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初,我们庆祝国际妇女节,女人迷讨论同工同酬、职场天花板、多元性别参政。

在妇女节过后,我们也不应忘记,它的出现实与劳权、参政权非常相关。


图片|来源

每年的 3 月 8 日是“国际妇女节”,一个在台湾不是国定假日,近年来各种商人促销化妆品、衣服等女性用品的节日。很少人知道,妇女节的背后是一段血泪斑斑、争取平等的漫长旅程,国际妇女节不但是纪念这些历史上可歌可泣的女权运动,也是藉一年一度的日子,庆祝妇女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贡献及成就。(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柏林地铁宣布:当男性多赚 21%,女性车票当然要打 79 折

踩着过去捍卫劳权、参政权的血泪走来

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西方国家历经工业革命,资本家忙不迭扩张工厂,工作环境恶化、低廉薪资,都逼得一般老百姓喘不过气,罢工活动因此风起云涌。此时,占世界一半人口,享有权利却少得可怜的女性,也逐渐从温顺的日子苏醒过来,女权运动搭上工人运动,要求妇女在薪资、受教育、参政上的权益,应当与男性有同等的地位。

1908 年,1 万 5000 多名女性在美国纽约集会游行,抗议雇主剥削女工,要求缩短工时、提高工资,并争取女性选举投票权。那场大游行之后,美国社会主义党(Socialist Party of America)1909 年 2 月 28 日宣布设立“全国妇女日”(National Women's Day),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妇女节庆祝活动。


图片|来源

翌年 8 月,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的国际妇女大会上,德国妇女运动领袖克拉拉·蔡特金(Clara Zetkin)提议把美国的全国妇女日升级为国际妇女节(International Women's Day),获得来自 17 个国家的 100 位女性代表同意。此时国际妇女节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日期,1911年奥匈帝国、德国、瑞士等国家共有 100 万人响应 3 月 19 日的妇女节,美国则是在 2 月最后一个星期天庆祝。

二月革命与国际妇女节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际,俄罗斯帝国有两百万名男性死于战场,俄军节节败退、国家经济陷入寒冬,首都彼得格勒(Petrograd)工人阶级的妇女们奋力养家糊口,有人甚至沦落为娼妓、罪犯。

1917 年 3 月 8 日(当时通行的儒略历则是 2 月 23 日)爆发的俄国“二月革命”,与妇女捍卫生命权与劳权的运动息息相关,苏联布尔什维克革命党人列夫·托洛斯基(Leon Trotsky)曾写道:“2 月 23 日是国际妇女节,我们预计会有些会议和集会,但从没想到这个‘妇女节’会开启一场革命,到了早上,所有人都走上了街头。”

那天清晨排队领粮的俄罗斯人发起集会抗议,女性以庆祝国际妇女节为由宣告罢工,直到下午约有 10 万名工人跟着走上街头,愤怒的她们砸碎了商店窗户,夺取货架上的面包和食物,隔天更有 5 万名工人加入,他们瘫痪了城市交通,在军警的炮火包围下不断奋进。4 天后,俄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被迫退位,由温和改革派组建的俄国临时政府接管政权;一周后,女性获得了投票权。

3 月 8 日:“联合国妇女权利和世界和平日”

1975 年联合国(UN)开始庆祝 3 月 8 日的妇女节,“官方认证”了这个节日的“国际性”,1977 年联合国大会(UN General Assembly)也选定这一天为“联合国妇女权利和世界和平日”,就此定下“三八妇女节”。

2019 年的 3 月 8 日,全球迎接第 108 个国际妇女节,多数国家的女性权益获得极大的进展。国际妇女节在 27 个国家是法定公共假日,包括俄国、阿富汗、柬埔寨、尼泊尔、乌干达、乌克兰、越南等。在台湾,妇女节 1994 年以前一直是法定节日,但 1991 年妇女节假期跟儿童节合并,理由是妇女可以利用这天假期在家照顾放假的儿童。1998 年这天假期彻底取消。

妇女节商业化,淡化现有厌女危机

几年前好莱坞名流性侵丑闻曝光后,主要由女性开展的“#Me Too”运动,使各界更加了解到,仍存在着女性难以抵挡的严重压迫。但如今比起政治与经济上的权益倡议,国际妇女节被赋予了浓厚的商业与公关气息,这些商业性庆祝活动显然不会提及性暴力与女性赋权议题。(延伸阅读:《TIME》年度风云人物 The Silence Breakers:#MeToo 运动,为性侵受害者发声

澳洲广播公司(ABC)引述《新自由主义女权的崛起》(暂译,The Rise of Neoliberal Feminism)作者罗腾堡(Catherine Rottenberg)的说法:“这淡化了女权资讯,并向我们推销了乐观积极的女权主义,鼓励女性透过消费欲望,来为自己赋权。这是一种讲求快乐与市场性的女权主义,因为它没有危机感:无法解决资本主义、厌女症、性别歧视,所带来的毁坏。”

一百年以来,许多国家的女性拼命争取到劳工权益、性侵害防治的保障,也有女性打破玻璃天花板成为国家领导人,但是目前看来,全球性的性别平权仍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女人,能不能跟“妇女节”告别?