜亮丽的头衔下,她开口第一句话,温柔平静的声调,却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既定印象的反差:“我们是全家人一起创业的。”郑惠如说,她原是一个步调极快,只追求满分人生的人。但在成立这个家人团队以后,她将自己当作团队的一份子,所有的决策只为了帮助彼此共同前进。

问到创业过程中遇到的限制是什么?郑惠如说到自己性别、年龄与“妈妈”身份的限制。譬如有时会被质疑“妳就是团队里最年轻的”、“女生什么都不懂”、“为什么要如此尖锐、搞砸气氛”等。除此之外,因为经常需要代表团队到外部开会、提案,在这些工作场合,大家常会问她的是“妳的小孩呢?”好像女性就该先将自己的孩子照顾好,才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工作。

面对这些不信任,她虽然有过不习惯,但并没有立即退缩或放弃,也没有封闭地独立处理。她转而借助团队,从家人到员工,她让丈夫、婆婆成为心里与实质生活的支持者。她诚恳地表达自己需要帮助,在不对自己设限之外,同时也不对他人设限。于是,她让自己在家庭与工作上,同时拥有最有力的团队后盾。

“一个人可以走的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很远。”
——丁菱娟

身为女性,我们可能会同时背负多重的角色与责任。但不是一定要把“全部都做好”当作唯一目标;郑惠如让自己成为团队的引路者,但同时也受惠于团队,相互了解需求才能相互满足。她看起来像是隐蔽自己,但其实非常地耀眼光芒。

最后丁菱娟问到惠如的先生会不会帮忙做家事?她依旧温柔地说:“他会帮忙泡牛奶,也会帮小孩洗澡。”

“那还不够,要多鼓励他,他家事做得很好,要再多做一点。”我们听了都笑了。亲爱的男性们,女性很坚强,但女性有你们就可以一起变得更强。

我是内向者,我是女性创业家

接着第二棒,来到 Havital HK Holdings 创办人游文霖。看到游文霖一席气质的黑色套装,不疾不徐地,同样打破传统认知的成功女性强悍形象。如同丁菱娟开头那句:“妳有亮丽的外表跟学历,感觉就是人生胜利组。”而问到游文霖这一路上有没有遇过什么挫折?她开口缓慢优雅地吐露,“我是一个内向者。”因为是内向者,让她必须要时时刻刻面对的质疑与被拒绝。

游文霖来自商科与心理学背景,却创办生技相关产业。于是在职场上,她经常要面对与说服其他更具备经验者。但天生内向,在对谈上容易透露紧张与压力,因此常导致沟通失败。

面对这项困难,她练习让自己从问题中抽离,再去看问题本身。她提到,当妳一但深陷其中时,会容易累积负面情绪,想着“他是不是针对我?”、“是不是不喜欢我?”、“因为我是年轻女性?”等,而只会越来越自我设限。

“遇到限制,不要觉得它是失败,它可能只是暂时的挫折。”
——游文霖

问题的发生,可能不是因为妳做得不好,也不是因为妳是一个女生,而是表达能力的差异。内向者的容易紧张、压力传导,虽然让游文霖吃过不少亏。但她并不把这些东西当作是失败,而是能更进一步地采取行动,譬如做好更齐全的资料准备,或者不畏惧协寻前辈;另外更重要的,掌握自我语调及表情。当妳散发出肯定与自信的态度,对方自然愿意停下来彼此聆听。

如同丁菱娟老师说的那句:“当你已经准备好,一切就等它发生。”让子弹飞,妳会看到它按着妳的计画走。

限制确实存在,但我们的可爱不受限

最后,我们感受到坐在一旁早已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 Rookie Fund 执行总监唐琦。 和游文霖完全相反的女性领导者性格,有着充满活力、天不怕地不怕的闪动双眼,唐琦一抓起麦克风气势宏亮就是一句:“看到那么多人来我很感动,哎哟我觉得好烦哦!”全场先是有些惊讶,又立刻哄堂大笑。

怎么会有这么特别的,有些古灵精怪的女生;而你又能感觉到她脑袋里随时沽溜沽溜地转动,思考快得跟不上语言。

唐琦随即补上,她内心激动着听到现场这么多讲者的论点,她其实有不同的看法:“我百分之百认同,只有我们自己可以改变自己。可是,限制确实存在,而且很多是我们个人无法掌控的。”

