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营养或运动的缺乏,都有可能导致骨质疏松症。面对疑似骨质疏松的症状,还是建议积极就医,藉由药物治疗先抑制骨密度的降低,避免病状持续恶化。

更年期前罹病的解决对策

实例:“我四十岁出头,未停经前就患了骨质疏松症。不过,藉由对症的药物成功提升了骨密度!”

在三年前,四十四岁的伊东敦子女士(化名)在家里附近的骨科诊所,被诊断为骨质疏松症。经过骨密度检查,得知腰椎的骨密度为 YAM 的 75%,股骨则为 68%。

股骨的骨密度不到 YAM 的 70%,加上在那半年之前,因为脚绊到而用手去撑的时候,导致右手手腕的骨头(桡骨远端)骨折了,因此就被诊断为骨质疏松症。

伊东女士从该骨科诊所,取得了骨头主成分的钙质制剂,及抑制溶解骨头的细胞作用的活性型维生素 D3 药剂等处方药物,并加以服用。只不过她想接受更详细的检查看看,于是就在两年前,她来到我的门诊就医。

“我的年纪还在四字头前半,其实还很年轻,月事很正常也还没停经。明明如此,为何会变成骨质疏松症呢?这样的诊断真的正确吗⋯⋯”她抱持着这样的疑问。(阅读更多:35岁开始,你该知道的身体保健秘密 - 补钙和定期筛检是预防未来骨松的关键!

所以,伊东女士重新接受了骨密度检查,腰椎的骨密度为 YAM 的 76%,股骨为 74%,属于骨量减少的状态。

那么,是否代表着“罹患骨质疏松症”的诊断是错误的,其实应该只是前阶段的“骨质疏松症高危险群”程度呢?答案并非如此。

这是因为像伊东女士的右手手腕骨折般、由些许外力引发的骨折,被称为“脆弱性骨折”。而当发生脆弱性骨折时,即使骨密度在 YAM 的 70% 以上,只要未满 80% 都会被诊断为骨质疏松症。关于这一点,我向伊东女士做了详细的说明。

五十岁以后发病的“停经后骨质疏松症”,占了女性骨质疏松症案例的大部分。不过,伊东女士的骨质疏松症,却很明显地不同。

伊东女士 44 岁,月经也很正常。尽管身体还在女性贺尔蒙保护中,却在停经前发病,这样的骨质疏松症称为“年轻型骨质疏松症”或是“停经前骨质疏松症”。会在停经前就罹患骨质疏松症的原因,有以下几种。

其一是遗传因素。家族(尤其是母亲或外祖母)中有人罹患骨质疏松症的话,本人患病的机率就会增加。另一种状况是,由于营养或运动缺乏,而无法在成长期获得充分的最大骨量,换言之就是“骨本”原本就不多。或是十、二十来岁时重复进行勉强的减重,让难以维持骨量的状态重复出现,就有可能会比其他人更早罹患骨质疏松症。


图片|来源

事实上,伊东女士的祖母与母亲都有着骨质疏松症的病史,所以可以认为遗传方面的影响很大。另外,伊东女士从孩童时期起就不擅运动,目前也没怎么在运动,雪上加霜地是,她年轻时曾有努力减重的经验。

除了伊东女士先前拿到的钙质制剂与活性型维生素 D3 药剂等处方药物以外,我还追加了能让钙质沉着到骨头的蛋白质,以及有着能改善骨质、防止骨质疏松症恶化作用的维生素 K2 药剂。

骨质疏松症的定义是,由于骨密度的降低及骨质的劣化,导致骨强度减低而容易骨折的疾病。维生素 K2 药剂能抑制骨质的劣化并加以改善,所以能预防骨折。

之后,伊藤女士每半年会接受骨密度检查,以观察其变化状况。在这两年间,股骨的骨密度转为增加的趋势,从 YAM 的 74% 增加 3%,达到 YAM 的 77%。腰椎的股密度也确实地维持在 YAM 的 76% 之状态。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药物的治疗不仅遏制了骨密度的降低,还增加了些许的骨密度,这真是很让人高兴的事。手腕的骨头之后,如果脊骨或髋部的骨头也骨折的话就糟糕了。往后我想要确实地预防这些事情发生。”伊东女士笑着这样说。(预防胜于治疗:避免中年骨松,请从 20 岁开始,让自己走路三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