她分享自己国中那年,身高很高,很想打篮球,但发现学校篮球社只收男生。她不服,社团志愿前三都填篮球社还是没上,跑去和教官争讨无果,又去找体育老师“体育老师要我去问教官,这样来来回回,就是一种限制啊。”她因为作为一个女生,连打篮球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到了大公司,她看到主管全是男性,同辈都是女性。没有高阶女性榜样,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我做得到吗?我可不可以往上爬?”不是她不想,而是这些社会现象背后代表的限制,让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哪,可以怎么做。

“我想‘挑战’的是,限制有时候是别人掌控的,所以我不受限。”
——唐琦

但回到我们今天想谈论的“开创新局”,唐琦谈到这代表的是,社会可能已经塑造好一个环境,妳也可能无法直接去改变它,可是妳可以试试看。

“我后来有打到篮球!”唐琦笑着说,“因为我很烦,一直去骚扰教官,又骚扰班上男同学跟我换名额。”社课开班第一天她大喇喇地走上篮球场,老师问她一个女生来干嘛?她说我来打球啊。后来她甚至组队在三对三斗牛得了全社冠军。她说因为抢篮板,大家看她是女生,都不敢来撞她。

“这件事告诉我们,妳就是要厚脸皮,去骚扰人,他们觉得妳可爱,妳就有机会。”此时我们已经被逗得乐不可支,觉得当女生真好。好处不是我们可以厚脸皮,而是我们有各种样子,各自努力地找方法去找到自己,找到快乐。

领导力是“中性”能力,但性别歧视不是

最后,我们开放现场提问,也展开了一场有意义的对话。提问者问到,在这个女力崛起的时代,有一个重要的核心精神是“女性不比男性差”。但既然如此,我们该不该再去讨论“女性领导力”这个问题?

领导力有分男女生吗?

我们都知道,在标举“女”总统、“女”医师、“女”创业家的同时,我们同时也在强调性别的分线,而在字眼上落入性别平权的陷阱。但面对这样的议题,唐琦首先发声,提出自己观察到的现象:

“有一间非常久的创投公司内部的投资理论中,有一条是‘遇到女性创办人的话,请小心’。”女性带领的团队,在第一时间因为性别的缘故就被扣分,而失去平等的竞争机会。唐琦认为,但在性别歧视这么重的大环境下,“女性”领导力的区分是有必要的;这样的区分可以慢慢化解这些既有偏见的存在。

游文霖也接着分享到,自己国高中都是念女校,过去都在和女生在竞争,出社会以后开始跟男生竞争。“我认为女生绝对没有输男生,就算在领导力上也没有。”但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在工作以外领导力以上,其实社会上有一些针对性别的限制。譬如公司里的应酬文化,这些都需要经过讨论才能带来改变。

“如果高阶主管是女生,他们下班会说,好我要回家带小孩啰,大家就可以不用去应酬。”唐琦紧接着说,要有女性领导者,一方面也是可以塑造出不同的文化,让女性不用在一些地方吃亏。

丁菱娟老师最后用自己多年的主管职场经验分享到,她认为领导力是一种中性的能力,每个人只要培养都能有领导力。因此女性不该把男性当竞争的对象,女性最大的敌人是女性自己。但她也接着说,女性领导力之所以会被特别强调,是因为数量还是太少了:“当女性的议题消失了,就代表女男真的平等了。”

到这里,这一次的 Panel 世代对谈也告一段落。非常精彩,高低起伏,让我们看见女性领导者的不同想像和样貌。我们不一定要很尖锐、很强势,我们可以很温和,也可以内向。

最特别的,从女性创业前辈丁菱娟老师的引言与带动,到三位 30 岁年轻世代女性领导者的回应,真的像一场世代交接。就像唐琦说的那句,永远不要觉得自己现在不够,妳现在就已经很够了。要相信自己有影响力,可以去教育、帮助身边的人。当我们有一天当上领导者,也要帮忙下面的女生,一棒交一棒,共同面对限制,看见限制高墙外的,最美的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